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九九章 轻重缓急
    第一九九章

    杨尚荆现在感觉自己有一点儿懵逼。

    他的桌案上放着两份匿名的书信,不同的字迹、不同的措辞,却有着相同的含义——书信的矛头直指海门卫指挥使安玉成,直言此番倭寇进犯黄岩县码头,乃是因安玉成刻意放纵,乃至海门卫之黄岩县这一路上,不曾又兵丁发觉。

    有一封信,杨尚荆还能理解,毕竟邢宏放可是才和他谈了几句,他也给出了自己掌控范围的政治许诺,这种时候来个匿名投书,也是会所是最恰当的时候了,毕竟这种“大义灭亲”的事儿,怎么着都有点儿敏感了,只要两个人之间有个默契,事后杨尚荆该怎么补偿,找个由头给他补偿也就是了。

    “事到如今,戬该如何是好?”杨尚荆眯缝着眼睛,脸上带着点疑惑、带着点儿玩味地看着忠叔,对于一个文官儿而言,看着武将内部撕逼,他有一种本能的兴奋感。

    忠叔沉默了一下,这才回答:“这事情暂且记下,还是安抚一番县中战死的巡检司将士为好,便是要解决这海门卫的事情,总也要到盘石卫那边出了分晓再说。”

    别管怎么说,盘石卫那边的事情,是北京方面打过招呼的,朝中大佬都等着他出手,然后以正三品指挥使的脑袋瓜,来稳定正五品兵部郎中的官职的,而海门卫安玉成这边,备倭都司的李信是给他打过招呼的,据说人家屁股挨板子都挨烂了,要是再死抓不放,岂不是也太不会做人了?

    他又不是轩輗,现在也不是正统初年的浙江,没有内廷和外朝的公推,他拿下一个指挥使就已经是极限了,若是一下子拿了两个下去,只怕就有人要想多了。

    总而言之,把柄可以留着,等到什么时候翻旧账的时候拎出来,但绝对不能现在就掏出来,他现在要做的是收拢民心,给外界造成一个舔舐伤口的假象,尽量显得人畜无害一些。

    所以杨尚荆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也罢,那便先去给那些战死的巡检司弓手的家人送些东西,给上些实惠,将民心安定下来罢,虽说都是隐户,却也都是父母身上掉下来的肉。”

    说完这话,杨尚荆直接叫来了一个皂隶:“着人去请县丞、主簿、典史并各房胥吏前往二堂,本县有些话要和他们说上一番。”

    那皂隶应了一声,恭敬地退了下去,自从杨尚荆从正七品知县直接跳到了正五品郎中的事儿传开了之后,整个县衙对杨尚荆那都是敬若神明,多少也是体制内混的,没见过实事儿,也是听过传说的,杨尚荆的这次晋升,在他们这些人的眼中看来,简直和神话传说差不多了——至于现在的县丞黄成、主簿冯毅二人是不是疑惑并且期盼着,让杨尚荆第二天就搬出县衙到外地赴任,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如果说原本的杨尚荆,在黄岩县之中说上一句话,就是一言九鼎的效果,现在就已经达到了言出法随的地步,说是和圣旨没什么两样,不是不可以的,所以他这一发话,整个县衙的官僚体系瞬间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反馈,等他晃晃悠悠地走到了二堂,他点名叫的人就全都到齐了。

    现在杨尚荆也用不着立威之类的了,直接让人坐在二堂听他讲话就得了,不用像第一次那样,把人叫到了露天一通训斥,最后还把卷宗文牍之类的玩意摔在地上表达不满。

    “本官重伤未愈,本来是已经将县里的事体尽数移交了黄县丞和冯主簿,不过近几日来终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杨尚荆的声音听起来还有点儿虚,然而下面的人却都竖起了耳朵,能让杨尚荆辗转反侧的,肯定是大事儿。

    然后就听杨尚荆继续说道:“前日在码头,本官纵是率众击退了倭寇,可巡检司上下,却也是死伤惨重,这些人虽说都是家中隐户出身,到底也将赋役以劳役代替,不曾亏欠衙门太多的,如今战死沙场,总该评一个忠勇刚烈的名头,故此这人死之后,身后名和抚恤,是一样都不能差了的。”

    “上官仁义。”一帮县衙佐官、胥吏拱着手,一脸的敬仰。

    杨尚荆叹了口气,目光看向黄成这个县丞:“黄县丞拟一个章程,给这战死的弓手发放抚恤罢,码头之中的商户,多少总要捐些银钱的,毕竟这些好汉子,可都是为了他们的财货死的。”

    一个码头,如果刨去它后面站着的各个大户,的确算不上什么东西,毕竟设施简陋,真要是被烧了,杨尚荆就是前脚瞒报、后脚让人秀一个模样差不多的,也没人能说什么,然而黄岩县的弓手在那一片滩涂上战死的人数那么多,说到底还是为了保全那里的仓库,让大户捐款,也算是正常的。

    黄成干咳了一声,声音就有点儿尴尬:“谨遵上官吩咐。”

    说着话,他的心里就开始计较起来,怎么能从那帮富户的手里刮出来点儿钱,他可不是杨尚荆,没有那个言出法随的能耐,码头上的那些大户可未必能卖他的面子。

    然后就看见杨尚荆把头转向冯毅:“冯主簿,你让户房的人拟个章程出来,这战死者的抚恤,大头儿还要县里出的,那些伤残者,一并免了赋役罢,若是不能帮他们寻个活计,也要多多发放补贴,让人流血又流泪的事儿,做多了是要损阴德的。”

    冯毅连忙站起身来地那头应是,脸上也浮现出了佩服的神色,这时候不装也得装,他在台州府那边的靠山,现在别说大腿没有杨尚荆胳膊粗了,杨尚荆拧出来根儿汗毛都能和他那靠山的大腿比一比。

    杨尚荆点点头,将目光转向剩下的各房胥吏:“这后面的话,是和你们说的,账,要仔细记、严格审,若是其中被本官找出了猫腻,上上下下的,少不得要充军刺配几个,礼房的人酌情写个碑文吧,把这些忠义之士的名字刻于其后,也算给后人一个瞻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