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一五章 牛掰的媒人
    第二一五章

    左等右等,福建老家那边的消息终于算是回来了,很显然,关于杨尚荆的婚事,建安杨氏内部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甚至是族老们的一番争论之后,才拿下来的结论,否则就凭着福建建宁府和浙江台州府之间的这点儿距离,总也不至于磨蹭这么长的时间。

    杨尚荆捏着手中的信函,算是长出了一口气,还在结果不差,建安杨氏最终还是同意了这桩婚事,而且打算派人去南京走动走动,说动现在这个南京的户部尚书站出来,帮忙说个媚,可以说是下足了本钱。

    “本家能有如此决断,却也是殊为不易啊。”忠叔叹了口气,抖了抖杨尚荆递给他的信纸,一脸的感慨。

    杨尚荆点了点头,也跟着叹了口气:“今时今日,戬为正五品郎中,总领三府备倭之事,总也能入得了内廷之眼了,再加上前日里几番动作,便说是眼中之钉、肉中之刺,想也不为过,到如今还能这般,也是家中爱护了。”

    反正政治嘛,如果杨家对杨尚荆出于一个放养的状态,那么一旦内廷的王振真正掌控一切的时候,杨家来一个切割止损,将杨尚荆的名字从族谱里面拿掉,王振对杨家的怨恨,想来也就到此为止了,毕竟做人留一线,时候好相见,上层如果不按照规矩来,给建安杨氏来一个赶尽杀绝,只怕就会寒了天下士族的心,可一旦杨家请动了南京户部尚书张凤给杨尚荆说媒,那就不一样了,以后想要切割止损,都没有办法做到。

    对此,忠叔倒是不以为意:“这王振本就是个穷酸秀才出身,对这大明朝官场规则的理解,只怕还不如寻常的六品主事,但看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便知,有了圣眷便是无所不为,偏生如今的皇上又是个耳根子软的,若是少爷败了,本家即便是将少爷宗谱除名,只怕也要大受牵连的。”

    略一停顿,忠叔笑了笑:“更何况,本家与王振的矛盾,根子上是在老太爷身上的,少爷……也不过是承了祖辈的恩怨罢了。”

    杨尚荆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一旦一个人有一次不按规矩出牌,那么他的后续就很难获得别人的信任,王振从上位掌权以来,不按规矩出牌的次数有多少了?所以想让建安杨氏这种家族相信王振,就如同痴人说梦一般,最重要的是,杨家和王振之间的矛盾,实际上是出在已经故去的杨荣的身上,难不成他们还能把杨荣的坟给刨了?

    所以杨尚荆就将话题转开了:“却不知这南京户部尚书张凤张子仪,是何出身?”

    南京六部,如今基本上就是个公文转运中心,除了兵部尚书参与机务之外,剩下的基本上就是在卖萌,等着那一天皇帝陛下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们一眼,把他们调回北京城做真正到了六部尚书去了,然而被下放到南京的,基本都是在北京靠边儿站的,就比如徐琦这个兵部尚书吧,出身甘肃,朝堂上就他一个甘肃的进士,没有乡党,能力再强有个卵用?去南边喝水鱼汤吧!特么的北京城里面这么多侍郎、副都御史、佥都御史之类的官儿排着号呢,哪有你们啥事儿?

    所以杨尚荆看着这个人,也不免有些疑问。

    “此人出身河北安平,乃宣德二年的进士。”忠叔想了想这个人,然后面色有些古怪,“此人与旁人却也不同,观政之后,直接便是刑部主事。”

    卧槽,他姓张,不姓赵啊,咋这么牛掰?特么的其他的六部主事熬了多少年,眼看着胡子都白了,结果你特么刚刚观政下来,直接就是主事?插班插得有点厉害啊!

    杨尚荆眼珠子瞬间就瞪圆了,这人的晋升,比他这个从知县直接晋升成郎中的还特么玄幻,毕竟自己这是有实打实的功劳的,还有上面北京各位文武大佬的力推,于谦于廷益更是差点儿就在朝堂上骂娘了,就这样皇帝还特么不情不愿的。

    看出了杨尚荆的震惊,忠叔干咳了一声,说道:“其父张益,乃永乐朝给事中,用了八年随太宗皇帝御驾亲征,于漠北马革裹尸,故此朝中文武对其家多有照拂,他这位置,乃是宣宗皇帝钦点的,其实是借了其父的光,虽是有些过了,一时间却也无人敢多说甚么。”

    杨尚荆眉毛一挑,瞬间恍然大悟,这特么……也是祖宗余荫照拂啊,随着朱棣御驾亲征漠北的文官不少,但是能以一个给事中的身份,力战而死的,估计不会很多,所以这些人的事迹,不用皇帝吩咐,文官儿们带着士林清议就会自发地吹捧,别的不说,吃人血馒头这事儿,古已有之嘛,或许不同的地方,就是在吃人血馒头的时候,流血那位的家人也能跟着借借光,毕竟大家都是一个阶级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吃香太难看有辱斯文。

    所以杨尚荆脸上的笑容也就多出了明悟的意味:“昔年大父随军之时,常伴太宗皇帝左右,想必是没少说这位张益的好话,给张家谋些实惠罢?”

    人血馒头都端上来了,不吃一口简直就是浪费,太特么丧良心了,所以当时随军的杨荣肯定是要吃个痛快的,给自己留个好名声,给文官儿们,或者说地主阶级赚一个忠君爱国的名声,双赢嘛!

    忠叔点点头:“宣德二年的春闱,主考乃是南杨大学士,故此此人和内阁的关系,便是又近了一层。忠良之后,又有内阁护持,这才在本朝初年超迁户部侍郎,因为老太爷昔年对他多有照拂,故此本家的请求,加上魏国公的身份,足以促成此事,待家中的信件到了南京,也便是少爷成婚的日子了。”

    杨尚荆点点头,眯起了眼睛,心里想着的却是另一回事儿:“如此说来,这南京的京官儿,却也有些藏龙卧虎的气象,今后却不可轻易下甚么论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