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一七章 套路
    第二一七章

    卖鸡蛋减税这一招儿,说出来也还是无奈之举。

    说白了他只是一个正五品的县令,理论上说,除了黄岩县这一县之外,他的行政命令是辐射不出去的,三府的卫所他倒是能影响影响,然而也仅限于军令,毕竟军户下面的一亩三分地,那是都指挥使、指挥使们的盘中餐,断人财路和杀人父母,无论在哪个年代,都是差不多的。

    偏偏想要量产颗粒化火药,还必须用到大量的鸡蛋,那就只能从黄岩县这个层面上带动整个台州府、乃至整个浙江的禽蛋类生产积极性了。

    卖鸡蛋可以免除一部分治安管理费,实际上针对的是大户控制下的商铺,毕竟大户的影响力比较大,产业也比较大,手底下控制的人口、田亩也比较多,最重要的是渠道也广得多,相比于进鸡蛋需要的那些钱,他们对减一部分治安管理费显然更有兴趣一些,所以他们会主动带动控制下的人口进行禽类饲养。

    然而杨尚荆又设了个指标,“多卖鸡蛋朵免费用”,所以这帮人为了尽可能多地减税,肯定要大肆从周边的府县购入鸡蛋,这样就能带动其他府县产业的增长,毕竟这年月没有饲料这种神器,机械化养殖之类的技术更是连个影儿都没有,一只鸡可没办法像五百年之后那样,打着激素一两个月就出栏,产蛋量、产蛋率什么的更是玄学之中的玄学,这一切,都要用时间来带动。

    不过现在嘛,因为实验室生产的这点儿火药产量还不够,所以杨尚荆给设定的鸡蛋数额,说白了也不算高,甚至可以说很低了,为的就是打下一个基础,以后慢慢往上加码,慢慢地让大户们跟着加码,最终神不知鬼不觉地完成鸡蛋产业链条的完善。

    最重要的是,一旦碰上鸡瘟,大户们的抵抗能力要远远高过普通的散户,这对于杨尚荆治下的黄岩县的稳定,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项了。

    至于鸡蛋开始上市了之后怎么处理,其实也好办的很,现在刨出去实验室,也就是南山上那座道观需要用的,剩下的一律装船带走,杨家纵横闽北这么多年了,白手套还不多得是?到时候一只经商的白手套买了去,给另一只混黑道的白手套改善伙食,还不是轻而易举——杨家的白手套来这里行商,杨尚荆可是给直接免税的,一进一出,那点儿鸡蛋算个卵?

    反正吧,下面大户的行动力,是被这一手给带动了,很是用优惠价格从乡里“收购”了一批鸡蛋鸭蛋之类的,摆在商铺里面试试水,结果等到治安司下来巡查的时候,还真就照着鸡蛋给发牌子,牌子上写着减某日治安费多少,很有种童叟无欺的架势,说是等到了月底缴费的时候,拿着这个可以给直接免去一部分税款。

    于是大户们的热情瞬间就被带动起来了,那点儿鸡蛋就算没人买,全都扔了,也要合算得多嘛!

    然后几个操着闽北、闽南、浙南口音的汉子就粗线了,带着家丁,将市面上能看见的鸡蛋直接买去了接近一半的数量,然后还白纸黑字地和这帮大户签下了一堆的合同,大户们的心下顿时更加笃定了,黄岩县开展的“养鸡大生产”的活动,瞬间如火如荼。

    就在这么一段时间里,杨尚荆手底下的这些兵丁的甲胄,也顺利入库了,为了体现两京六部的文官大佬们和南京勋贵守备集团对这个备倭衙门的重视,一个千户所的兵丁数,直接给加强了,编制直接翻番儿,给了两千一百人的编制,金贵的了不得的甲胄,一次性就给运来了一千套,而备倭衙门下面的人手,算上那边邢宏放支援的两百人到现在也没突破五百人的人数,百分之二百的着甲率,我就问你怕不怕?

    至于大明朝工部直属的军器局制造的强弓硬弩、砍刀藤牌之类的,更是按照杨尚荆练兵的思路,一次性给发来了一千人的装备,这个待遇,简直就如同亲儿子一般。

    库房之中,杨尚荆伸手抓起一把单刀来,仔细看了看刀口,然后对这前面的空气挥了两下,不挂一丝风声,虽然因为材料学等技术的缘故,五百年后零售价五百块以上的管制刀具随便拿出来一把都能把这玩意砍成废物,但是放在这个年代,这玩意就算不能写成蓝字儿,绿字儿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汝精通武艺,又是勋贵家族出身的,名家的锻造和这军器监批量生产的武器,想必也是接触过不少,且来看看这刀到底如何。”杨尚荆把刀子递给了身后的徐敏英,他调来没多久,就被杨尚荆选在了身边,做个贴身的侍卫,一方面是因为他救过自己,武艺也的确高超,另一方面,也是给魏国公家表明一下态度,自己身边儿都用上了徐家的人,岂不是已经打定主意和徐家一个鼻孔出气儿?

    随即,杨尚荆转手抽出一把长枪来,抖了两下,虽然他没认出来这是什么做的枪杆子,但是就看这个韧性,也不是什么粗制滥造的货色。

    徐敏英接过长刀看了一下,也舞动了两下,这才说道:“刀的确是好刀,虽然比不上某这环首刀,和倭寇那些精工打造的倭刀也没法比,却也堪称精品了,比起寻常卫所士卒的武器,着实要高明太多了,便是各个都司辖下的亲兵,能有这般兵器的都是少数,若是这批军械均有如此水准,备倭衙门辖下军丁的战力,只怕要凭空高上三成啊。”

    “如此便好,等下本官发个批文,从这里调出来一批装备,先把麾下的人手武装妥帖了,磨合个一两日,便去南边寻那盘石卫指挥使的晦气罢。”杨尚荆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将长枪插回原处,转身向外走去。

    特么的自己这个备倭衙门,可是北京内阁、六部的大佬们一通乱喷弄到的,为了这个,于谦于廷益这个文臣的标杆还在朝堂上一通乱喷,谁敢在自己这个衙门的军器上动手脚,只怕分分钟就得被五马分尸,不精良?不精良才有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