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二零章 历史啊历史
    第二二零章

    “那人昨日回了道观之后,便修了一封书信,差人送往江西。”忠叔站在杨尚荆的身后,笑着说道,“这观星之术,看来也是张家的一块心病啊。”

    “有机会拿到手的,而且是唾手可得的,总是要争取一下的。”杨尚荆哈哈一笑,站在船头,看着面前江水滔滔,满脸笑容,“诚如忠叔所言,这张家虽然被本朝太祖高高挂起了,到底也是千年的风流,拿捏一个自己辞官回乡的御史,还是没什么难度的。”

    顿了顿,杨尚荆的脸上也满是古怪的笑容:“若是张家真的从那徐珵的嘴里套出来点儿什么东西,想必这位张道爷的箓级,也要往上升一升吧?”

    和朝廷的九品官制一样,正一派受録的是,箓籍也是分为九品,正好和朝廷的品级相对应,不同的级别对应着不同的法术权限,意味着能施展出多大的法力,不过这年月到底还是有点儿规矩的,受什么箓,可不是花钱就能买到的,你得有点儿真本事,或者是做出点儿实质性的贡献。

    忠叔笑着点点头,不过旋即面色转为凝重:“只是少爷,这道教历朝历代可都不甚安分,万不可与之太过亲近,以免引火烧身啊。”

    杨尚荆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此事戬自然是知晓的,凡事总是要有个度的,如今戬也不过是用用张家的人脉,搞这个徐珵一下,至于其他,倒是未曾想过。”

    嘴上是这么说的,杨尚荆心里想的还要更深一层,他怎么说也是来自五百年之后的,能看到的东西多了,想的自然也就多了,什么东西能多亲近亲近,什么东西要敬而远之,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儿逼数的。

    道教历来就是中原的造反专业户,毕竟和和尚们“忍一忍下辈子投个好胎”的宗教思想不同,道教的核心思想一直就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翻翻道德经就知道了,“天下之至柔”的水,“攻坚者莫之能胜”,正一创立的时候,用的那九品的等级,直接就和朝廷官职相对应,这心思,自然也就不难猜了,而且人家求得不是来世,而是今生,所以活着的时候自然就要拼一下了。

    所以东汉末年,黄巾起义,直接就把道教的马甲披在了身上,改都没改,为的就是建立一个地上道国,然而这和世家大族们适应的封建社会有太多的不一样,所以各路诸侯,也就是大地主纷纷赤膊下场,对着这帮宗教疯子一通儿狠揍,直接给捏死了,然后道教就学乖了,开始用自己“留侯之后”的身份,专注于在上层社会传教,而且不介意给世家大族服务,给他们分润皇权提供一点儿理论支持。

    就比如魏晋南北朝时盛行的玄学,实际上就是道教思想的一个变种,所谓的“无为而治”,实际上是一种虚君政治的渴求,也就是说,世家大族要利用道教思想直接把皇帝架空了,直接搞个世家共和,那时候,名字里面带个“之”的,例如什么王羲之、王献之之类的,都是道教徒,道教对上层社会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了。

    不过饶是如此,道教也没放弃从下层起义,推翻封建王朝,建立地上道国的想法,从黄巾军开始,脑袋上包着的布颜色在不断变换,但你看看核心思想,基本上是如出一辙的,最多就是把某某天尊换成了无生老母,特么的要不是身后有大势力支持,这帮起义的泥腿子,连军需粮草都算不明白,还不是分分钟就给朝廷剿灭了?

    所以说,哪怕是李唐那会儿,给自己家找了个有名儿的祖宗李耳,在长按修了个号称天下最豪华的道观,自己立了道教做为国教,也一直没放松对道教的监视,没有放弃平衡佛道势力的努力,玄奘法师西行取经回来之后声望一时无两,背后或多或少也有朝廷的推手,为的就是让佛道两家达到一种平衡,否则真的按照当时的律法,特么的玄奘法师是个偷渡客,回来肯定是要追责的。

    至于本朝,要不是明太祖朱元璋也需要一个合理的马甲让自己这个泥腿子出身、当过和尚的穷酸登上皇位,只怕依着脾性,早就把宗教平灭了,奈何道教风流是在太久了,民间的影响力绝不是封建小农经济基础支撑下的政权能够轻易拔除的,所以他也只能仗着穷横,把道教挂起来,尽可能地隔绝他们对底层的影响。

    这样的势力,能利用就利用一下,走的太近了绝对没什么好处,他现在又不是没有靠山,也用不着天师府方面的倾力支持,大家互利互惠也就好了。

    这个话题聊到这里,也就算是告一段落了,杨尚荆话锋一转,就把话题引导了这次出行上面:“如今戬带人乘船,一路南下,却不知这金乡卫到底有什么根底,需要注意些什么,却也是无奈之举啊,还请劳烦忠叔,将徐总旗、刘断事二人找来,和戬说说话,戬也好心里有些准备。”

    忠叔应了一声,退了下去,杨尚荆则看着涛涛江水,叹了口气。

    大明朝后期形成的文贵武贱的局面,也不是没原因的,毕竟相比于文官而言,武将有点儿不值钱了,先不提光是浙江沿海就十九个卫所,十九个正三品的指挥使了,单单是一代代人积累下来的功勋,就足以早就一群“蒙荫不干活”,或者是“辱没祖宗”的勋贵子弟了,顶着正二品的官职,赶着正三品、甚至是正五品的活儿,简直不要太多,就这个局面,怎么和一帮子通过科举考上来的人对刚?

    然而勋贵集团偏生还是握着枪杆子的,想要动他们的利益,就要问问他们手里的枪杆子同不同意,所以哪怕到了后期,文官势力大增,最顶级的那一撮勋贵,依旧有着极其强大的话语权,就算不能说一不二,一些声音也是朝堂上必须要参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