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二九章 神经过敏
    第二二九章

    盘石卫的指挥使何有才今年六十一岁了。

    一个六十一岁的指挥使,在大明朝武将序列里面,已经算不上什么年轻有为了,按照道理,从指挥使的岗位上退下来,给儿孙谋一个好的前程,才是最应该做的,但是何有才不敢。

    自家什么情况,自家是知道的,自从家中老父恶了英国公张辅,被直接撸到了正五品的千户,家道就算是真正意义上地败落了下来,能够走通成国公的路子,做一个正三品的指挥使,已经算是花尽了家中的人脉和余财。

    钱财倒还好说,终究是可以积累的,坐在指挥使这个位置上,辖下屯田那么多,只要咬咬牙、狠狠心,几年的功夫就能攒下一笔不菲的财富来,至于军户……军户这帮穷棒子,死不足惜啊,他们的血汗、他们的尸骨,乃至他们全家的血汗和尸骨,能够成为指挥使库房里面的一堆铜钱,那都是他们三生有幸了。

    可是这人脉,却是难以积累的,当年为了打通关系,攀上老成国公朱能的关系,何家可是把能找的人都找了一遍,奈何啊,要办他们的是英国公张辅,这是个当年在外朝之中,所有人就要称量一下自己的分量,才敢上去打招呼的将门虎子,帮着何有才的老爹说话,基本上就是在和英国公作对了,所以旧日积攒下来的一些人脉,在他们何家从正五品升到正三品之后,也就烟消云散了。

    所以何有才的老爹,上一任盘石卫指挥使,在接任没多久,就抑郁而终了,新上任的他这些年来,为了修复一下老父留下来的损伤,一边儿拼命地搜刮着钱财,补充自己的库房,一边儿努力将其中的一大部分变着法往外送,浙江都司、南京勋贵、北京五军都督府,乃至两京的兵部,但凡是可能会用到的人,他都是拼了老命地去“结善缘”。

    只不过呢,一轮又一轮地钱砸下去,得到的基本上就是个屁,想要恢复昔日的辉煌,根本就是痴人说梦一般,无他,当年他老子在事发之前,攒下的人脉,用的可不是一个卫指挥使的身份赚的,而是正儿八经的正二品都指挥使的身份,看着是只差了一个“都”字,看着品级只差了一道坎,然而其中的差距,却是云泥之别。

    正二品都指挥使,最差的也是总领一省军务,牛掰的直接就在五军都督府里面听调,特么的卫指挥使……不值钱啊!

    所以,何有才一心想着,等自己家里出来的那几个出类拔萃的再长大一点儿,他也好扶上马送一程,这些年送出去的钱虽说效果不甚好,重新经营一个正二品的都指挥使任重道远,但是让儿孙承袭一个卫指挥使的差事,也是没甚么问题的。

    也正是因此,在接到金乡卫那边传来的消息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何家在两京之中的消息,基本上是全部断绝了,能接到的消息也就是各个卫指挥使之间的小道消息,不过这也足够了,只要杨尚荆这个管着备倭事宜的“钦差”对金乡卫没有横眉立目,想必对他们这盘石卫也不会太过苛刻吧?只要自己这边孝敬到位了,他们还能和钱有仇不成?

    当杨尚荆刚刚从宁村守御千户所过了江,他就带着麾下的一众头面人物,站在了城外五里的地方等着,手底下的两个指挥同知、四个指挥佥事,连带着三个亲近些的千户都在,迎接的队伍足足有三百人上下,挑选的尽是些卖相好的士卒,那叫一个威风凛凛,那叫一个杀气腾腾,场面折腾得异常火热。

    远远地看着这边的情况,杨尚荆的眉头就慢慢皱起来了,这个年月,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卖相还就是相当于战斗力了——卖相好,就意味着身体壮,能把身上的甲胄给撑起来,可这年月哪有那么多多余的蛋白质、糖类给一般的卫所士卒吃?所以说,虚胖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莫不是……他接到了甚么风声,想要给本官一个下马威?”杨尚荆微微皱着眉头,眼中冷光闪动,自己那个衙门里面知道这事儿的,虽然人数并不多,但是吧,谁也不知道会不会走漏了风声,“我和你说个事儿,你可不能和别人说啊”这种的保密模式,哪怕是在通讯极不发达的正统年间,也是一样可以泄密的。

    刘启道如今就跟在杨尚荆的身边,闻言也是一皱眉:“无外乎陈、韩二人罢,两人都是在南京任职的主事,这何有才虽说打仗不是什么好手,但这挖门盗洞的本事却也还是有的,往南京里面塞的银子,可也是不少的。”

    没辙啊,这会儿都想着算计别人,心里那叫一个紧张,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动手,再小心也没问题的,所以杨尚荆一瞬间想多了,也是在情理之中的,韩安材、陈景明两个手底下的主事,基本上就是一个在外的卫指挥使在没有什么门路的情况下,能够够得到的品级最高的官僚了。

    旁边的徐尚庸手慢慢握住了刀把,沉声问道:“郎中,要不要末将稍后直接冲上一阵?”

    这种情况,如果真的是何有才得了风声,给杨尚荆一个下马威,或者说是一个鱼死网破的信号,那么想要动这个何有才,最好的办法,就不是到城内,拿到真正的“真凭实据”之后再来了,而是现在当场拿下,甚至直接就剁了脑袋,否则的话,这何有才带着一帮子死忠来个夜袭之类的活计,他现在带着的这三百来人,直接就得折在这里。

    “且靠过去,看看这厮到底有甚么说辞,相机行事把。”杨尚荆眯缝着眼睛,右手也是慢慢地攥了起来,“徐总旗,你且下去吩咐一下麾下的兵丁,若是有甚么变化,只需听我号令,一哄而上便是了,区区三百卫所士卒,直接冲散了也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