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一八章 计谋
    第二一八章

    备倭衙门麾下的兵丁,在接收到装备之后,瞬间就是鸟枪换炮,原本隶属黄岩县巡检司的一百多弓手如今着甲率达到了惊人的百分之百,再加上到底是经历过血战,还奇迹性地没有崩溃,一个个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无论是卖相还是气势都要甩出寻常寻卫所士卒十八条街去。

    再加上整齐的阵型,瞬间又增添了不少的气势,以至于看着这百来人,徐尚庸这种见过世面的勋贵子弟,都忍不住点头称赞:“若是我大明沿海卫所士卒,都有此等军容,区区倭寇,又算得了什么?”

    杨尚荆看了他一眼,没接这个话茬,浙江沿海总共十九个卫所,别的不说,要是把这十九个卫所的着甲率提升到百分之百,大明朝的财政瞬间就得跟着崩溃了,先不说现在大明朝的钢铁产量能不能赶上五百年后河北某个高炉的产量,单单是做棉甲需要的棉花,就能让朝廷发疯。

    特么一个卫所不算都司、指挥使这种高级军官直属的亲兵、家丁,光是寻常的兵丁,就又五千多人靠六千的样子,大明朝对新疆的控制根本就是个零,西南那边还是一大批的羁縻州呢,哪特么有财力搞这个?最重要的是,京师三大营的着甲率如今都到不了百分之百,你这边弄了个百分之百的着甲率,是想着造反呢,还是想着造反呢?

    不过嘛,梦想总是要有的,该糊涂的时候,也是要跟着糊涂的,所以杨尚荆扬天打了个哈哈,说道:“倭寇也是人,而且如今的倭寇,来源驳杂,可不止日本落魄武士之流,旧年张、陈之流的余孽夹杂其中,端的是真假难辨,就是沿海某些穷疯了的恶鬼,也是投于其中,想要打个秋风的,如此武装何须十九个卫所?但有两千人,自然是反手可灭。”

    徐尚庸跟着点了点头,就看着杨尚荆笑了笑:“本官上任这备倭衙门主官,也已经有了月余的功夫了,宁波府、台州府、温州府三府之中的卫所,却也没有前去走动走动,如今兵甲齐备了,总也要出门走走的。”

    稍稍停顿了一下,杨尚荆搓了搓手,继续说道:“也罢,传令下去,明天就从这台州府南下温州,然后一路北上,也好看看这一路卫所的军备、人员到底如何,本官也好有个准备,定下个剿倭的策略。”

    徐尚庸点点头,突然低声说道:“不若……便从这温州府的盘石卫查起?既是名为磐石,想必也是坚若磐石……”

    杨尚荆深深地看了自己未来的大舅哥一眼,突然笑了:“既是说好了由南到北,总不能途中插了队,温州府最南的卫所,本官没记错的话是金乡卫,便从金乡卫查起罢。”

    刘启道和徐尚庸的关系自然不必多说,刘启道能猜到自己的意图,徐尚庸自然也会接到风声,这一点杨尚荆倒是没什么意外,不过有些事儿,关系再近,基本法还是要讲的,所以徐尚庸点点头,一脸的惭愧:“确是末将唐突了。”

    等从小校场回了县衙,刚刚洗过手脸,端起茶杯来,忠叔就从后宅赶了过来,将一封信递给了杨尚荆,脸上全是古怪的神色:“少爷,那个徐珵,在初入山中剿匪的第一天,便遭了刺杀,险些殒命,如今辞官回乡了,说是在闽北感了风寒,如今阴寒入体,有郎中嘱咐,断不可再在山高林密处行走,以免病情加重,如今闽北总督剿除矿贼的官儿,却是空了的。”

    杨尚荆愣了一下,眯着眼睛看了看信笺,就感慨了一声:“倒是个聪明的人物,如此一来,便是这福建的富户乡贤再想动他,也要琢磨琢磨个中利弊了。”

    徐珵自己坏了规矩,要是死在剿匪的路上,那肯定就是光荣战死,没有半点儿阴谋论生存的余地,冲着在翰林院装过逼、都察院跑过腿儿的经历,拉下来个千户之类的武职给他陪葬,也就算仁至义尽了,可是他这一辞官,也就变相地给福建当地的大户跪了,按照一般的套路,这事儿也就算完了。

    毕竟如果刺杀了一个卸了任的钦差,综合一下之前徐珵做过的事儿考虑,以王振为首的内廷就算不从阴谋论的角度考虑,都得从这一方面入手查徐珵的死因了,到时候拔出的萝卜带出的泥,总会有人家因此受损的。

    反倒是徐珵,因为有翰林院装过逼、都察院跑过腿儿的经历,只要等这事儿的风头过了,在中枢找人递个话儿,走动一番,起复还是有可能的,毕竟病好了,还是要报效国家的嘛。

    而且因为他在翰林院装过逼、在都察院跑过腿儿,起复之后肯定不能是正七品的小官儿能打发的,正五品郎中起步,甚至时佥都御史都有可能,总地来说,这波儿不算亏。

    “如此人才,可惜了。”忠叔眯着眼睛点点头,声音里面就带着点儿惋惜。

    福建的大户按照规矩,可能不会追究了,但是这人到底是算计过杨尚荆的,这一点可不会因为他辞官而消失,特么的杨荣在南京的时候喷常家傻逼,常家都能记仇记到杨尚荆的身上呢,所以说,这个徐珵必须得死。

    “是啊,可惜了。”杨尚荆有点儿感慨地点点头,虽然作为一个学过马原毛概邓论思修的社会主义四有青年,他对于观星之类的技术有些不能理解,但是他还是觉得徐珵这人必须得死,“那位张爷可是到了黄岩县?明日戬要带人南下金乡卫,依次北上,查验各个卫所军丁、武库,今天却也要抽出些时间,和老蔡这个师父好生聊上一聊。”

    忠叔点点头,笑着说道:“这倒好说,这张家的势力,比之杨家便是庞然大物,便是在苏州府,想要动一个因病致仕的前都察御史,也不过举手之劳,老仆这便让人去安排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