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零六章 肮脏的PY交易
    第二零六章

    杨尚荆往南京发的信还没等发出去,徐尚庸就带着刘启道来了。

    仗着之前在南京城外“剿匪”的功绩,徐尚庸成功地混了一个正七品的总旗的官身,屁颠屁颠儿地跑到了黄岩县的备倭衙门听用,手底下带着足足两个小旗的魏国公府上的家丁,其中就有当日一把环首刀大杀四方的徐敏英——当然啦,现在徐敏英和他那二十三个弟兄的对外称呼,可不是什么魏国公家丁,而是实打实的南直隶兵丁,如今把军籍挂靠在了黄岩县备倭衙门下面,全套的兵部公函,贼溜。

    至于刘启道,虽然当年他祖上刘基刘伯温在朝堂上得罪了不少人,以至于老朱都不待见他,搞得现在诚意伯的爵位都被人插了一手,一直没人能世袭得上,但是呢,人家好歹也是会观星的能臣,当年在朝堂上或多或少也能结下一点儿善缘,像是爵位世袭这种事儿不好说话,但后代子孙谋个前程,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所以刘启道的身份,就挂靠在了备倭都司下面,断事司断事,正七品的官身,都司这种正二品衙门的断事司断事是正六品,杨尚荆这个正五品的衙门只给降了一级,也不知道是为了给刘启道镀金,还是给这个机构加点儿分量,不过总归是意外之喜,而刘启道本人呢,虽然是军籍,干的却是文官儿的勾当,处于一个薛定谔的武将状态,到时候是在军事系统内部升迁,还是往文官儿那边跳槽,有了这个官身之后,就比较好跳槽了。

    不过依着刘家的尿性,还是往文官儿堆里跳的可能性大一些就是了。

    “末将徐尚庸,见过上官。”徐尚庸一脸严肃地站在杨尚荆身后,对这杨尚荆深施一礼,“末将甲胄在身,不能全礼,还请上官恕罪。”

    官场上有官场上的规矩,勋贵子弟纵使身后有人,可一旦进了官场,也得按照规矩来,就好像现在的徐尚庸,之前可以仗着魏国公嫡子的身份和杨尚荆来个平起平坐,但成了下属之后,就必须要拿出下属的姿态来。

    杨尚荆转过身来,笑着将他扶了起来:“徐总旗毋须多礼,如今本官这麾下还没有直属的军官,还需多多仰仗徐总旗啊。”

    “郎中精通韬略,所进兵法,便是家中大人看了,也是赞不绝口,末将如何敢班门弄斧?”徐伤害嘿嘿一笑,脸上严肃的表情渐渐敛去,不过声音之中的恭敬却是不曾减去少许。

    杨尚荆笑着摇摇头,岔开了话题:“如今本官这麾下,也只有黄岩县巡检司那百余名弓手可用,前日码头一战,竟是折去了接近三分之一的人手,如今剩下的,也堪堪只有一个百户的人手,徐总旗若是不嫌弃,可以前往领兵。”

    顿了顿,杨尚荆换了个语气,慢慢说道:“巡检司之中那杨勤,原本是戬家中的护卫,虽不是甚么晓畅军事之辈,却也有好勇斗狠之能,前日里码头之战,也多亏他带人守住中军,未让倭寇突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如今这杨勤暂代执掌这百余人,戬已上书南京兵部,给他求了个小旗的官身,今后在尚庸兄手下听用,还望多多担待。”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如今杨尚荆成了正五品的郎中,备倭宁波、台州、温州三府,手底下的标志性力量,也就是那帮巡检司招来的弓手,肯定也得跟着变换一下身份,经过码头一战,折了六十来人,如今正好是相当于一个百户所的兵力,杨尚荆直接给他们求了个出身,洗去了身上隐户的痕迹,顺带着消了“差役”这种贱业的标签,让杨勤暂时带着。

    只不过杨勤没有什么官身,带着人也是名不正言不顺,所以杨尚荆就给他求了个小旗的身份,不过一个小旗带着百来人太过扎眼了些,如今正好徐尚庸来了,有着勋贵背景的总旗,加上备倭衙门的特殊性,让他用总旗的官身领着百户的军力,也就不显得那么扎眼了,同时还能保证麾下这股力量的完整性,而之后提点的那一句,也是告诉徐尚庸,那百来人是他的基本盘。

    徐尚庸听了这话,眉头就是一跳,眼中闪过喜意:“末将定当不负郎中所托。”

    他明白,杨尚荆把他这百多人塞给他,更多的是在表明一种态度,那就是杨尚荆决定和南京勋贵有更进一步的合作了,这可不是之前的那种空头支票了,这对于徐尚庸本人、乃至整个南京勋贵圈子,都有一定的影响,那就是南京勋贵从今以后可以往这个衙门里塞更多的子弟了。

    至于那个杨勤,徐尚庸也明白杨尚荆的意思,知道这是在告诉他,不要对那百来人做太多的调整,带兵练兵即可,反正他在这个总旗的位置就是划水镀金,用不着仨月就是试百户、百户升上去了。

    看着徐尚庸这么知趣,杨尚荆哈哈一笑:“徐总旗带来的这些人手,想必都是南直隶的精锐了,今后整合三府卫所士卒,以这些人做教头编练一番,总归是好的,便先跟着原本巡检司那一众弓手训练着罢。”

    徐尚庸带来的这些人不一定是什么军纪严明的货色,但个人武力出众、有点儿文化底蕴是一定了的,所以想要跟着巡检司那帮土鳖训练,入门也好、上手也好,都是极快的,而且可以玩的花活也多一些,以后让这帮人给下面卫所里挑出来的人搞训练,正合用。

    至于更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杨尚荆打算帮这帮人都谋个出身,权当给魏国公家送个人情了,三十六个人啊,哪怕只是三十六个小旗呢,对魏国公家也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东西。

    徐尚庸也是闻琴知雅意,一脸的笑意:“承蒙郎中看得起,末将手下这三十六人定当竭尽全力,以效犬马之劳。”

    说完这话,徐尚庸贴近了杨尚荆,低声说道:“尚荆兄,家中大人托我给你带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