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零七章 婚事
    第二零七章

    魏国公托你给我带个话,只要我投靠了南京,黄金大大地有?

    杨尚荆一脑袋黑线地看着徐尚庸,别说一个魏国公了,就是把魏国公、定国公两家老徐家加起来,家底也未必能赶得上建安杨氏的几个大一点儿的分家捏起来,毕竟财产在这个阶段,是要靠积累的,特么大明朝开国才多久?农耕文明的财富全靠时间积累,当然也可以靠抢的,然而勋贵们的吃相又不敢太难看,土地兼并之类的吃人的事儿,也不能做的太明显,至于皇帝的封赏……嗯,你看看皇帝就为了福建银矿,还得扮出难看的吃相,就知道什么叫地主家也没余粮了。

    不过吐槽归吐槽,杨尚荆还是静下心来,听着徐尚庸继续说道:“……大人说了,若是令尊并无甚么异议,便可请媒人去我家提亲了。”

    尼……尼玛,这真是要把老子拴在南京勋贵的这一架战车上了?

    本来站得好好的,杨尚荆听了这话差点就一个趔趄,纯粹是受了惊吓,嗯,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这是封建年代谈婚论嫁的常态,基本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或者靠着门当户对的婚约搞政治联姻,想要提前看见自己的未婚妻或者是未婚夫,都是痴人说梦,然而杨尚荆没想到的是,魏国公居然会让徐尚庸这个嫡子来告诉自己这个消息。

    杨尚荆勉强稳住了心神,然后沉声说道:“多谢魏国公的看重,前日里戬已修书寄回家中,询问婚事,料想这几日也就有了结果,若是家父同意,定然会找一个够分量的去国公府上说项说项。”

    老牌的世家想要在朝堂上取得话语权,一个是派大量的族人做官,另一个就是和朝堂上的大人物搞搞联姻,两者兼备的叫门阀,最顶级的世家,不过早在隋唐年间,随着科举制度的推广、朝廷官方对经义解释权的获取,让大量的族人做官、或者说是让打量的门生故旧做官的路子,已经是走不通了,小地主阶级的兴盛,注定了朝廷选官来源的多元化,风流如建安杨氏,也只是杨荣撞了大运得了圣眷,才让本家更添了三分的威风罢了。

    至于联姻的事儿就太多了,典型的例子,其实就可以举一下隋唐年间的旧事了,天可汗李二陛下手底下的几大走狗里,房玄龄的老婆姓卢、程咬金的老婆姓崔、张亮的老婆姓李……这就是下注的一种,魏国公这种世镇南京的勋贵头子,大明朝顶级的皇亲国戚想要和建安杨氏联姻,那么只要杨尚荆和建安袁氏的婚事没有定下来,杨家就绝对不会拒绝这种诱惑。

    到时候建安杨氏有名望、有钱,魏国公徐家有人、有权,还不是一段大明朝文武和睦的佳话?别说杨尚荆今后的仕途要好走了许多,便是杨家在东南这边的卫所上的声望,就能从“尊敬”刷到“崇拜”,到时候干点儿什么事儿,谁还敢阻拦一二不成?

    徐尚庸显然很满意杨尚荆的表现,他微微点头,笑着说道:“若是令尊属意,今后尚荆兄和我们徐家,便是如同一体一般了。”

    对于徐尚庸这个说辞,杨尚荆倒是不置可否,只是点头表示同意,特么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就是到时候我被内廷的大佬弄死了,魏国公也能找出无数种说辞来,大不了到时候让自己女儿上个吊,也就把自己真正地摘清了,看看当时他自己灭了黄家的时候,张家直接弄死一个黄家的女儿有多干脆就知道了,在家族延续面前,在封建礼教的束缚之下,什么仁义道德都是狗屁。

    深吸了一口气,将这些信息暂时屏蔽掉,杨尚荆将语气放缓,慢慢说道:“徐总旗可去备倭司衙门领了文书,出城去巡检司的小校场,和手下的并丁们见个面了,徐总旗带来的人手,也要多加操练,日后总归是有大用的。”

    徐尚庸笑着后退半步,行了个礼:“末将遵令。”

    听着徐尚庸的脚步远去,杨尚荆慢慢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眼中已然全是坚毅,俗话说得好,生活就像强×,如果无力反抗,那就得好好忍受着,他杨尚荆现在说穿了也就一五品小官儿,在这封建年代根本没有向着封建礼制挑战、寻求自己爱情的能力,那就去他娘的爱情,选择利益最大化吧,最起码和魏国公家联姻了之后,不说翻本的可能吧,最起码搞事情的底气要足上不少。

    忠叔就站在一边看着杨尚荆,当他看见杨尚荆转身的时候,杨尚荆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一如的此事浙江的天气:“忠叔,关于戬的婚事,家中如今可曾有了回信?”

    忠叔略微一愣,这才回答道:“这倒是不曾有,不过估计也是快了,前日里老仆刚刚给家里去信催问了一番。”

    停顿了一下,忠叔眯着眼睛,略带犹疑地问道:“却不知道少爷突然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刚才那徐尚庸和少爷说了什么?”

    杨尚荆点了点头:“魏国公打算将嫡女下嫁,若是大人点头,自可以找人上门提亲了。”

    忠叔倒吸了一口凉气,重重地点了点头:“老仆这便再修书一封,以八百里加急送回家中,请族长定夺。”

    杨荣在的时候,什么国公、侯爷也就那么回事儿,但是现在杨荣不在了,公爷、侯爷对杨家的重要性就体现出来了,忠叔自然是知道的,别说之前和袁家的婚事就是个意向,连个八字儿都没有一撇呢,就时交换了八字,那也是得找个够分量的老道出手,仔细地批算一番,再得出一个“夫妻相克”的结论出来。

    封建礼教毕竟是死物,有太多的方法可以绕过去了。

    杨尚荆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就多多麻烦忠叔了,稍后戬还要去一趟备倭衙门,和那刘启道聊上一聊,这诚意伯的子孙,却也要叮嘱一番,免得误了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