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二四章 避实就虚
    第二二四章

    金乡卫作为一个卫所,兵家重镇,纵然是建了城了,可是任凭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也不敢在这个地方开个甚么青楼楚馆之类的地方,给精力旺盛无处发泄的卫所士卒们败败火,所以杨尚荆这接风宴上,女乐是一个都没有的。

    也或许是这邵飞邵天举太会演了,就连这饭桌上的菜色,都很有些东南沿海的特色,也就比寻常的小地主吃的好上一些,台面嘛,倒是真的上不去的。

    “末将长年带兵在外剿匪,这府上的庖厨,也就是军中做饭稍好些的火头军,兵家重镇,却也不敢贸然去城中找些个酒楼名厨,这东南沿海的情势,钦差应是知道的,也不知道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就敢为了点儿黄白之物通倭。”邵飞一脸的惭愧,举起了酒杯,对这杨尚荆说道。

    这番话说起来还是入情入理的,哪怕是没有南边儿山里那帮造反的矿贼流匪,金乡左近一向也是倭寇袭扰的重灾区,他这个金乡卫指挥使带兵在外剿匪,也是情理之中的,如此一说,反倒是彰显他治军有方、质朴勤俭的本质来了,要不说是上行下效么,本朝自太祖朱元璋起,就倡导节俭,所以底下的官儿也跟着叫唤,这玩意虽然不至于发展到“举孝廉”的地步,但是考评的时候,也是个加分项。

    当然啦,士大夫们、军头们圈了那么多钱为什么不奢靡一把,反而勤勤恳恳地赞老本,然后劝着皇帝跟着他们一起节俭,那就是细节了,细节,是不需要在意的。

    至于邵飞后面的话,也是有道理的,东南沿海这片儿,原本就是张士诚等人的余部比较多,洪武年初设立海禁的目的,也是在禁绝这帮人和岸上的联系,然后私下里发展实力,给他老朱来个一发入魂有关系,不过饶是如此,民间私下里和张士诚等人余部搭上线、或者是和倭寇搭上线儿,为了俩钱儿传递情报的人,也是不少的,一旦被奸细混进金乡卫,那就是重大事故了。

    所以杨尚荆一脸的不以为意:“邵指挥不忘本分,身先士卒,却又是厉行节俭,廉洁奉公,确是我辈楷模,本官自愧弗如啊。”

    他又不是来整这个邵飞的,说句难听的,哪怕真看见点儿什么看不过眼的事情,最多也就是口头上提醒一下,奏疏之类的东西上,是断然不会往上写的,政治这东西,从来是屁股决定脑袋,一心想着非黑即白的,不是傻叉就是大傻叉,没有第三个选项。

    也正是因此,这个时候就应该打哈哈,大家一起打哈哈,然后在酒桌上形成一个默契,杨尚荆发出示好的明确信号了,邵飞接到了,这场接风宴就算是圆满结束了,今天晚上大家都好好睡一觉,到了明天直接该干嘛干嘛,在不损害邵飞基本盘的情况下,按照杨尚荆的计划,执行杨尚荆的意志。

    “钦差谬赞,谬赞了。”邵飞的心头就是一松,举着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笑着谦虚。

    杨家豪富这种事实,便是整个南北直隶都是知道的,那根本就是公开的非秘密,当年杨荣在两京撒钱的时候可都是当着皇帝的面儿往外撒的,就俩字儿,奔放,所以这毗邻闽北建宁府的金乡卫,自然也是知道消息的,作为一个聪明人,邵飞根本就不把话头往那边引,而是话锋一转,谈到了本职工作备倭上:“末将虽是远在金乡卫,亦知钦差在黄岩剿倭之事,钦差以区区百人,力拒三百余倭寇于永宁江码头,单单一个用兵如神,只怕是不足概括了,如今钦差莅临金乡卫,还请不吝赐教,也好让我麾下儿郎通晓抗倭之法。”

    花花轿子人抬人嘛,反正酒桌上就是以虚对虚,然后得出一个实数来,所以杨尚荆吹捧完了邵飞,邵飞转手就吹了回去,大家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样才是真的好嘛。

    当然了,要说邵飞这句话里,还是有些实惠的,那就是告诉杨尚荆,你要是想要从我这里抽调人手进行培训的话,我是举双手支持的,不过你得在我这金乡卫训练,想要把人带回你得黄岩县,咱还得商量着来。

    ……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话,按照官衔儿陪在末座的徐尚庸和刘启道全程眯着眼睛,看着一个正三品武将和一个正五品文官之间的机锋,品着个中味道,之前虽说有过具体的训练,但实战和训练还是有所不同的,而他的身边,两个指挥同知、四个指挥佥事则是满脸含笑地四下打量着。

    等着这顿饭吃完了,依然是过了酉时,杨尚荆也算是在酒桌上得到了一个相对满意的答案预告,那就是金乡卫全体官兵还是欢迎钦差带着新式练兵法莅临指导的,但是嘛,具体的条款还是要看后续的。

    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反正有南京方面压着,北京方面在后面撑着,只要杨尚荆自己不脑子发昏,直接带几百人北上,抽空金乡卫的精锐,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反正他杨尚荆练兵的初步计划,就是练出一批相当于士官的下级指挥官来,然后让他们去训练更多适应他这个作战体系的士兵来,到时候指挥起来就方便了,让整个金乡卫实施他的新式练兵法,只怕是屯田都没了人手,直接饿死算求了。

    “本官麾下的士兵,若非是行军之时,每日间的操练是不断的,明日卯时,还是要出城训练的,全装跑上十里总是要有的,故此还是和邵指挥知会一声,金乡卫上下官兵还是莫要指指点点为妙。”站起身来的时候,杨尚荆面含微笑地说道。

    给一帮土包子封建士卒展示出来一点儿新式军队的风采来,还害怕吓着他们,杨尚荆这一瞬间感觉自己贼善良。

    邵飞愣了一下,眉头当即就是一挑,也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脸上却是浮现出笑容来:“末将自当吩咐下去,也好让麾下士卒见识见识钦差麾下的精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