<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四四六章 夹枪带棒
    第二四六章

    文官儿做到了正二品,就是做到头了,立场、派系什么的,都是以自身需要为基础的,外物可以稍稍动摇,但绝对的不能伤及根本,以徐晞小吏出身的履历,也不可能调去都察院,更不可能去执掌吏部、礼部之类的要害衙门了,所以在这种时候,徐晞突然来个跳反,也是在向外朝表达一个态度,那就是他不打算再和王振玩了,只求一个平稳落地。

    一看见皇帝陛下通过龙颜大怒,好容易积累下来的气场即将消散,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就看见通政司的通政使李锡爬出班来,大声说道:“贼势浩大,岂能以一‘癣疥之疾’蔽之?福建参议竺渊身死在前,又有福建都司刘海重伤在后,便是都察御史徐珵前往剿匪,也曾在军中险遭刺杀,若这还是‘癣疥之疾’,那什么才能称得上是心腹大患?”

    跪在地上,原本脸上已经有了些喜色的杨溥听了这话,一张老脸迅速阴沉了下去,和徐晞不一样,或者说和六部不一样,正三品的通政使虽然位置挺高,却没有什么实权,相当于清水衙门装逼的典型之一,哪怕平调一个六部的侍郎,都是高升了,而李锡显然觉得自己还有一个往上爬的机会,所以这才这么卖力地引经据典。

    反正他是内廷的人这件事儿,早就成了公开的秘密。

    朱祁镇听了这话,脸色瞬间好了不少,深深地看了徐晞一眼,这才将目光转向了李锡:“却不知李爱卿有何应对之策?”

    李锡往前爬了一步,这才说道:“回陛下的话,可效仿前日宁波、温州、台州三府备倭衙门,遣以勋贵名将前往剿匪,总领浙、闽、赣三省剿匪事宜,以中官为监军,浙、闽、赣三省都司大兵同进,则矿贼之患旬月可定。”

    李锡这话说的非常漂亮,第一句就是给文官儿们最里面塞了一块脏抹布,三府备倭都行,三省剿匪又有何不可不成?当初杨尚荆可是仗着功劳超迁的,你们这要是还反对,可就别怪我揭老底了。

    而第二句,则是给勋贵们示个好,领兵的还是勋贵,这就是好事,别管是谁,总比派一个文官儿要强不少不是?至于中官儿监军这事儿,大家都理解嘛,你丫一下子掌握了三个省的兵力,一旦造反了怎么办?给个宦官约束一下,陛下放心,你也舒心嘛。

    至于第三句,就是屁话了,矿贼啸聚之处,就是荒山野岭之中,地形地质复杂得很,别说三路齐进了,就是三十路齐进,都得在十万大山里面转一个懵逼出来,不过这是细节,细节,不需要在意,反正其他的文官儿也大多数懵逼着呢,得了兵权的勋贵们,就算在意了,也会当做不在意的。

    所以同样跪在地上的英国公张辅叹息了一声,听着皇上满是喜悦的声音,默默地将这一生叹息放长了一些:“李爱卿确是老练之人,却不知该由何人督军,李爱卿可是有了腹稿了?”

    李锡在心里转了转勋贵们的英雄谱,这才高声答道:“平乡伯陈怀曾镇守宁夏,亦曾征讨过交趾,南北军事尽皆熟稔,可当此任。”

    跪在勋贵圈儿里的平乡伯当即就是万众瞩目的明星了,三省军权啊,就这么落在了陈怀的身上?这尼玛……是多少银子啊!想想看,到时候勋贵子弟想要跟着去划水混资历的,肯定是要给陈怀“意思意思”的,单这一项带来的经济利益和人情利益,就足够老陈家发上一回了。

    而朱祁镇在听了这个之后,在心里就过了一遍陈怀的姓名、履历,点了点头,这陈怀的能力还是有的,毕竟他这个平乡伯是自己挣下来的,他爹才是个都督同知,没爵位的,或许唯一让他感觉到不舒服的,就是陈怀履历上的小黑点儿还是有点儿多的,当年又是瞒报部下军功,打击、排除异己,又是骄纵不法,干预地方行政的。

    不过转过念头来也是,这人黑点儿多,才容易被操纵,到时候捏着他的把柄,害怕他不就范不成?

    所以朱祁镇的脸上笑容越发的灿烂了,就想要开口应下来这个请求,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说话也没什么动作的武将之首,英国公张辅突然发话了:“启禀陛下,既是贼势汹汹,攻城略地,再从北京前往调兵,可就不甚方便了,等钦差由海路赶到福建,只怕时局已经混乱了,故此老臣斗胆,请陛下下旨,着守备南京的丰城侯李贤南下统兵。”

    顿了顿,张辅继续说道:“中官曹吉祥监军之时,素有贤名,虽不说晓畅军事,却也通晓一些,不至于闹出甚么笑话来,此刻曹吉祥正在浙江查案,不若派他前往监军。”

    姜还是老的辣啊。

    听着张辅这一番说辞,他身后的朱勇就默默地点了个赞。

    李锡夹枪带棒,张辅也是一样的,陈怀当年的黑点儿,可是宣宗皇帝亲自抹掉的,现在再让他出征,保不齐就想起了曾经,带着整个三省的精锐站在了内廷一边,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所以这个时候,就得找个借口,从南京调拨勋贵统军了。

    南京能打的勋贵不少,不过丰城侯李贤这人吧,和外朝的关系更铁一点儿,作风也硬朗,没什么把柄攥在内廷的手上,再加上守备南京这个职位,本身就是忠君爱国的代称,所以让他督军,没有人会提出什么异议,同时为了堵住内廷的嘴,间接地将杨尚荆遇刺这案子的进程加速,直接把在浙江负责查案的曹吉祥调走,也算是一石二鸟了。

    特么的……曹吉祥可是王振的人,监军三省都司的高官儿,要是再外朝英国公力推的档口上被否了,曹吉祥能不能多想什么?内廷是不是顺便就有了离心离德的倾向了?

    所以在英国公慢慢退回原地的时候,站在皇帝身后的王振,都跟着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