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三二章 两条命
    直到何有才的心脏被刺穿,徐敏英这才发出一声暴喝:“好贼子,安敢袭击钦差,看末将取你首级!”

    何有才的圆圆胖胖的身体挺在了半空中,瞪着一双眼,看着杨尚荆,每说一个字,嘴角都有一股鲜血喷出:“钦……钦差……还……真是……好……算计……”

    最后一个“计”还没说出口,何有才便脑袋一歪,彻底断绝了气息,杨尚荆合起了手中的卷宗,冷笑了一声,根本没去看何有才的死尸,而是将目光转向剩下的盘石卫官佐:“何有才藐视朝廷,以权谋私,勾结倭寇,尸位素餐,还敢袭击朝廷命官,他这个下场,你们也已经看见了。”

    一众磐石卫的官佐心下凛然,一个两个脸上虽然不见什么惊恐,心里却是心念电转,计算着杨尚荆说着话的意思——到底是和见过血的将官,还不至于被一个人的血直接吓晕了。

    当即,就有一个人跪着爬了出来,对着杨尚荆磕了三个头,这才直起上半身,大声说道:“启禀钦差,末将磐石卫指挥佥事李义,在卫中掌管的,便是军械、粮秣,现在对何有才这逆贼的不法之举多有记录,只是何有才势大,末将不敢公然上疏,寻钦差将他治罪,如今钦差来到,末将愿将这些年手机的证据一一呈上……”

    掌管军械、粮秣的,就相当于整个磐石卫的后勤总保障,每年过手的钱粮不计其数,只要有心,自然是轻松地就能收集到一堆的证据。

    杨尚荆深深地抽了这个李义一眼,心说果然是缺什么补什么,这个叫李义的,肯定是个没什么义气的怂逼,要知道,何有才想要对磐石卫进行最迅速的掌控,最好的办法就是掌控住后勤,他贪赃枉法了这么多年没被发现,之前后勤肯定是和他一条心的了,这李义这么快的叛变过来供述罪状,可见其人到底是怎么样了。

    不过现在这情况,磐石卫上下的将领哪怕有一位站出来当出头鸟的,都要比他站在这儿干吼要好,更何况是这么个大管家一般的人物?所以杨尚荆笑着点点头,示意人把他松了绑,这才说道:“李佥事识时务,端的是一件好事,稍后便将你的供述一一呈上来,由本官送达京师罢。”

    那李义点头哈腰地说着好,就站在了一旁,偷偷地摸了一把汗。

    他这种做后勤的技术性军官,到底和前沿厮杀的军官不一样,一个何有才的命,给了他足够的震慑。

    有了这么一个开头的,剩下的人也犹豫着慢慢站了出来,一个两个地表示,自己掌握了某一桩证据,杨尚荆并不敢现在就带着这帮人进城,真正进入磐石卫的大本营,也就只能在这里,吩咐人将口供记下,让这些人签字画押。

    “何有才贪赃枉法,你们……就那么干净么?”当最后一个千户哆嗦着签完了单子,杨尚荆的目光扫视全场,眼中尽是冰寒,“便是干净,你们之前做了什么?还不是尸位素餐,知情不报?!”

    将何有才弄死,只是立威的第一步,也是尝试着掌控磐石卫的开始,不过何有才虽然死了,可他留下来的势力却也在,想要真正掌控磐石卫,就得将旧有的势力肃清了,可是杨尚荆又没有办法将所有的军官一网打尽,那就要动用一下古老的指挥了。

    发动群众斗群众。

    “尔等从现在开始,仔细想想,别人有什么知情不报、贪赃枉法的过失,尽数报将上来,本官可为尔等酌情减些刑罚!”杨尚荆眯着眼睛慢吞吞地说着,同时踢了一脚脚下的尸体,死的硬了的何有才翻过身来,圆睁着双眼看着天空,很显然是死不瞑目。

    眼看着这些磐石卫的军官们眼神开始闪烁了,杨尚荆背着手上了二楼,慢吞吞地说道:“仔细好好想想罢,否则,本官少不得又要写上一封奏疏送与朝廷,多派些能臣干吏,将这磐石卫仔细地搜查一番。。”

    杀了何有才,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毕竟这个何有才牵涉到了浙江、乃至包含了整个南直隶的浙江沿海地区的一种政治生态,或者说是某些紧要的人物的来钱方式,一旦留了个活口,这何有才不攀咬是最好的,要是真的攀咬一番,还指不定要扯出什么事儿来。

    所以无论如何,这个何有才是必须要死的。

    本来杨尚荆是打算晚上弄个夜袭之类的,顺手宰了他,再把整个磐石卫清理一番,可是棋走到了这一步,肯定是不能稍有等待的,还是快刀斩乱麻,直接找个什么由头,把何有才砍了,才是正经的事儿,这也是向着那些和何有才有关的官儿们表个态,那就是我只想着在新衙门立个威,借何有才这么个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倒霉蛋的脑袋一用,你们背后的交易,我是不会追查下去的。

    就在这个时候,忠叔突然从背后闪了出来,对着杨尚荆低声说道:“少爷,海上来了消息,加急的密信。”

    杨尚荆的眉头就是一挑,海上的事儿,到现在为止也就是和徐珵这个卸了任的御史有关了,难不成又出了什么幺蛾子?相比起磐石卫这帮已经怂了的官佐,显然海上那位会观星的、未来大明朝的首辅更值得关注。

    所以杨尚荆吸了一口气,转身随着忠叔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低声问道:“可是那徐珵的事情?”

    忠叔点点头,脸上的神色有惋惜,但更多的却是淡然:“回少爷的话,正是,那徐珵……伏剑自杀了,死前高喊着‘祸不及家人,还请留我苏州徐氏罢’,端的是凄惨无比啊。”

    杨尚荆的眉头就是一挑:“消息……可靠么?”

    “动手的人里面,有我们的人。”忠叔沉声说道,“这么多年了,咱们建安杨氏总也要在其他家族之中安插些探子才是,老仆亲自确认过,最高级的密信,无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