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零五章 搭架子
    第二零五章

    关于这两个六品主事跑到这里来给他当佐官,到底是因为在南京吏部、兵部被排挤了,还是纯粹过来赌一个前程下一个注,还是朝堂之上的大佬们真的很看好他这个部门,都有可能,不过杨尚荆必须将这个问题刨根问题地搞清楚,因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如果是因为排挤的问题,他这个衙门今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做些什么事情,弄点儿什么资源,就得老老实实地打报告、走程序,小心做人谨慎做事。等做出一番成绩来,再大声和上面的说话。

    如果是单纯的赌前程,就证明朝中还是有人看好自己这个衙门的,他杨尚荆的行事作风,就可以带着一点儿“将门虎子”的霸气,用不着整天靠着和人卖萌,讨来些兵器盔甲。

    至于最后这个,直接把正六品的六部主事塞到这个衙门做活,那就证明他杨尚荆完全可以以龙傲天的姿态,向着浙江藩司、都司和南京户部、兵部要钱要人,甚至能向着南京吏部伸伸手,要几个官职。

    所以杨尚荆慢慢放下手中的文书,沉声问道:“二位来之前,南京徐司马可曾有甚么话吩咐下来?”

    徐景明是兵部正管,徐琦是他的“老领导”了,他能调派来这里,南京吏部需要审核,但徐琦不放人也是白搭,对于这个问题,他是最有发言权的,所以他欠了欠身子,答道:“回郎中的话,徐司马说,这衙门新立,人力、物力俱不齐全,郎中若有甚么需求,只管向浙江藩司、南京兵部讨要便是了,军器、人手、钱粮,总归是能给郎中调拨一些的。”

    杨尚荆眉毛挑了挑,点了点头,徐琦能说出这番话来,就说明两个人前来这里,不是最坏的那种情况,他想要讨要些东西,也是方便的,只不过更进一步的东西,却是不能从这两个人的嘴里打问的,南京的官儿成分复杂,没有彻底了解底细之前,他还是要慎重的,所以他话锋一转,说道:“二位前来这黄岩县,可曾带了属官、书吏等人?”

    曾经的吏部主事韩安材笑了笑,略微欠了下身子:“我等幕僚、书吏都是带来了的,不过流内官儿,还需从别处调拨,再有月余,大抵就会齐全了。”

    新成立一个衙门,可不是拍拍脑袋就能成立的,里面牵涉到的人力、物力可是很广的,最起码从浙江分出三府来统领,就得先过浙江备倭都司李信这一关,然后兵部之中打个转转,再发往吏部选调官吏,七品往下的看着是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儿,可这也是正经的官身,纵然不是言官清流,也不是什么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但有了这个出身就有了进身之阶,各部观政的进士、乡下待诏的举人,可都是眼睛冒着绿光地盯着呢。

    再然后,这公文还得转到户部,毕竟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个备倭的衙门,需要的粮饷、军械除了原本浙江备倭都司的之外,肯定要多分拨一部分,以示对这衙门的重视的,这就需要户部给发钱了。

    至于最后这公文要不要转到工部,还得看杨尚荆有没有什么额外的需求,比如让工部的大匠给弄点独门的武器之类的。

    而这些手续到了浙江,还要看省委部门的执行力度和支持力度,不过工部、浙江的都是后话,现在公文应该还在吏部、户部之间打转转呢,所以杨尚荆点点头,说道:“既是带了书吏幕僚,这衙门也就算是勉强搭起了架子,城北临近城门处,有本地大户张氏献上的宅邸,可以先做官衙之用,本官已命人打扫干净,二位稍后可随县衙皂隶前往,看看好需要准备些什么。”

    停顿了一下,杨尚荆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北京中军都督府前日里发来了公文,将盘石卫的一应卷宗送来了这里,本官已命人封存在那官衙之中,二位都是久历官场的能人,自可以带着人帮忙拣选一番,看一看其中是否有疏漏之处。”

    虽然现在海门卫和他有过节,但是整人也要按照基本法,去按照上意揣摩法,不能报仇从早到晚,那会被说太年轻,太想搞大新闻,就被朝堂上的大佬们看轻了、被下面的同僚排挤了,所以这个时候,就得先解决了治所在温州府的盘石卫的问题,然后再看看时机、看看上面的意思,选择要不要去整一下海门卫的指挥使。

    不过这话落在陈、韩二人的耳朵里,可就是另一个意思了。

    因为科技不发达,信息传递太慢,盘石卫那边触了英国公张辅的霉头,以至于张辅打算整治一番这件事儿,到现在还属于机密范畴,出了中军都督府之外,也就成国公朱勇、西宁侯宋瑛这种大佬知道些风声,甚至盘石卫那边自己都没接到相关的消息,所以卷宗之类的东西到了黄岩县,都没多少人知道。

    但是呢,北京的中军都督府直接给远在黄岩县的杨尚荆下文书,还越过了北京六部和南京六部,甚至有可能直接越过了南京守备勋贵,这种事情代表着什么,就是个傻子都能看明白,现在杨尚荆受外朝大佬,如杨溥、马愉、曹鼐等人回护的事儿,整个南京六部基本都知道了,现在再加上张辅这么个勋贵之中的标杆支持,可以说杨尚荆的地位,简直可以和那些简在帝心的牲口比一比了。

    于是乎,韩安材二人站起身来,对这杨尚荆施了一礼,恭敬的成都瞬间就往上抬升了一个档次:“下官遵命,这便前往衙署核对文牍案卷。”

    杨尚荆也跟着站起身来,笑着拱了拱手:“二位一路舟车劳顿,去了官衙之后,还是馆驿之中歇息一番罢,这公文也非甚么急件,衙门人来齐之前看完,也便是了。”

    两个人连连称是,随着皂隶下去了,杨尚荆深吸了一口气,也踏步出了客堂,招来一个心腹家人,沉声说道:“让忠叔给南京去信,看看这两个主事到底是个甚么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