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二零三章 跌宕起伏(二)
    第二零三章

    这会儿离着土木堡还有五年的时间,大明朝依旧是那个大明朝,依旧是牛逼不解释的存在,北边的边军也算是精锐之中的精锐了,和福建、浙江等地打个倭寇都费劲的垃圾,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了。

    所以就在群臣上书,狂喷皇帝失德,让皇帝下一个罪己诏之类的玩意出来,向上天、向天下百姓表达一下自己的愧疚的时候,北边终于是传来了捷报——王骥在北边搞了个大新闻,然后朵颜三卫立马就怂了。

    嗯,兀良哈“贡马谢罪”,弄了几匹上好的高头大马,派人一路跪舔到京师,给皇帝陛下请罪来了,至于上表的文书为什么这么华丽……嗯,八成是因为兀良哈三卫心慕中原、心向大明,上上下下都在努力地学习大明朝先进的文言文姿势,所以才有人能够写出如此华丽的辞藻、如此幡然忏悔的文字,和北方的边将、文臣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要么说么,这朝堂的政争,说白了就是带节奏,别管你是不是挨了实锤,也别管你是不是在直播的时候开了外挂,反正吧,只要找好机会带上一波节奏,那立马就能收获成堆的赞誉,让你从烂泥堆里爬出来。

    所以呢,就和大清早日食的时候,外朝控制下的言官疯狂弹劾皇帝失德一样,现在这内廷控制下的言官儿,借着这个机会,开始疯狂地刷了一波节奏——陛下神文圣武,功盖当代,平定漠北,颇有太宗皇帝遗风。

    朱祁镇即位,在法理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所以这帮投靠了内廷的言官儿这么吹捧,还真就是谁也说不出什么二话来,毕竟血统在那儿摆着的,人家根正苗红的朱棣重孙,继承一下祖辈的遗风,有什么问题么?

    于是乎,这波节奏瞬间就被带跑了,这个节骨眼儿上,谁再敢攻讦皇帝失德,那就是在破坏和谐、友爱的大明朝中央官僚政治氛围,是有大明特色的封建帝国主义官僚政治建设之中的蛀虫,是要被下到锦衣卫狱里好生教导一下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是马愉、曹鼐、陈循这些内阁辅臣了,就是杨溥这个内阁首辅,都不得不亲自去都察院转了一圈儿,生怕有那个不开眼的想要沽忠卖直,写一篇声色俱厉、文采斐然的帖子扔进通政司,到时候……到时候特么的侦测到的在途核打击,面对的可就是整个外朝了。

    据说收到消息的当天,皇帝陛下一改脸上的愁容,当天晚上喝了不少的酒,然后把一个长得还算顺眼的小宫女直接摁在地上啪啪啪了,事后还封了个什么小女官儿,不过皇帝雅兴,又有这么个大捷在,谁也不会不开眼到去和皇帝谈“非礼”这种小事儿,只不过后来宫中传出来的消息,让外朝的人都是一阵的心惊肉跳。

    皇帝想给王骥提一级爵位,封侯,要不是王振死命拦着,跪在地上边磕头边劝,可能文臣封爵的最高纪录就要刷新了。

    然而身在浙江的杨尚荆并不知道这朝中的具体变化,哪怕有南京勋贵系统和杨家自己的情报站两条渠道给他传递消息,大雨的阻隔也至少让他收到消息的时间延缓到了一个月、乃至一个半月之后。

    所以现在,杨尚荆抬头望着缓缓开晴了的天空,只是长舒了一口气——这场水灾,好在没死几个人,不过今年的秋粮,基本上是泡汤了,这年头田间地头的水利系统是在太差,排涝之类的作用几乎等于零,黄岩县这帮百姓别说迎接大丰收了,能不能从田里抢下明年种地要的种子都不知道,要不是他下死令垒高了江堤河坝,只怕整个黄岩县早就成了千里泽国,耕地有一半儿以上都得变成盐碱地,以后就成了穷乡僻壤之中的穷乡僻壤,所以接下来他该做的,就是向朝廷上书给百姓免税了。

    “如今浙、闽、赣三省交界之处的矿贼尚未讨伐干净,若是浙江再生民变,有大股流民南下逃荒,只怕这矿贼的人马会瞬间暴涨啊。”杨尚荆叹了口气,对跟在他身后的主簿刘启道说道,“你身为黄岩县主簿,掌管本县案牍、文书,当仔细统计一番县内的受损情况,上书朝廷,力求免税,允许本县开仓放粮。”

    刘启道应了一声,恭声回答:“郎中还请放心,下官定当严加审核、仔细措辞。”

    这么长时间了,黄岩县上下的官僚也早就习惯了自家县太爷不是个七品官儿,而是一个正五品兵部郎中的事实了,所以这称呼上也是越叫越顺嘴了,有那些个心思活络的胥吏、刀笔小吏,就想着能不能讨好一下杨尚荆,在还没有正式挂牌成立的三府备倭司下面找个位置,给自己提上一级或者换个编制什么的。

    杨尚荆点点头,摆了摆手:“下去准备罢,写好后记得拿来,让本县过目一番。”

    按正理这东西,他亲自起草还是比较好的,显得他重视,然而到了现在,翻看原本杨戬脑子里的那些之乎者也,杨尚荆也是一脑子黑线,一个大家族的秀才学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他这个无法精确理解文言文含义的文科僧能够合理使唤的,所以为了不露馅,还是交给下面的佐官比较好。

    “郎中,南京吏部、兵部各来了一个主事,正等在客堂那边儿,说是有朝廷的公文,要当面交给郎中。”这边儿刘启道前脚刚刚出去,门口就进来一个皂隶,对着杨尚荆说道。

    杨尚荆就是一愣,一般传递公文的,可都是驿卒之类的人手,有品级的官僚可不会做这样的差事,难不成南京那边儿又要有什么大动静不成?

    不过现在他也是正五品的郎中了,这两个正六品的主事,尤其是南京兵部的那个主事,说白了还是他的属官,所以也用不着格外地恭敬了,他摆了摆手,对报信的皂隶说道:“让他们先在那儿候着,待本官换了公服,便去客堂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