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二三章 下有对策
    第二二三章

    “指挥,末将方才一路观察着钦差的兵丁进了城,又跟去了大仓桥观察了一番。”一个穿着正五品服色的武将站在邵飞的身后,满脸的饱经风霜之色,和眼眸转动之间露出的杀气显示着,这不是个一般的千户,而是一个真真正正从刀山火海里面滚出来的狠角色。

    邵飞转过身来,看着这个千户,这千户叫做李文胜,按照武将们惯用的派系划分,属于他们邵家的铁杆,他爷爷当年随着老徐家一路扶摇直上的时候,这个李文胜的祖辈就跟在了身边,到了现在,这金乡卫中军就仗着这李文胜麾下的千户所拱卫,一水儿的骄兵悍将,基本上金乡卫能拿得出手的好东西,有一多半都在他这千户所里面了,两个人又是光着屁股玩到大的,所以邵飞也就没摆什么架子:“坐吧,说说,这钦差的兵丁,到底有何不同?”

    李文胜点点头,脸上的神色却是没有太多的变化,直接说道:“钦差之兵,军容严正,若是和倭寇堂堂正正对垒,想必是不落下风的,以末将观之,传言之中在黄岩县码头力战倭寇之举,绝非甚么空穴来风,更非甚么坊间吹捧,这钦差……到底是有两把刷子的。”

    顿了顿,李文胜借着说道:“先太师文敏在世之时,固然权倾朝野,可如今是正统九年,先太师文敏已然故去四年之久,若是没有甚么能耐,外朝只怕是不会将此人推出来的。”

    分析军略之中夹带了一点儿朝堂上的分析,按正理这不应该是一个正五品千户能说出来的,不过邵飞倒是没什么惊讶的,这个自己人有什么能耐,他是清楚的,所以他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位杨郎中的部下,当真是无可挑剔?”

    李文胜想了想,摇头答道:“若是要找,还是有的,大抵是这些人马操练不久,虽然军容整齐,可这厮杀的气势,却不是数月的训练所能积累的,末将打望之下,倒是有百多人身上少了些肃杀之气,反倒是有那么三十余人,一看就是饱经战阵的老手,身上的杀气满溢,便是末将对上,也不敢说必胜。”

    “这倒是印证了一点,咱们这位钦差真有些点石成金的本事。”邵飞笑了笑,把身子往后一仰,“那黄岩县巡检司的兵丁,从招纳到现在,也不过数月时间,数的到的战事,也就是那么两场,想凭着两场战事,便把麾下将士磨练出一身的杀气,岂不是痴人说梦?故此这兵丁稚嫩,却也说得过去。”

    稍微停顿了一下,邵飞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至于那三十多人,你可看见那身负环首大刀之人?七年时,吾去南京拜见魏国公时,曾见过此人,便是在偌大的魏国公府上,也是有名儿的好手,深得魏国公器重。如今魏国公有嫡子徐尚庸跟在这位钦差身边,必然是要带上些家丁、亲卫的,此人想必就是那三十余人之中的首领了。”

    作为一个一心想要往上爬,而且是要抱着徐家的大腿往上爬的指挥使,邵飞的目光显然不仅仅局限于一个浙江,离着浙江最近的南京的英雄谱,他也是谙熟于心的,尤其是魏国公徐家上下那些叫得上名号的人物,都是有过留意的,他能一眼认出徐尚庸来,自然就能分辨出哪些人是徐家的人了。

    “如此说来,指挥想要如何应付这钦差?”李文胜看着邵飞,眼睛里是少有的凝重。

    邵飞站起身来,脸上古怪的笑容越发的古怪了起来:“这位杨钦差,终究不是这浙江的轩臬台,虽说有着先太师文敏的遗泽,到底根基还是浅薄了些;身后纵然有着魏国公撑腰,威望却也还低了些。就算是手底下有那么百来号的骄兵悍将又如何?说到底不过是个熬资历的名门嫡子,吾若是太过看重了他,反而是抬举他了。”

    转过身来,盯着李文胜,邵飞继续说道:“吩咐下去罢,这位杨郎中想要查什么,便让他查就是了,也不用多做甚么遮掩,漫说吾之根底便在北京,和他身后的魏国公同出一宗,便是这金乡卫自身,自洪武二十二年设立至今,也算是个老卫所了,该有的阴司之事,自然是一样不差的,不该有的阴司之事,吾觉着也不会有的,这位钦差难不成还只想着立威,把全天下卫所都在做的事情翻将出来不成?当年那威风八面的轩臬台,可也没这般的熊心豹子胆。”

    说白了,还是拿着潜规则应付,就比如说吃空饷这事儿吧,全天下的卫所都在做,做的隐蔽不隐蔽罢了,杨尚荆来这金乡卫就是要查亏空,这块儿也是断然不敢碰的,否则消息传出去,他辖下的三府都不会给他好脸色看,到时候大家一股脑的阳奉阴违,他这个备倭衙门就成了一只花瓶,就算有着大牛撑着,也不过是个好看的花瓶,到底是能看不能用的。

    至于他邵飞邵天举本身抱着的大腿就是定国公徐氏,在这会儿反倒是不那么重要了。

    “指挥高见,末将省得了。”李文胜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然后就听见邵飞接着说道:“海门卫那个叫邢宏放的千户,似乎是派了两百多人在那黄岩县备倭衙门受新式练兵法操练,想必这位钦差是想要做成常例的,单单是看他这百余人的阵仗,便知道这钦差还是有些能耐的,派人受训,也是有益无害,故此他若是想要抽调人手,只管给他便是了,只是人数上怎么也得限制一番,整个金乡卫就定在三百人吧,此事自然有吾和这位钦差说项。”

    眼看着李文胜应了一声,就要下去传话,这邵飞深吸了一口气,将他叫住:“只是你还需下去,选几个心腹的百户领着这些人手,可莫要让自家的精锐,最后投到了别人的麾下。”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兵权这种东西,是一定要抓在自己手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