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三四章 全是算计
    “杀伐果决,当真是有些先太师文敏的遗风。”

    看着手中从温州传回来的情报,魏国公徐显宗脸上写着感慨,眼中却全是笑意。

    他身边坐着的,就是南京的户部尚书,张凤张子仪。

    张凤今天就是来给杨尚荆“说媒”的,事实上,他对于这个事儿能落在自己的头上,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这是让他做一个文臣和武将之间的润滑剂,既能够讨好朝中杨荣的那些门生故吏,乃至杨溥、马愉、曹鼐这一种文臣之中的大佬,还能顺带着亲近勋贵体系。

    有了这样的好处,他身上那已经逐渐暗淡了、不能给他再进一步的动力的“忠良之后”的光环,就能再次焕发出惊人的生命力,到时候外朝再次公推六部尚书的时候,他就有了能力再进一步了,毕竟他今年也就不到五十岁,对一个文人而言,年富力强着呢。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说,他都是自己人。

    所以,魏国公徐显宗在得到情报之后,根本就没有避讳他,而且在看完之后,顺手将情报递给了他:“张司徒也来看看罢,正巧,这是关于那杨尚荆的消息。”

    张凤的眼神一闪,点了点头,作为一个正二品的尚书,他就是面对魏国公,也不会做出什么受宠若惊的架势来,接过纸张上下扫了一眼,眼睛不由得就是一眯:“颇有勇略,却也是个杀伐决断的人物,一桩桩一件件,倒也处理得分明,只是……终究年幼了些,这思谋上,却还有不周全之处啊。”

    魏国公微微一笑,道:“杨尚荆如今年不过而立,能有如此思谋,已是难得了,如今他兼着三府之地备倭的差事,还有一县民生考绩,多历练历练,也便是了,我等朝臣,提携后辈为先啊。”

    杨尚荆思虑有什么不周全的地方呢?

    就是因为在等待温州卫、金乡卫士卒前来磐石卫的时候,为了安全,选择了在距离磐石卫一水之隔的中界山巡检司等待,而没有选择直接进入磐石卫,或者是在距离磐石卫更加近的馆头巡检司,这样一来,一旦有倭寇前来袭扰,失去了全部上层军官指挥,短时间内又得不到杨尚荆直接干预的磐石卫兵丁,肯定是要乱作一团的。

    这种时候产生的战损、战败,都会成为朝堂上那些投靠了内廷的言官攻讦杨尚荆的借口,临机决断、力斩何有才的动作,也就从果决变成了鲁莽——至于干掉何有才不合规矩这事儿,倒是不会被拿出来说事儿,因为杨尚荆手中的罪状,是从中军都督府里面发出去的,而斩杀何有才的借口,也是他“袭击钦差、图谋不轨”,攻讦他这个,就是在攻讦英国公张辅,连带着得罪了整个中军都督府的人。

    听着魏国公这话,张凤就笑着点了点头,既然魏国公有心思帮着杨尚荆辩解,斩杀何有才这事儿又是勋贵系统内部的事情,他这个南京户部尚书自然就没必要多说什么了,所以他笑了笑:“说来也是,本官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尚在家中苦读诗书,潜心科举,这杨尚荆这般年纪能有这般的思谋,已是难能可贵了。”

    顿了顿,张凤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的和煦了:“如此,倒是要先恭喜魏国公得此佳婿了。”

    徐显宗脸上的光芒一闪,哈哈大笑:“那就多谢张司徒的吉言了。”

    做了建安杨氏和魏国公家的媒人,张凤和魏国公之间的关系自然也就更近了一步,所以两人又是谈笑了几句,徐显宗便站起身来,笑着说道:“如今这杨尚荆的公文虽然还未到南京,可吾这里却也接到了消息,总要先布置一番,免得那边出了什么麻烦,以尚荆如今的威望、官职,便是处理得当,也得手忙脚乱一番,终归是不好的。”

    “那本官就先告辞了。”张凤也跟着站起身来,笑着拱了拱手,在徐显宗的陪同下,径直出了国公府的大门,两人谈笑着作别,徐显宗这才回到府中,在书房之中坐定了,拿起笔来,就想要给这磐石卫推一个可靠的自己人上去。

    常家看着温州府那片儿卫所指挥使的位子,已经眼热许久了的事儿,他自然是知道的,现在给常家卖个好,似乎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反正这何有才当年在京中走的是朱勇的门路,而且只是最简单的权钱交易,没有什么感情联系在里面,他这边怎么操作,也不至于让朱勇恼了。

    最重要的是,当年他老子徐钦可是和朱勇一起嫖过娼、一起同过窗的,交情三大铁占了两样,要不是因为永乐朝去触了朱棣的霉头,兴许还能一起扛个枪呢。

    可就在这个时候,徐府的大管家站在了他的身后,低声说道:“老爷,南边传来了消息,兵部郎中杨尚荆的手书。”

    说着话,递上来一封信来,徐显宗皱着眉头打开来一看,皱着的眉头瞬间就舒展开了:“嘿,倒是险些小瞧了此子,这一步棋,端的是妙啊,让海门卫那个千户邢宏放接了这磐石卫指挥使的差事,一来给三府之中卫所的军官做了个表态,告诉他们他杨尚荆的能力心性,二来也算是给英国公一个示好,这邢宏放的老子,当初可是河间王麾下的干将啊。”

    顿了顿,徐显宗满意地点点头:“也好,算来这杨尚荆也不是外人了,改日让人去建安杨氏那边换了八字,也就成了我徐家的女婿,如今这点儿请求,我这个做岳丈的总也要帮帮忙。”

    说到这里,他当即就提笔开始写公文了,一个正三品的指挥使当然不是他直接就能认命的,需要发到南京兵部,而后转到北京去,不过这邢宏放也是根正苗红的靖难老臣之后了,让他暂代磐石卫指挥使一职,等着公文下来了直接扶正,自然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了。

    毕竟……邢宏放这种人,也算是张辅的一块心病了,得势之后就算是想要扶持旧年间张玉的老人,却也害怕坏了朝堂上的规矩,只能放着,如今杨尚荆推了一把,正好遂了张辅的心愿,他还能不点头?到时候谁还敢反,那北京那些以张辅马首是瞻的勋贵,可就要砸碎谁的狗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