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二六章 算盘(其实我想喊天诛)
    第二二六章

    因为是一路舟车劳顿的缘故,杨尚荆今天也没给手底下这些人安排太多的训练,这年月别说抗生素了,找个靠谱的大夫都困难,一旦真把人累垮了,或者是因为出汗太多偶感风寒,配上个水土不服,基本上一瞬间就能弄死一个人来。

    所以杨尚荆直接给训练强度减半了,饶是如此,也够金乡卫这帮土包子一般的封建军队看个目瞪口呆了。

    “钦差麾下士卒之威势,世所罕见,末将佩服,佩服。”邵飞一脸的谦逊,站在杨尚荆的身前,拱手施礼,言语之中不见多少的佩服,羡慕之情却是溢于言表。

    特么的拿钱往上堆啊,只要不是特别的废柴,随便谁都能靠着这个超神,天下武功唯富不破这个道理,放在军事领域同样好用的很。

    杨尚荆自然也是知道邵飞的心思,所以他根本就没接这个话茬,而是感慨道:“昔日的黄岩县巡检司,外有备倭重任,内有严防流民流窜之责,倒是和邵指挥如今的境遇仿佛了,可全县上下,巡检司也不过是百多人可堪使用,故此操练总要勤奋些,免得拿出去和倭寇对垒,直接被砍瓜切菜一般杀个干净。”

    略略停顿了一下,杨尚荆继续说道:“所幸黄岩县众多的乡贤,都是知书达理的人物,支援了不少的粮草,否则单单是这些兵丁,也做不到如今这一点,不过今时今日,本官身后有南京兵部、有整个朝廷撑着,想要训练些许士卒,却也是轻而易举的,此番本官来这金乡卫,也是为了此事而来,总要让邵指挥拿出些看得过眼的人物,随着这些人训练才是。”

    说着话呢,那边又开始列队了,藤牌手在前,长枪手在后,行进间的简单刺杀此刻已经不用再使用什么军乐做鼓点儿了,带着对的伍长、什长就能轻轻松松地掌控全局了。

    “却不知钦差需要多少人手?”邵飞知道正戏来了,挑着眉头问道。

    杨尚荆笑了笑,一脸的淡然:“如今的金乡卫,便和本官当日的黄岩县如出一辙,本官自然是可以理解的,故此,本官也不会抽调过多的人手,妨碍了金乡卫的日常事务,故此,这人数便定在三百人罢。”

    伸出一根手指来,杨尚荆不等邵飞回答,继续说道:“同时,本官可以留下一个什长、两个伍长,协助邵指挥做些最基础的训练,至少要让邵指挥的队伍做到临阵不乱才是。”

    邵飞的眉头就是一皱,三百人这个数字,说起来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期,所以他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若是从寻常的军户之中抽出三百人来,倒也没甚么,只不过去钦差那边操练的,总也不能挑甚么歪瓜裂枣,要是三百人都是精英,末将这金乡卫抗倭、剿匪之时,也就一时间成了泡影。”

    伸出一根手指头,邵飞就开始讨价还价了:“恕末将直言,如今虽有诸巡检司协助,军中却也缺不得人手,调遣百人随钦差北上,已是极限了。”

    顿了顿,邵飞继续说道:“若是可能,还请钦差多留些备倭衙门的精锐,协助金乡卫训练兵丁、严整军纪才是,若是末将麾下能有一个千户所的人手有了钦差麾下兵丁的军容,剿倭之事自然不在话下了。”

    说白了,现在两个人就是在讨价还价,想着将对方的人拉到自己这边,到时候潜移默化也好,直接财色诱惑也罢,总归是能够留住那么些人心的,等到了关键时刻,这些“人心”就能产生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杨尚荆当然知道对方的打算了,所以他笑着摇了摇头,很直接地拒绝了:“沿海三府,宁波、台州、温州,俱是倭寇猖獗之地,若想备倭、剿倭,单凭兵丁个人的本事,决计是不够的,故此邵指挥麾下是多上二百人,还是少上二百人,短期之内终究是没有甚么问题的,三个月之后,本官将这三百人之中的两百人发还,到时金乡卫的剿倭,定然会更加方便些的,况且沿海卫所如此之多,本官若是在此处留下太多的兵丁,只怕是后面的卫所无人照管,终是不美。”

    三个月也就是个不紧不慢地新兵训练期,杨尚荆同时要用这段时间,给这三百人进行“扫盲”,换种说法,就是在教他们读书识字、提升他们的姿势水平的同时,给他们潜移默化地灌输一些观点儿,让他们对自己、对整个备倭衙门产生一种认同,毕竟是来自五百年之后的信息大爆炸社会,意识形态领域的竞争,或者说洗脑的方法、能力,他杨婚丧假自问是比封建时代的军官要强出几条街去的。

    到时候发还了两百个稍差的,留下一百个真正的精锐再训练个一两个月,基本就能让他们完成最基本的听说读写,而这一百个人收到的“洗脑攻势”也更加的猛烈,到时候如果有了甚么事情,心向杨尚荆的几率也就更大一些了。

    “三百人着实有些多了,便是从末将麾下的其他千户所抽调,也着实太不方便了些。”邵飞依旧摇头,咬定了一百人这个数字不放,“钦差也毋须多留太多的人,便多留两个伍长,帮着训练几个小旗,也便足够了。”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鸡一嘴鸭一嘴地讨论了半天,最终确定下来了数字,那就是金乡卫抽调两百三十人进入杨尚荆的备倭衙门接受训练,杨尚荆给他留下一个什长、三个伍长,帮忙在金乡卫本地开展督学工作。

    对于这个结果,杨尚荆还是很满意的,现在离着土木堡之变还有四年多的时间,三个月一轮的话,他能从各个卫所抽调的人数可是不少的,而这些人在备倭衙门受训了之后,就相当于完成了“镀金”,今后的地位多少会有些不同的,他到时候再上表弄个军校学堂之类的,把这些人之中的出类拔萃的挑出来再洗一遍,他对这些人的掌控能力可就会更高了。

    所以杨尚荆微微一笑,给了这邵飞一个甜枣:“今岁浙江大雨,江河满溢,想必金乡卫的粮秣也是损失惨重,稍待,本官就派人清查一番账册,上书南京,给金乡卫补足了缺额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