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一零章 夜袭
    第二一零章

    酒足饭饱,收获了一个江苏厨子的徐珵心满意足地走出了中军大帐,在侍卫的带领下回了自己的营帐歇息。

    说实话,他来这里,也就是看个热闹、表明一下态度的,他虽然读过不少书,但是用兵之道还是一塌糊涂,这么点儿自知之明,他这个未来的首辅还是有的,所以索性就把排兵布阵的事儿交给了这些卫所军官全权负责,只要不出甚么大乱子,都好说。

    总体而言,今天晚上的晚餐十分的让他满意,毕竟军营之中除了不能夹带女人之外,酒肉是都有了的。

    走在路上,徐珵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恍惚间就看见天上有红光闪动,他吓得一个激灵,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方才喝的那些酒水,全都化作冷汗流了出来,可当他定睛观瞧,却是甚么都没有看见,不由得自嘲一笑:“想来倒是自己多事,如今身边带着两千余士卒,天下大势又不曾有变,何来红光报凶只说?”

    寻思着这些,他进了营帐倒头就睡,虽然没有了那股酒意,但是白天的奔波对他这个书生而言,还是太过辛苦了些。

    “你们是谁?报暗号!”

    一声爆喝猛然从门口传来,将睡梦中的徐珵吓得一个激灵,不等他睁开眼睛,觉着周围异常的热,等他睁开了眼睛,就看见身周早已被火焰所包围,自己的这一顶帐篷都被烧了起来,外面丁零当啷的刀剑碰撞声传来,伴随着兵丁们的喝骂声。

    帐篷的帘子猛然被挑开,吓得徐珵连忙伸手抓住枕边的长剑,勉强站起身来,大声喝问:“来者何人?”

    他虽然是文弱书生,但是毕竟是地主家庭出身的,营养好,身体底子也好,早年也学过几手耍帅的剑术,这会儿也顾不上许多了,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就看见一个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从火光中走出,穿着粗气说道:“徐侍御,快随标下来,有贼人袭营!”

    徐侍御看了看他,正是王振派在他身边的侍卫,一手好刀法舞的水泼不进,放在锦衣卫中也是挂的上号的,所以他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将圣旨揣在怀中,握着长剑,跟着这个侍卫走出了营帐,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边跑边问:“其他各处,如今怎样了?”

    “其他各处并无甚么异常,这些贼人似乎是直奔侍御而来。”这个侍卫一边护着他,一边儿回答,“贼人数量不多,也就十人上下,若非是一个巡夜的兵丁在附近小解,将他们发现,让巡逻的兵丁将他们围了,只怕侍御如今已是危矣,只是那贼人在慌乱之间未敢深入,只是抛掷火油罐,将侍御的营帐引燃,便匆匆而退。”

    徐珵回头看了看正在着火的房子,禁不住打了个冷战,如果真是被人摸到营帐里面,哪怕他是清醒的,都得被剁下来脑袋,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汝可知,这巡夜的兵丁可曾抓到了活口?”

    侍卫摇了摇头,报以一声苦笑:“这十余个刺客端的是高手,一个交手便杀伤了四五个卫所士卒,标下恐徐侍御被刺,故此不敢追击,也不知如今是甚么光景了。”

    于是徐珵不打冷战了,直接冒冷汗了,他只感觉自己后背上的衣衫被顷刻间湿透了。

    他知道,这是自己在京中提议开银矿的事儿传到了东南之后,被福建、浙江、江西三省之中,靠着这个银矿增加额外收入的大户们知道了,就此展开的报复,寻常的流民,最强壮的也不过是失了地的农夫,哪里会有这般的身手?便是那号称东南拳脚无敌的贼首叶宗留,也不过是个做过衙役的货色,莫说是十个叶宗留,便是二三十个,也没办法在这整整两个千户所的士卒之中来去自如。

    他现在要算计的,就剩下了一个,那就是……到底有多少个大户参与了对他的算计,如果这十来个人只是先头,那么后续的,就可能是连绵不断的刺杀了——那片银场能够产生出来的利润,能够让皇帝念念不忘,就能让所有的江南大户垂涎三尺。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句话即便是在地主阶级内部,也是一条不可动摇的铁律。

    等到了中军大帐,徐珵就看见唐恩猛一脸怒气地站在那里,一双眼睛睁得和铜铃大小仿佛,正在那里暴跳如雷地喝骂着:“一群废物,都是废物!算上民夫,足足近五千人的大营,居然就被人直接摸了进来?今天夜里是那个千户负责巡夜?”

    站在他下首的一个指挥使脸色也不好,不过还是说道:“老唐你暂且熄了怒火,今天这事情来的蹊跷,若那叶宗留所部真有如此精锐,当日只怕孙都司就不是什么重伤了。”

    绝对的精锐,在这个时代就意味着绝对的杀伤力,一把利刃直接刺穿中军,瞬间就能让敌人士气崩溃,所以听了这话,唐恩猛也是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平复了心情,见徐珵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也算是彻底放松了:“徐侍御无事便好,本将业已派人去追击凶手……”

    他的话刚刚说到一半,就看见一个百户撞进营帐之中,浑身是血,单膝跪地:“回将军的话,标下率四十余人追击,不曾想那贼人如此凶猛,仅一个照面,便将标下部属杀伤一半有余,标下不敢再追,那伙儿贼人遁入山林之中,已然不见了踪迹,还请将军恕罪。”

    唐恩猛的眉头瞬间就跳起来了,他大步向前,就想给这个百户来上一脚,徐珵当面,怎么也得先卖徐珵个面子才是,可走到近前,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百户的左臂上鲜血淋漓,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胸前棉甲破碎,露出里面的铁板来,伤口上血流如注,连忙吩咐道:“贼人凶狠,倒也怪不得你,先下去包扎一番!”

    徐珵看着那浑身是血的百户,一股绝望渐渐涌上心头,这一瞬间,甚么功名利禄、甚么封妻荫子、甚么光宗耀祖,全都被他抛去了九霄云外,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浮现在脑海之中——辞官归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