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一二章 聪明人和聪明人
    第二一二章

    如果不是敌人的话,和聪明人打交道,还是很省心、很省力的。

    所以杨尚荆和刘启道的谈话,轻松愉快,但凡是杨尚荆给了个头儿的,刘启道都能很快地给出个尾来,而且是很让杨尚荆满意的尾,就比如说吧,刘启道这个断事管的是三府之中卫所的军纪的,杨尚荆只是略微提了提“军饷”的事儿,刘启道就引用大明朝的律法,把军纪、军规复述了一遍,而且是各种条例全都捡严的说。

    刑罚走上线,这才是新官立威的不二法门,而且,只有在自己的辖区尽可能清除旧有势力,才能更好地做到掌控,同时用这些空闲下来的官职编制更强、更庞大的利益网络,毕竟新上任的官儿,对下面的掌控程度不够,没有树立绝对的权威,只能仰仗主管官僚的权威,才能对下级进行有效控制,不会在短时间内出现阳奉阴违之类的状况。

    目送着刘启道出去,杨尚荆的嘴角就翘起来了,无论这刘启道是不是已经看过了中军都督府送来的相关文牍,他能给出这番答案,再加上他谦恭的态度,就足以证明,他已经算是站在自己的这一边了。

    “少爷,老家刚刚传来了消息。”忠叔走到杨尚荆身后,低声说道。

    县衙和备倭衙门毕竟不是一个地方,所以忠叔从县衙的馆驿里面收到了信件之后,还是一路赶了过来的,毕竟现在岁数也不小了,靠近杨尚荆的时候热气蒸腾的,显然是出了不少的汗。

    杨尚荆接过信封看了看,上面的密语、暗记完好无损,而且是第二级别的暗记,因此忠叔这才没拆开,不忘本的高地位忠仆,这才是任何一个家族都梦寐以求的下人。

    撕开了信封,杨尚荆从里面抽出信笺来,展开阅读,眉头渐渐挑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绽放:“原本还想着撺掇一下福建的豪门大户,给这个徐珵一个好看,却想不到,还不等咱们杨家出手,便已经有人按耐不住了了。”

    说着话,杨尚荆把信笺递给了忠叔:“果然是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啊,这帮大户出手还真不含糊,至少二十个死士,各个还都是闽北厮杀出来的好汉,军中又有人策应,这徐珵此次,只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闽北的银矿,自本朝初年关闭之后,便一直是闽、浙、赣三省大户的钱袋子,那叶宗留,也不过是某几家培养出来的白手套罢了,别的不说,若没有大户点头,纵使是挖出来了银子,又有哪家敢收?”忠叔一目十行地看完了信件,摇了摇头,一脸的冷笑,“如今这朝廷,可是禁止白银在民间流通的。”

    大户的影响力体现在方方面面,可不是简单的“田地”、“知识”、“人脉”几个词儿可以概括的,可以这么说,皇权不下县的封建王朝,县下面体现的,实际上就是大户的意志,而县上面,很多时候也要在朝廷的意思和大户的意思之间做一个折中,就好像眼前这白银的产业链一般。

    “他自己坏了规矩,便是死了,也是自己找死。”杨尚荆冷笑着摇摇头,站起身来,背着手在厅中走了几步,“这徐珵倒也是好运气,刚刚到了福建不久,便遇上了大雨连绵,军队开不进山中,只能任由流民流窜,他整日深居简出,一应饮食也是官府厨下供应,便是大户,一时间也是找不到破绽取他性命,可是事到如今,这足月的阴雨已经停了,军队也是时候进了山,他这人啊,估摸着也就和秋天的蚂蚱仿佛,蹦跶不聊太久了……”

    一个文官儿,一个钦差,如果是在福建的某个城中被杀,那么用屁股想也能想出来,这货是因为某些事情得罪了坐地户,被暗算了,但是如果在军中被杀,那就是两个概念了,毕竟军中刀剑无眼,现在英国公张辅的老爹张玉都能力战而死,更何况一个七品的都察御史了,所以大户们选择在军中刺杀,基本是没得跑的。

    毕竟够分量的大户,基本和卫所的军官们都有些不能言说的、肮脏的腚眼子交易,能够参与到银矿偷采、培植矿贼流匪这种造反活动之中的大户,体量最小的,估摸着也得有十个黄岩县黄家的大小,否则的话,正五品的千户、正三品的指挥使凭什么拿正眼看他?而有了十个黄家的体量,影响的就不是一个两个县城了,而是一个两个府城了。

    “少爷就这么想这个叫徐珵的去死?”忠叔眯缝着眼睛,有些不解,杨尚荆在翰林院装逼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因为杨荣的遗泽在,加上他自己也出手阔绰,为人豪爽,也没怎么得罪过人,忠叔自己也没听说过杨尚荆和这徐珵起过冲突。

    杨尚荆点点头,很笃定地回答道:“他太聪明了,有选择站在了内廷的那边,那么,他就只有死了,至于个人的恩怨……当初戬虽和他同为编修,却也交流不多,不过略知此人的功利心颇重罢了,一个功利心重的聪明人,做出什么事情来,都是很有可能的。”

    高智商犯罪从来都是可怕的,忠叔对此表示赞同,所以沉声问道:“那么,依少爷的意思,咱们杨家也要出上一份力?”

    杨尚荆沉默了一下,摇摇头:“这个时节,终究不好脏了自己的手,这徐珵终究是个钦差,若是那王振发了疯一般严查下来,少不得要露出些马脚来,此间的事儿……和龙虎山的张家可有联系?”

    忠叔想了想,点点头:“龙虎山张家传承前年,自本朝太祖即位后被高高挂了起来,虽是封赏不断,但民间的影响力已然大减,估摸着也只能在这金银俗物上找找存在感了,这财侣地法,财终究是要排在第一位的。”

    杨尚荆笑了笑,点点头:“若是那家真个掺和了进去,那便是好的,这事情终归不是一时一日能解决的,先给家中去信,查查有无联系,若是有……只管给张家递个话,这徐珵观星之术颇有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