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九八章 都是套路
    第一九八章

    回到了馆驿之后的邢宏放,感觉整个人都要虚脱了一般。

    他知道自己是在赌,赌杨尚荆能不能在正面硬刚之中,干掉海门卫指挥使安玉成,风险和收益同样巨大,一旦杨尚荆在正面交锋之中取得了胜利,那么他作为第一批投靠过来的千户,好处是少不得的,最起码往上升一升,做个指挥佥事是不成问题的,可杨尚荆要是败了,他就是整个海门卫的二五仔,不说三刀六洞吧,肯定是要降职远调的,到时候是去北边吃沙子还是去南边吸烟瘴,就要看上面怎么想、他怎么走关系了。

    “大人这般做法,太过急进了些,岂不是授人以柄?”邢宏放的儿子邢里男看着自己老爹,忍不住说了一句。

    邢宏放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们邢家自从到了这浙江,虽说说不上每况愈下,却也只是勉力维持,虽是英国公旧部,然英国公昔年出征之时,都未将我们邢家带上,到了你大父过世,便是京中故交的走动,都是减少了不少,若是再这般下去,到你继承了这千户之职……”

    说完这话,邢宏放又是叹了口气,邢里男也是默然,好歹是和张玉混过的人家,哪怕是个千户,当时在军中也是横着走的存在,莫说是寻常的指挥佥事了,就是遇上正三品的指挥使,那也是不落下风的,他爷爷在世的时候,每每谈到当年的风光都是唏嘘不已,这种唏嘘几乎贯穿了他整个童年时光,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人走茶凉,邢宏放那话说的都是事实,将来他邢里男能够世袭了千户的实职,但是到了他儿子那一辈,要是京中没有过硬的靠山,或者和海门卫的关系不那么好了,肯定是要被夺去官职的,到时候做个寻常的百户、乃至总旗,说句家道中落都是夸他们呢。

    看着自家儿子有些落寞的表情,邢宏放还是忍不住劝了一句:“你可记得,当日这杨郎中前来黄岩县上任之时,有谁前来护送么?黄家那事情,又是谁下来查的案?”

    “都司……”邢里男的瞳孔就是一缩,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他是邢家倾力培养出来的人才,海门卫那边剿倭的时候也是冲阵杀敌的狠人,军略、政治虽说尚且稚嫩,但也是远超“白痴”这个定义,所以邢宏放一点拨,他也就明白了过来,“这杨郎中非但是京中有根基,便是这浙江地面上,也是根基深厚之辈啊,备倭都司总兵的亲侄子,臬司正四品副使杨烨,若是和海门卫的安指挥正面碰一碰,倒也是赢面甚大。”

    邢宏放点了点头,背着手在屋里走了几步:“邢家乃是靖难功臣,祖上是北人,可这海门卫,却大多都是坐地户,这些年为父所受的排挤,你也是看在眼里的,当初轩輗轩臬台下来查案,夺了数十人的官职法办,海门卫的指挥佥事,可是有空缺的,你大父百般奔走,最终却也是落了个竹篮打水的下场,近年来剿除倭寇,千户之子上阵杀敌的,除了你之外,可还有别人不成?”

    摇了摇头,邢宏放坐在了椅子上,整个人显出了一股子颓废:“若不是这般,当日这杨知县、现在的杨郎中要剿除叛逆,为父为何不假思索,当即发兵?我邢家虽说不甚富裕,家底却还有些的,那黄家的缴获,也只是聊胜于无罢了。”

    “大人,若是孩儿今夜去这后衙,投上书信一封……”邢里男眯缝着眼睛,沉声说道,“一不做二不休,扳不倒葫芦洒不了油啊。”

    邢宏放听了这话,没有搭茬,而是慢慢闭上了眼睛,用手扣着桌面,慢慢陷入了沉思。

    作为一个千户,哪怕再受排挤,他也是知道一些事情的,海门卫排挤他,他何尝不去地方海门卫指挥使安玉成?就怕一个不小心,全家滚去了南边吸烟瘴,情报之类的是不算少的。

    倭寇袭击黄岩县码头的事儿,之前他就听到了一些风声,就在杨尚荆上报斩首三十二级的功勋的时候,据说没捞到这份功劳的安玉成,在一次喝酒的时候破口大骂,说杨尚荆“不识好歹,目无规矩,偌大的功劳却只管吃独食,简直不为人子,让本将平白吃了训斥,这三十二人能绕过本将的防备,偷入黄岩县境内,下一次若是有三百二十个倭寇绕过去,却也说得过去罢?”

    据说当时被找去喝酒的长芦巡检司巡检也在跟着骂,别看这个巡检司的巡检只是个正九品的小官儿,但实际上能坐在这个位置上的,都是根基深厚之辈,据说这巡检的身后,站着的就是两浙都转运盐使司的转运使,正三品的大员——毕竟长芦盐场产盐,巡检司防备的就是私盐外流、流民偷采,这是肥缺儿之中的肥缺儿,每年官盐贩子的打点、私盐贩子的孝敬可都是如流水一般进了他的口袋。

    好巧不巧,这一次袭击黄岩县的倭寇还就是三百来人,正好契合了那个数字,安玉成还在昌国卫那边吃了挂落,一通儿好板子打下来,据说是被抬回卫所的,到现在也没爬下床来,这里面的事情,可就有些门道了,是不是他的算计被李信察觉了,给他一个教训?毕竟当时杨尚荆这个知县是李信的侄子护送过来的,哪怕他是李信的铁杆,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也是在打李信的脸面。

    也好在杨尚荆只是重伤,没有死球,否则这浙江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不过也正是如此,让邢宏放这个浙江都司的“圈外人”感觉看不太明白。

    “明天夜里让老四投书吧,这事儿……你我父子二人,不宜出面。”邢宏放思索良久,最终叹息了一声,“李都司没有将此事捅出来,自然是想要压一压的,若是为父站出来,平白恶了李都司,便是这杨郎中赢了,在这浙江也讨不到好处,匿名投书,也是个掩护,想必这杨郎中也能记下一份情义的。”

    两连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