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二八章 汝妻子,吾养之
    第二二八章

    杨尚荆这边正在算计着盘石卫指挥使的脑袋,徐珵那边却还泛舟海上,向着老家苏州府行去。

    虽说已经辞去了官职,告病还乡了,但到底是有着官身的人,而且出身也算得上豪富,所以徐珵这船,算不上大,却也算不上小,纵然是不能和官船相比,却也比寻常的民船安稳了太多。

    大抵是因为这徐珵和内廷关系不错的样子,福建都司虽然没敢逾制,明目张胆地派兵护送,趴在床上养病的都指挥使刘海还是给下面的水师衙门去了个条子,派了一个小旗的兵跟着船走,一直送到金乡卫为止,也算是给了内廷的面子。

    说来也是没辙,他现在是新败之将,本身就没甚么面子可言,这会儿要是再紧跟外朝的步法,听从英国公、成国公之类顶级勋贵的号召,打出反阉的旗号,简直就是把刀子送到王振的手里,不用说别的,就王振手底下那些投过去的言官儿瘪三儿,就能把他喷个半身不遂,什么“有负陛下所托”都是轻的,“尸位素餐”才刚刚入点儿味儿,真正要命的“养寇自重”喷下来,他只能被拿去剁了脑袋,腌渍了送到京师展览。

    正二品的武将,哪怕是执掌一省武力的正二品武将,在大明朝这么个皇权高度集中的国度里面,脑袋也不是那么金贵的。

    徐珵站在船头,身上披着一身的棉袍,体内寒气过重嘛,肯定是不能穿的太少的,反正这会儿海上的温度也不是很高,也不至于悟出痱子来,作为一个一心向上爬的人,就这些表面上的演技而言,徐珵并不落后于旁人。

    总而言之,不能给人留下什么把柄。

    特么的他的身边,可是跟着锦衣卫的人手的,万一到时候上书,说自己“怯懦不前”,那反手就是一个“有负圣恩”,他一切想要起复出山的计划,就全都泡汤了。

    他的心腹家人跟在他的身后,尽力配合着他的表演:“老爷,如今海上天寒,还是早些进船舱歇息罢。”

    徐珵点了点头,转过身去,向着船舱里面走去,眼光不经意间扫过那个锦衣卫派来的侍卫,不由得叹息了一声,他本以为自己站在王振那边,帮着出谋划策一番,框一下阉党势力,对这外朝a过去也就完了,毕竟大明朝皇帝就是天,可特么……谁成想就闹成了今天这个鸟样?

    外朝内廷斗法,自己成了牺牲品。

    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几声,徐珵这才进了船舱坐下,端起一杯热茶来抿了一口,自幼也是在江南水乡长大的,虽然因为读书的缘故,他的水性绝对赶不上什么浪里白条,但是坐船不晕船,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是还没等他把手中的茶杯放下,就听见船舱外一阵杂乱的喊话声传来,随船护送自己的那些水师士卒似乎已经上了甲板一般,他连忙走到床边向外望去,就看见至少三艘小船从左右包抄了过来,上面的人正在叫嚷着什么,此刻天色已然不早了,也看不清对面船上的人的长相。

    “嗖!”

    一声响,一支箭就插在了徐珵身边的窗棂上,发出“哆”的一声响,箭杆一阵颤动,发出一阵“嗡嗡”之声,徐珵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当即就是一个哆嗦,脚底下不稳,倒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头顶上的汗珠刷刷拉拉地开始往下淌,背后的小衣转瞬间被汗水浸透。

    一个水兵士卒冲了进来,大声喊道:“徐侍御还请退避到下面,来的是倭寇!”

    徐珵点点头,一边努力爬起来,一边儿问道:“倭寇人数有多少?”

    “天色已晚,看不真切,不过总归也不能超过五十人,我等自可以将其击退,徐侍御暂避便是了。”这个水军小旗回答的异常自信,能够派出来的,可都是水师衙门里面的精锐,熟悉海战的,加上对面来的也就是寻常的小船,没有什么海战的大杀器,所以他自己估算了一下,以手底下的士卒的数量,击退对面的应该不是问题,再加上坐着的这艘船也是好货色,拉满了帆一路逃窜,想必也不会再短时间内被追上。

    徐珵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跟着这个小旗往下面走去,然而刚刚了船舱,就看见那四个水军士卒握着刀子,将自己的同僚砍翻在地,那锦衣卫的侍卫虽然是武功高强,不过显然是被偷袭了,后背中刀,趴在地上,显然已经没了声息。

    这小旗大喝了一声,抽出随身的刀来,怒吼道:“刘老四、张老三,你们都疯了不成,怎么就对自己家的弟兄下了手?”

    一个面目狰狞的水军士卒扭过头来,冷笑了一声:“自家兄弟?甚么是自家兄弟?你还姓刘了不成?”

    甩了甩刀子上的血水,这刘老四扭过头去,对身边的人说道:“发信号,告诉他们,莫要射箭了,省些钱去吃酒,这里已经得了手了。”

    说完这话,这才转向小旗:“王头儿,平日你待我们兄弟不薄,我们也都是记在心里的,可是呢,今天的事儿,也不是我们就能做主儿的,而是因为你身后那位,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人家发了话,要请他过府一叙,谈玄论道,我们兄弟几个也是没有办法,受人之托,总要忠人之事,毕竟那白花花的银子,也是拿了的。”

    徐珵听了这话,倒退了几步,眼睛里全是绝望,他是真没想到,自己就是辞了官,也没能逃脱对方的追杀来,就见这汉子举着刀子继续向前,接着说道:“王头儿你一路走好吧,这次事情了了,你少不得落一个战死的名声,家中抚恤断然是不会少了的,我等兄弟四人,也不是甚么没心没肺的,你家中的幼子,自然是我们帮着养活了。”

    咧了咧嘴,这刘老四露出了一个恐怖的微笑:“徐侍御也莫要惊慌,我等……可还真不是为了要你命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