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四四章 皇帝的愤怒
    二四四章

    杨尚荆为了合理合法地搞死何有才,又不把整个浙江官场卷进来,可以说是绞尽了脑汁,据不完全统计,他目前的san值至少减了百分之一,可谓是损失惨重。

    不过呢,比起损失惨重来,京师之中现在又是一番别样的风光。

    因为徐珵的死讯在这个时候,终于是传入了京师,毕竟是一个卸了任的御史,身上没有官职,这年月海上的海盗、倭寇成群结队的,死个把人谁会在乎?更何况,到现在福建沿海的卫所还处在懵逼状态,不知道徐珵到底是谁给弄死的,这消息当然是捂得越严实越好了。

    而这也充分体现了地方上官僚们的对于信息的掌控能力,因为和徐珵同时当机的还有个锦衣卫的大高手,然而号称稽查天下的锦衣卫根本没得到任何消息,稽查天下……还真就成了一个滑稽的说辞。

    “昨日的公文,黄兄可曾看了?”福建都察御史柳华有些愁眉不展地站在朝班之中,说话的声音里都带着一股子落寞。

    黄英挑了挑眉毛,点点头,就有点儿同情了:“又不是甚么机密的文书,余昨晚戌时便已经得到了消息,这福建……到底还是个是非之地啊。”

    也难怪黄英同情他了,现在整个都察院福建都察御史里面,资历最深、且有过带兵经历的,打头的一个就是柳华,如果按照正常情况的话,去福建剿匪这种事儿是轮不到徐珵的,直接把柳华撒出去就好了,毕竟嘛,柳华也是老油条一根了,对地方上那些个弯弯绕,不说是洞察也是知之八九的,到了福建之后直接开启磨洋工状态,和这些大家族的代理人一阵墨迹,墨迹出来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这匪患也就有了平息的可能了。

    否则你在前面打的欢快,后面地方上的世家大族就直接给你拖后腿,从官场上到民望上双管齐下,你还不得瞬间爽上天去?

    柳华叹息了一声,左右看了看,一瞬间就有些咬牙切齿:“徐珵这厮……还真是死有余辜,现如今这福建的局势,真个是诡谲莫测,便是华前去督军剿匪,也不知旧时的那些手段能否用的出来了。”

    说来说去,还是要扣在徐珵这么个已经死了的人的身上,想要博出位就得付出代价,这个是铁律,可是他为了出位所付出的代价,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个人承受的极限,甚至已经影响到了下一个继任者的生命安全——潜规则就是锁住猛兽的笼子,一旦砸碎了笼子,猛兽可不会因为砸笼子的人死了,就乖乖趴在原地,等着新的笼子竖起来。

    所以当柳华以都察御史的身份,挂着钦差的差事下去督军的时候,很有可能再次遇到福建、浙江、江西三省大户的刺杀,毕竟对他们而言,朝廷已经失去过一次信誉了,而失去了的信誉再想建立起来,可以说是难上加难了。

    “且看看今日大朝会如何说罢,毕竟那位的心腹……”黄英朝着金銮殿上努了努嘴,“可也死在了那次刺杀之中呢。”

    柳华听了这话,眼睛就是一亮,除了徐珵那个死有余辜的,还有一个锦衣卫的总旗也进了海里喂鱼,而且据说,这个锦衣卫的总旗,和王振的关系很是不错,算得上是王振心腹、铁杆阉党了,否则护送徐珵上任这种事儿,也轮不到这个总旗来——锦衣卫的身份,剿匪的资历,加起来就是平步青云的节奏,以总旗之职外放一个千户都是绰绰有余的,这就和徐珵有了翰林院装逼的资历,有过都察院剿匪的履历,班师还朝之后正七品直接提从四品是一个道理的。

    就在这时候,王振尖锐的公鸭嗓传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也昭示着今天大朝会的开始。

    很显然又是大半夜没怎么睡好的正统皇帝朱祁镇坐在龙椅上,无精打采地扫视着下面撩衣跪倒、山呼万岁的群臣,脸上的忧郁却是一点儿都没减少,昨天晚上在接到了徐珵战死的消息之后,他就一直在问自己一个问题,自己发下去的圣旨,出了这北京城,或者说,出了这紫禁城之后,还有没有什么效力了?

    所以,一脸忧郁中夹杂着悲愤的朱祁镇,也不等群臣开口,自顾自地说道:“朕自登临大宝至今,已有十年的光景了,十年的时间啊,你们的眼中,朕还是那个九岁的孩子吧?”

    这话说的就有点儿重了,古代讲究的是个“天潢贵胄”,出身决定一切啊,别说朱祁镇还算不上什么真正的傻缺,他就是问“何不食肉糜”的傻缺,那也得“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地叫着,所以下面这帮大臣都是一个哆嗦,咕咚一声直接跪倒了一片,没人能摸清皇帝现在的心情,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冲上去安抚一下皇帝陛下了。

    所以大殿之中依旧静默,只有朱祁镇的声音在回响着:“朕派出去的钦差,在数千人拱卫的之下,被一伙儿蟊贼劫营袭击了,一番惊吓之后,身体染了风寒,直接挂印辞官了,在福建的海面上,在水军衙门派的给钦差用的船上,居然被海盗公然截杀了,你们就什么都不想说么?”

    一拍桌子,朱祁镇直接站了起来,圆睁双目扫视全场,大声问道:“朕就想问问你们,朕现在这圣旨,还能出的了这北京城……不,是还能出的了这紫禁城么?”

    主忧臣辱,主辱臣死。

    这算得上是封建年代“君为臣纲”的一个表现了,所以当朱祁镇吐出以上话的时候,在场的这些文武官员瞬间把头埋地了,一个个撅着屁股跪在那里,根本就不敢动弹分毫。

    “你们说,事已至此,朕现在应该派谁去出任监军,总督剿匪事宜,才能解了朕的心头只恨?!”朱祁镇大声怒吼着,空旷的大殿里面全是他的声音,“难不成,区区流寇,还要让朕御驾亲征不成?!”

    出门刚回来,一更吧……唉,忙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