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一六章 一步闲棋
    第二一六章

    有了一个牛叉的媒人“撮合”,杨尚荆今后“婚姻美满”是肯定跑不掉了的,不过这信使到南京还得有一段时间,所以这会儿杨尚荆在等待结果的同时,又在黄岩县下了一步闲棋,为了给颗粒化火药备足材料,他要吸引商户们卖鸡蛋,从而促进鸡蛋生产。

    “嘿,你们谁认字儿的,过来帮忙看看。”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高声叫嚷着,“这治安总检察衙门的门口,怎地就多了这么一张公文?”

    汉子虽然不认字儿,但是那大红的官印还是认识的,户房的大印虽然比之杨尚荆的县令官印小了不少,却也颇为醒目,于是随着这汉子的叫嚷声,这处小院儿的门口很快就围满了吃瓜群众。

    因为县衙内部空间有限,这么个新成立的衙门已经没法在县衙里面安置了,所以陈斌索性就在县衙的后身儿找了个小独院儿,把自己的办公地点摆在了这里,户房负责打算盘的人往这儿一带,收了银子入了账,转手就进了府库。

    自从黄岩县治安总检察的官职落在了陈斌的身上,这个小院儿就成了各个商户进的最频繁的地方了——经历了几个“帮派欲孽分子”的打砸抢之后,黄岩县所有的商人都知道了,想要安安稳稳地在这黄岩县赚钱,你就得好好伺候着这治安总检察,五分之一的抽税就不说了,你还得多少捐一点儿意思意思。

    就看见一个穿着长衫的士子排众而出,站在那榜文的下面,嘴唇蠕动了几下,显然也是看的挺吃力的,就有那按耐不住性子的,冲着榜文旁边的治安司差役喊道:“这位差爷,这榜文上写的都是啥啊?”

    “莫管写的是啥,总计是和你这种人没甚关系的。”那差役把眼珠子一翻,就是一瞪,这年月区分贫穷还是富有的方法简单得很,看他人不认识字儿就行了,要是连字儿都不认识,一准儿的泥腿子,对于泥腿子,这差役而言就算个屁。

    那人“啊”了一声,脸上就有些发红,不过看了看差役腰间挎着的长刀,终究没敢再说什么,只能抻着脖子在那儿等着。

    过了好一会儿,那士子这才读完了上面的文字,大声说道:“这告示上写着的,若是城中商户有出售禽蛋者,不拘甚么鸡蛋鸭蛋还是鹅蛋,商铺治安费统统少收一成,数量越大,减免的治安费越多,最多可以减少五成。”

    “哦。”老百姓们发出一声恍然大悟的声音,然后慢慢散开,既然是收那个劳什子的治安费的,就和他们这帮不经商的没有任何关系了,有功夫看这个,还不如回家看孩子呢,可是他们散了,有几个激灵的小厮,却是拔腿就跑,回去告诉自己的东家了。

    自从这治安总检察上线之后,城中的治安那是瞬间就好了不少,成规模的帮派被连根拔起,剩下的那些小偷小摸的,一个个也是噤若寒蝉,有那么一个两个的饿疯了,想要在街上打点儿野食儿填补填补肚子,立马就被路过的治安司差役摁在地上一通儿毒打,最倒霉的还要去牢里吃上几天牢饭。

    毕竟现在这治安司里面,很是有一部分人手,就是当年各个帮会里面的精英,对于这些打闷棍、套白狼、掏钱袋、拍花子之类的勾当,熟悉的很,一个个不说称宗道祖的人物吧,总比外面这些散兵游勇强上太多了,别的不说,大街上看见有什么小动作的,八九不离十就能分辨出来了,以至于户房那边哭着喊着要开路引去外地“探亲”的青皮流氓,数量瞬间剧增。

    对于普通的老百姓而言,这当然是好事儿了,不过对商户嘛……那就要分开看了。

    那些大商户,身后站着的,就是黄岩县的大户,也就是乡贤,原本的那帮帮会分子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找这种商户的麻烦,毕竟……他们的身后也是这些大户,强碰下去,肯定是自己这边儿先死个透,能够喊打喊杀的小瘪三大街上随手就能用铜钱招到,可是这能算账的账房先生,尤其是那些好的账房先生,便是花钱也是请不到的,可治安司这玩意是县令杨尚荆的力推,大户们可不敢多说什么,这钱,捏着鼻子也就交了、

    对于那些中低端商户,倒也没什么,只不过把往日里交给青皮流氓的保护费变成了治安费,原封不动地交给这些治安司的差爷罢了,没甚么损失。

    可是呢,人心这东西就是奇妙难测,似乎是觉得官府不会与民争利,很好讲理,其中有几个小地主家的商铺就很干脆的拒绝交这个治安费用,而且一个两个说的振振有词,治安司的陈斌呵呵一笑,根本不合这帮人争论,带着穿着公服的差役大摇大摆地走了,根本没就不强求,于是当天,缴纳治安费用的商户人数瞬间减少了一大半。

    等第二天,挑头儿不缴纳治安费的那几家铺子,就被青皮流氓给砸了个稀烂,带着状子想去击鼓鸣冤,结果在县衙外面就被拦下了,刑房的胥吏特客气地指了指县衙后面的方向,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如今县尊吩咐了,城中所有事渉商户的案子,统统归治安司管辖,你等可去衙门后面儿的那个校园,找陈斌陈检查递状纸,那边自然有刑房的文书收纳你等的供状。”

    于是这帮小地主就是一抖手,这尼玛还怎么玩?明摆着嘛,那帮打砸抢的,就是没穿公服的甚么治安司差役,他们这要是去递了状纸,基本上就是陈斌一拍惊堂木,大喝一声“堂下何人,状告本官”的节奏,于是一个两个垂头丧气地收了状纸,准备好银钱就往治安司投递去了。

    治安费用是店铺利润的两层,也就是相当于百分之二十的商税,挺合理的,如今只要卖鸡蛋了,至少能减少一半?这简直……简直就是德政啊,还不让自家掌柜的从周边府县进点儿鸡蛋来卖,等啥呢?

    ……那个张凤张子仪,确有其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