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三九章 内廷
    第二三九章

    要不是从金英那边得了提点,现在的王振估摸着也是一脸的懵逼,然后叫嚷着和外朝刚一波,哪怕只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不过现在嘛,他就能从容应对了。

    到底是跟在朱祁镇身边久了的,王振也就是一个转念的功夫,就把那段对话换成了朱祁镇最爱听的,给复述了一遍:“为今之计,静等即可,陛下神文圣武,威加宇内,只消在宫中静坐,还有人敢来触犯天威不成?陛下安然端坐,以不变应万变,也不消多长的时间,那些结党营私的贼子必然自乱,又何须陛下动手?平白气坏了身子。”

    朱祁镇听了连连点头,因为刚刚发疯了一般砸东西的气愤,也随之烟消云散了,整个人都仿佛精神了不少:“老师之言,实在深得朕心,这世上最了解朕的,还是老师啊。”

    经历了太多的挫折和磨难,听到了一两句知心的恭维话,心里自然是高兴的,这人心啊,也都是这样了,朱祁镇地位再高,终究也就是个十八岁的青葱少年。

    而王振听了这话,一瞬间就是喜笑颜开,“体察圣意”,这可是最大的褒奖,而且他一个太监,也不至于被当做“揣摩上意、图谋不轨”的典型直接砍了,所以他当即就跪在了地上,磕了两个头,美滋滋地说道:“伺候陛下高兴,乃是老奴的本分,如何当得了陛下的夸奖。”

    “老师快起罢,既是忠心任事,些许夸奖又算什么?”朱祁镇摆了摆手,一脸的不以为意,稍稍停了一下,这才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问道:“老师那个叫王林的侄儿,如今尚在锦衣卫中听用吧?前阵子马顺倒是和朕提过,倒是个允文允武、多谋善断的人,便先在锦衣卫中补一个佥事罢,待日后有了功劳,朕也好再提拔提拔。”

    这一下,就把王振给美坏了。

    一个寻常的卫所佥事,正四品的武职,他王振自己就能给安排了,可为什么他的侄儿到如今还在锦衣卫里面当差,只是做个百户呢?还不是因为锦衣卫是天子亲军,职责重大,除了仪仗、护卫等职责之外,还有刺探情报等一系列职权?本来他还想着让王林再熬个几年,然后弄个大一点儿的官职,他王振就算没有封妻荫子的能力,到底也算是提携后辈、光宗耀祖了。

    可是现在,朱祁镇一张嘴,直接就赏了一个指挥佥事下来,哪怕不是什么实职,只领着一个百户的差事呢,有他王振在宫中照应着,马顺又是他王振的爪牙,谁还敢真就当他的侄子是个锦衣百户了?

    最重要的是,朱祁镇这一句话,可就证明了一点,自己这个侄儿,别管是不是借了自己的光吧,简在帝心的地位是肯定有了,而封建年代,衡量一个人地位高低的最重要的指标,那就是简在帝心!

    不过他还是得谦虚几句:“回陛下的话,老奴那个不成器的侄子,到如今的确是在锦衣卫之中熬炼,只是时日尚短,经验不足,还稍显稚嫩了些,这贸然提拔到了高处,只恐有负圣恩啊。”

    这个节骨眼上,当然不能提外朝反对之类的事情了,况且锦衣卫是天子亲卫,天家鹰犬,体系内的调动,就是皇帝一句话的事儿,外朝说多少都和放屁没什么两样,提了反而让朱祁镇心里不痛快。

    朱祁镇摆了摆手,叹了口气,语气就有点儿低沉:“有能力又忠心的,总是要提拔的,些许赏赐,比起老师这些年鞍前马后的操劳,又算得了什么?老师只管下去拟旨吧。”

    很显然,朱祁镇现在又想起了远在浙江的杨尚荆,一个他不情不愿、却不得不封赏下去的南京兵部职方司郎中,比起这个节制宁波、台州、温州三府备倭事宜的要职,王振这个侄儿的官职哪怕提到了正四品,也并不显得那么起眼了。

    王振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看朱祁镇,看见他的神色有些晦暗,也没敢多说什么,这种时候说多了一句话,可能都是火上浇油的结果,皇帝喜欢美女,静静又是个大美人,所以还是让皇帝找静静去聊聊天比较好。

    所以王振小心翼翼地磕了三个头,这才说道:“那老奴就先告退了。”

    朱祁镇点点头,摆了摆手,王振小心翼翼地向后倒退了几步,这才转身离开,一出了御书房的门,整个人又变得神气活现了起来——自己家的侄子被钦定了正四品的锦衣卫指挥佥事,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当年挨的那一刀真特么太值了,等他一个穷酸秀才科举,自己一辈子都不一定能爬上正六品的位置吶!

    王振刚走,朱祁镇就拿起面前的奏疏看了起来,可是没看几本,就觉得一阵困倦袭来,终究还是身子骨太虚了些,他打了个哈欠,便吩咐身边伺候的小太监,摆驾往后边的暖阁去了。

    这边朱祁镇刚刚睡下没多久,那伺候的小太监就又把消息送了出去,包括他和王振的那段对话,不过这次,不光是那位刘公公,便是金英也得了消息。

    “父亲为何要将那法子交给了王振那厮,让他平白讨了陛下的欢心?”一个中年太监站在金英的身后,一脸的愤愤,“自那王振得势之后,这内廷的宦官,却是越发的瞧不上眼了,对父亲更是多有排挤,父亲却……”

    金英摆了摆手,安然靠在椅子上,叹了口气:“若是永乐朝,为父自然不会这般做法,只是今时不同往日,陛下又是独信这王振一人,为父也只能这般动作了,这王振讨欢心的本事不错,陛下定然能深纳之,如此一来,朝局安稳了,内廷……也就安稳了。”

    顿了顿,金英苦笑了一声:“无论如何,这内廷,终究是一体的,更何况,当日那杨戬打杀了的可是为父的家奴,便是为父说放下了恩怨,想要和解,外朝……还真能信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