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九七章 站队
    第一九七章

    延误了军情是重罪,尤其是浙江在轩輗、焦宏、李信一干文武大佬高压统治的年月,尤其是涉及到倭寇的,那更是要彻查到底,所以这个传信的跑路了,也在情理之中。

    然而问题就出在这里,给邢宏放送心的那个人,理论上并不是什么隶属于海门卫的,而是隶属于县城外百户所的,身上没有任何官职,理论上的隶属关系,和邢宏放之间更亲近一些,所以才使得邢宏放放弃了码头这边的救援,转头带兵去了县城,若不是半路遇到黄岩县传讯的捕快,只怕还不可能轻骑直奔码头方向,让杨尚荆有了赌命的勇气。

    “那个百户所,刑千户可曾彻查过?”杨尚荆眯着眼睛问道。

    这种事情上,没人说得清,整个东南沿海现在都漏的和筛子差不多,浙江有了备倭的侍郎、总兵之后,最多就是筛子的眼儿小了些,毕竟和倭寇们做交易的,主要还是各府的大户人家,而这些大户再和卫所将领进行一番交易,可就太简单了。

    邢宏放点了点头:“末将自然是彻查了的,那人虽然是身在军籍,却是五年时充入军籍的,时倭寇横行,张氏子弟皆力战而没,这才将其表亲充入军中,当时是指挥使司直接过问的,末将并不曾多过问分毫。”

    明朝军户是世袭的,讲究的就是一个父死子继,这对于当军官的而言,到底是一件好事,便是家中子嗣不成器,也能领着高级军官的薪俸,干着低级军官的差事,就比如建安杨家吧,杨荣赚下来一个世袭都指挥使,杨家嫡支一脉也就成了理所应当的将门,不过因为不受实职的缘故,也就领着一份薪俸过活,万一哪天杨家家道中落了,靠着这一份薪俸也不至于就饿死人了。

    至于受实职,这个比较玄学,要看哪里有空缺,家里使不使力,杨荣的曾孙,嗯,按辈分应该是杨尚荆的重孙辈儿的有一个叫杨晔的,就是世袭的都指挥使,挂了个建宁指挥使的实职。

    不过那是对上级军官的,下级嘛,那就纯粹是苦差事了,一旦这家男丁死绝了,没人能上战场了,那就对不住了,往上查他家的亲戚,找血缘近的过来补缺儿,这个跑路了的,应该就是那时候被哪个大户送进来顶了名,负责在特定的时间发挥特定的作用的。

    “刑千户可曾将此事说与海门卫诸将?”杨尚荆挑了挑眉毛,问道。

    邢宏放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末将也是近日方才得了消息,事关杨郎中,自然是先与杨郎中述说一番才是。”

    杨尚荆眉头挑了挑,脸上就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刑千户确是明事理的人,这样罢,这件事暂且压着,你带人在千户所之中彻查一番此人的来历,本官这边向浙江都司、南京兵部行文,待事情有了进展,再报于安指挥不迟。”

    邢宏放的姿态已经很明显了,作为一起构陷过本县大户的人,他这是要借着由头彻底倒想杨尚荆,以求一个子孙的富贵,反正他对上层的博弈看不分明,但一个年不及而立的县令,直接跳过数个坎儿,成了兵部的郎中了,肯定是朝廷上根基深厚之人,这个时候倒过来,总要比杨尚荆真正抖起来之后,效果要好得多。

    “末将省得。”邢宏放很干脆地点点头,既然已经是下注了,也就没什么可以后悔的了。

    杨尚荆温润地笑了笑,有点儿感慨地说道:“前日码头之役,本官的练兵之法也算是初现优势,只不过这黄岩县一县之地,终究是小了些,巡检司一个正九品的衙门,终究是没有顶盔掼甲的资格,所以这真实的战阵如何,还要在真正的卫所士卒之中推行开来,才能算数,故此这第一批的试点,本官想要在刑千户的千户所推行一番,不知刑千户意下如何啊?”

    虽然这个时候朝廷上的大佬们正在撕逼,但那也是制度层面的撕逼,比如这个衙门怎么设置、里面的人员怎么配置,但是为了安抚杨尚荆、或者说是安抚在外的文臣武将,杨尚荆这个正五品的郎中已经是实授了,所以他想要做点儿什么,比如选一千户所练兵,那也是合理合法的。

    而杨尚荆现在的这一番表态,实际上就是在说,邢宏放如果愿意,以后就是他的人了。

    邢宏放大老远从千户所跑过来,不就是为了跪舔这个新鲜出炉的兵部郎中,想要抱一抱大腿玩一玩阿谀幸进?他不答应才是真正的傻逼了,所以他忙不迭地点头称是:“杨郎中若能看得起末将这千户所,末将自当效劳。”

    杨尚荆点了点头,脸上全是意味深长:“本官这便往南京去信罢,四百里加急,这公文发到卫所,想必也不过旬月,刑千户先回卫所,调查一番那传信之人罢。”

    他是兵部郎中,直属南京兵部,所以上书的话,也是直接往南京派送,至于之后的公文,是南京兵部直接越级下发到刑房的千户所,还是从浙江都司开始,下放到海门卫,最后再下达到邢宏放的千户所,那就要看南京方面的操作了。

    眼看着杨尚荆举起了茶杯端茶送客了,邢宏放连忙站起身来,鞠了一躬,说了声“末将告退”,这才转身出了屋。

    “吃独食……看来还真是原罪啊。”看着邢宏放的背影离开,杨尚荆转到窗台边,看着窗外依旧在下着的雨,轻轻地叹了口气,这几天躺在病床上,他也是想了想,海门卫有这样的动作,一定程度上还真是应该的。

    毕竟之前砍了三十多个倭寇的脑袋,他没有给海门卫方面知会一声,相当于自己把所有的功劳揽进了怀里,让人心生嫉恨,所以海门卫方面的军头儿们在这次出了事的时候,才选择了一定程度上的袖手旁观,如果从阴谋论的角度上来讲,可能还能在背地里推上一手。

    想到这里,杨尚荆左手下意识握紧,牵扯到左肩肩头上的伤口,让他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得闷哼了一声:“吃独食也看是谁吃,老子今天不光要吃独食,还要把所有想要抢食儿的全都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