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三六章 走程序(下)
    第二三六章

    杨尚荆给魏国公的只是私人的建议,和朝廷采纳与否没有直接的关系,而魏国公作为杨尚荆未来的老丈人,肯定也不会把他推到风口浪尖上的,这样杨尚荆就能从邢宏放的任命之中,自然而然地脱离出来,不给那些投靠了内廷的言官们攻讦的机会。

    “这般事体,大人定然是会做的妥帖的。”徐尚庸听了杨尚荆的话,自然就跟着点了点头,杨尚荆的婚事也是和他说过的,估摸着这会儿帮着杨尚荆求亲说媒的南京户部尚书张凤张子仪应该早就到了徐家,这关系到了这一步,也就算是基本定下来了,魏国公还能给自己找不自在不成?

    杨尚荆笑着点点头,继续说道:“魏国公总督江南军备,有守备南京之责,江南各地千户以上的官军官,想必都是谙熟于胸的,只凭着这邢宏放的出身,就值得中军都督府强推一番了,再者,宣德十年之时,那纪广骤升的例子摆在那里了,早已经算是标杆了,只消一句‘效内廷王公公旧事’已是足够,内廷就是再大的胆子,还能找出来攻讦王振昔年决策的理由?”

    宣德十年的时候,隆庆右卫的指挥佥事纪广,就因为给王振跪舔特勤快,直接在阅武的时候被王振做了个黑箱,硬点了第一名,直接升了两级,从指挥佥事摇身一变成了都督佥事,这也是当年王振想要和外朝掰掰腕子,把文官儿们主掌的“经筵”改成了阅武,直接让参演的比骑射留下来的后遗症,为了拉拢当时的武将向他靠拢,王振也是不遗余力的。

    别看都督佥事里面带了个佥事,和指挥佥事听起来差不多,可实际上这是个正二品的武职,也是实职了,扔进五军都督府里面都算是人物的,地位也就比大都督和都督同知差了那么一点儿,而当时王振给他要封赏的时候,可是明说的“不拘一格用人才”,所以在这里搞一搞“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别说杨尚荆了,就是整个外朝都没有什么压力。

    而杨尚荆挑这么个人出来,也是有更深的用意的——现在这个纪广,因为出身的问题和上位不合法的问题,根本得不到上官的支持,更得不到同僚的认可,基本在五军都督府同级别军官的鄙视链里面,他处于绝对的最底层,基本上拿不到任何的实权,到现在还泡在五军都督府里面发霉,就算抱紧了王振的大腿都没用,所以拿他做挡箭牌,杨尚荆表示自己丝毫没有任何的压力。

    所以一听这话,刘启道的脸上就露出了恍然的神色:“郎中如此计算,倒真是万无一失,外有昔年王振故事做靶子,内有南北两京勋贵作保,尤其是英国公,对郎中的意图定然是越发地满意了的,再加上文臣之中,也不乏向着郎中的,这邢宏放调任磐石卫,定然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旁边的徐尚庸也跟着笑:“左右这磐石卫要大清洗了,能留下来的当官儿的,注定只是少数,到时候那些指挥同知、指挥佥事之类的官职,空缺儿可不要太多,如今大明国朝已有七十余载,各家勋贵子弟之中无法做官者定然是不少的,单这些官职空缺就足以有足够的吸引力,让勋贵子弟多出来走走,而非在家中做甚么纨绔了。”

    停顿了一下,徐尚庸就有些感慨:“都说这勋贵如虎狼,少吃一口就但当时被饿到了,如今看来,果真如此啊。”

    听了这话,杨尚荆就不由得睨了他一眼,这特么还真是乌鸦也敢笑猪黑,现在整个大明朝圣眷隆重、人丁兴旺的开国家族里,除了你们徐家,还有谁?你现在在做的这个总旗,特么的晋升路线都给你规划好了!

    干咳了一声,杨尚荆不由得站起身来:“相较之下,也是这邢里男接任他老子的职位,做个千户,反倒不是什么难事的,这个千户在海门卫之中,尝与倭寇交战,身披十数创,身先士卒,无论是个人勇武,还是甚么战功,都是足够了的,老子英雄儿好汉,岂不又是一段佳话?”

    杨尚荆说完这话,和剩下的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由得哈哈大笑,这般操作了一番之后,海门卫靠近黄岩县的千户所已经是尽数属于了杨尚荆的备倭衙门,磐石卫这里也成功地被安插了一根钉子——只要这个邢宏放的脑子不出什么问题,借着他和杨尚荆之间的关系、再加上有意无意地宣传一下他老子曾经是河间王张玉麾下悍将的消息,谁还敢给他架空了不成?

    这事儿,还真就和杨尚荆所料的没差多少,反正朝中大佬在接到了魏国公徐显宗的消息之后,纷纷表示了一定的支持,“安心走程序”成了外朝各衙门的最高指示,大有谁敢反对就打碎了谁的狗头的趋势。

    一笔写不出两个徐字儿,所以魏国公是很可怕的,定国公也是很可怕的,如今两个徐家虽然为了些田产闹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撸胳膊挽袖子赤膊下场打上一架,然而在涉及到整个徐家的集体利益的时候,两家还是会迅速和好,然后反咬一口人,让人死无葬身之地的。

    而且据传言,中军都督府坐镇的英国公张辅在看到这条消息之后,露出了微笑,连说了好几个“好”字,有心的人翻了翻涉事之人的资料,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关节,所以这邢宏放相关的公文一路顺畅地盖完了各个部门的大印,然后直接用六百里加急向着浙江方向移动。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南京户部尚书张凤张子仪给杨尚荆和魏国公家的千金牵线搭桥的事儿,也终于是传到了北京城里,这事儿就仿佛地震一样,一瞬间无数小道消息横飞,翰林院里那些原本和杨尚荆亲厚的,一个两个都或明或暗地给杨尚荆去了信,根据不可靠传言,宫里的东西,似乎又换了一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