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二五章 练兵等于烧钱
    第二二五章

    “嗒——滴,嗒——嘟,嗒——滴,嗒——嘟……”

    卯时刚刚到,这窗外的天还黑着呢,外面就传来了一阵唢呐的声音,尖利、凄厉,带着点儿怨气,就这个环境下听着,便仿佛是从九幽地狱里面飘出来的一般,让人寒毛直竖——杨尚荆就是个文科生,用铜做个小号这种高难度事儿,他可做不到,反正都是吹,那就直接唢呐吧,乡下办丧事那帮人会吹的还多,随便抓一个过来给培训培训气息,能吹出个调儿来就成了。

    “特么的,大清早儿的,那儿吹唢呐,谁家死人了不成?”一个身材宽大的胖子从被窝里爬了出来,骂骂咧咧地叫嚷着,和他同宿一个营帐的金乡卫兵丁也跟着站起身来了。

    这金乡卫虽然是兵家重镇,然而除了值夜的哨兵、巡夜的更夫之外,剩下的都是睡得死死的,莫说这金乡卫不用给十里八乡进城做生意的老百姓开门了,便是寻常的县城,也是天亮之后才开门的,因此这金乡卫的士卒,莫说不是集中操练的时节,便是集中操练的农闲时分,也没有卯时就被叫起来的,更何况还是用这种带着股凄惨劲儿的唢呐声吵醒的。

    “听着声音,却是从大仓桥那边传过来的,昨天刚到的钦差的兵丁,可不就是在大仓桥那边驻扎的?”一个瘦子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然后下了结论。

    “就钦差老爷那帮没见过血的兵?这个时候起床?陈老五你莫不是聋了?就是说西边大户王家有人死了,大清早吹唢呐报丧,声音传进城池了,都要比这个来的有谱。”

    “就是,钦差的这帮老爷兵,也是坐了好几天的船,刚刚从海上过来的,哪里就能这个时候起床了?难不成还是铁打的不成了!”

    …………

    一众金乡卫兵丁嗤笑着这个听声辨位的陈老五,把个陈老五的脸都说红了:“莫不是你们聋了不成,咱们这小仓桥离着大仓桥可不愿,且就在这城中,城外的声音若是能传进来,那得多大的声音?少说都得数十个唢呐一起吹,可你们听听外面这声音,这分明就是一支唢呐,我陈老五早年在乡下也是吹过曲儿的,能听不出来这个?“

    听这陈老五一说,众人这才有些疑惑地点点头,他们这帮士卒虽然都是出身军户,而且是整个金乡卫的精锐,但是早年的经历却也不尽相同,军户嘛,说白了就是农忙的时候种地、闲着的时候操练几日的农夫,除了户籍挂在军籍上之外,剩下的和普通百姓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所以陈老五早年在乡下帮人吹点儿唢呐、置办丧事儿的经历,还是真有的。

    “这钦差倒是好生的邪门,大清早的便让兵丁起床集合,难不成还要操练一番?走走走,咱们也去大仓桥那边观瞧一番,看看这钦差带来的兵丁,到底有个甚么不同之处!”一个士卒叫嚷着,然后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一个个下了床穿上鞋,裹了一层根本算不上厚重的冬装就往外跑。

    “一、二、三、四!”

    远远地,就听见那边传来了整齐一划的口号声,整齐的步伐声也跟着隐约传来,就看着一帮顶盔掼甲,腰间还挎着腰刀,有几个身后还背着弓箭的兵丁一路跑了过来,向着城门外跑去。

    “我的天,这一身棉甲就要多重,这帮兵丁穿着这个h就直接开跑?”

    “你还没看见腰刀呢,那东西虽然轻,加上这铠甲却也不是甚么可以忽略的,就这个速度,若是他们能坚持上一里地,我……我就服了他们了。”

    前来围观的土包子们又是一阵的惊叹,少数几个还在那里泛酸:“到底是钦差衙门下面的人,这甲胄也是齐备的,咱们金乡卫,也就是邵指挥的亲兵能有这般的装备吧?”

    …………

    其实打唢呐声吹响的一瞬间,邵飞就已经起了床,站在城中的高地上,俯瞰着大仓桥那边杨尚荆麾下部队的动作,他的身后除了李文胜之外,还有一个和他走的极近的指挥同知。

    等看着杨尚荆手底下这些人从整队开始,到整齐地列队向着城外跑去的场景的时候,邵飞的眉头就慢慢地皱了起来:“如此军容,堪称强军。”

    作为一个常年和倭寇在第一线厮杀的指挥使,他对于甲胄之类的东西并不算看重,以杨尚荆现在得到的照拂,能够弄到足够的铠甲绝非甚么难事,反倒是这些士卒的组织度让他赶到了吃惊,训练有素的军队在战阵之上能发挥的作用有多大,他清楚得很。

    “固然是强军,却也须耗费太多的钱粮,单以金乡卫,这般的人手,凑不出一个百户所的。”站在他身后的指挥同知沉声说道,此人分管着的,就是整个金乡卫的财政,只是粗粗一看,就知道金乡卫的底蕴,根本养不出太多这样的军队来,“棉甲、单刀、弓矢、盾牌等物倒也好说,只是这兵丁操练,所需的钱粮太过多了些。”

    邵飞听了这话,眯缝着眼睛点了点头。

    训练需要体能,高强度的训练,就需要有充沛的体能,然而体能从哪里来?吃的!和杨尚荆手底下这百来人一天三顿顿顿吃好的不一样,便是驻守城池的这些精锐,也不过是一天两餐、一干一稀的水准,外面的军户,穷困些的,一天一顿饭能勉强维持就不错了,而这些“精锐”比起一般的兵丁,也就是多些饭食,根本就见不到荤腥,要是像杨尚荆这般操练,不用等着出成绩了,直接就能活活累死一半。

    “看来这钦差,是在给咱们亮刀子呢。”邵飞突然古怪地笑了笑,拍了拍手,“也罢,若是钦差发话了,只管拣选两百人最精干的送他罢了,这人手终归还是要回卫所的,让咱们的钦差帮忙练练兵,也是好的。”

    李文胜点点头,沉声应到:“末将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