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九五章 我再也不昭和了
    第一九五章

    杨尚荆嘴里有点儿发苦,雨水打在脸上冰冰凉,一颗心也跟着冰冰凉了。

    这种二刀流能玩的溜的武士,只要不是什么架子货,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狠人,毕竟这时候二刀流,在日本的武道之中,只能算是异端,毕竟大部分人并没有同时左右手使双刀的能力,一长一短的刀子拿在手里只能是吓唬人,大抵上和普通人感觉一手一个轮着砍威力大一些一样,敢在战场上这么使唤的,大抵都不是弱鸡。

    玩武士刀玩的是腕力,日本那些个什么书上经常吹的九尺大太刀,实际上是在吹日本冶炼技术牛逼牛逼真牛逼的同时,也在吹日本武士的腕力强劲,他现在这个体能和技巧,欺负欺负正常的平民老百姓还可以,真要是和这种职业的货色放对儿……

    别说他现在背后还有个口子呢,就是完好无损,那也是厕所里打灯笼,找屎。

    “昭和参谋式的赌国运,果然不是什么人都能玩的。”杨尚荆啐了一口,握紧了手中的单刀,紧盯着武士的步伐,“还是李团长的口号适合咱,逢敌必亮剑,跟丫拼了!”

    那个日本武士怪笑着,右手举着太刀,左手握着肋差,大踏步向着杨尚荆冲来,手腕一翻,对这杨尚荆就砍了下来,这一招用的基本就是纯粹的腕力,杨尚荆眯着眼睛,双手举刀向上招架,同时向前踏步。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二刀流的基本技法,是用肋差压住对方的刀,然后使用太刀对敌人进行攻击,追求的是距离上的把握,这个时候应该选择打乱对方的步法,让他无法测出精准的距离。

    如果可能,杨尚荆当然会选择撒腿就跑,然而现在他站在江水之中,下一步脚底下会出现什么都不知道,别说倒着退了,正着跑都可能打个趔趄什么的,到时候对方追上来更被动,还不如和对方近身缠斗。最起码忠叔这两个月给他喂招也不是喂狗,只要拖延些时候,等着玩环首刀的徐敏英冲过来,他就能顺势跳出战团来。

    和对方的太刀连拼了几记硬的,杨尚荆算得上是刀刀出尽全力,这时候的日本刀虽然锋利,但是一定的程度上也是很脆的,在日本武士的比斗之中,是严禁刀刃撞刀刃这种情况发生的,好像是有几次这样的情况出现之后,防守方会直接被判输掉决斗。

    然而杨尚荆又不是日本武士,这是生死搏杀的战场,也不是什么以武会友的擂台,他讲个毛的武士道精神,反正不给对方肋差压住刀身的机会,玩以命搏命那就对了,落入了下风,再没一股子气势,瞬间就得被杀。

    刚刚又对了一刀,杨尚荆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背后那条伤口虽然不深,但刚刚太过激烈的运动还是加快了血流的速度,这会儿他已经有了失血过多的反应了,手上的气力似乎也没那么大了,他只看见对方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右手的太刀直接拨开了他的单刀,右手肋差奔着他的心口笔直刺下。

    杨尚荆只觉着双膝发软,他顺势一弯膝盖,将腰一扭,险险地避过了致命的位置,可是这一刀依旧在他的左肩上开了个口子,鲜血瞬间就冒了出来,这个时候是真感觉不出什么疼了,他右手拼尽了全力,奔着对方的腰上狠狠地砍了下去,半跪在水中这个高度,也的确是砍不到别的地方了。

    一把有些破旧的单刀飞了过来,直奔这名武士的面门,他吱哩哇啦地叫骂了一声,闪身躲过,再想着给杨尚荆补一刀的时候,徐敏英已然杀到,堪称巨大的环首刀披头盖脸直接招呼了过来,这武士怪叫了一声,掉头就走,也不知道喊了一声什么,剩下的倭寇以最快的速度脱离战团,向着水中的舢板冲去。

    就在这个时候,杨勤也终于带着人冲杀了过来,看着双眼迷离,身形颤动,勉强用刀子支撑着自己没有倒下去的杨尚荆,再看看身边疲惫不堪的弓手,终究是没有下令追击,杨勤大步冲过来,将杨尚荆扶住了,大声吼道:“去,快去找郎中!”

    剩下的巡检司弓手一边儿防备着倭寇可能存在的反击,一边缓慢的向着岸上退去,杨尚荆被两个人抬着,向着岸上奔跑,身上的刀口倒是被草草包扎了一番,血流的速度已经放缓了,只不过杨尚荆感觉,自己死于真菌感染或者是破伤风之类的疾病的可能性,应该远高于失血过多。

    “杨勤啊……”杨尚荆喘息了一声,这才叫道,跟在一旁的杨勤打了个机灵,连忙凑了过来:“少爷,小的在。”

    “你且去告诉郎中,稍后若是我昏迷过去,只用酒将伤口涂抹一番,再行包扎,你且记住,酒要烧酒,最好的烧酒。”杨尚荆很认真地吩咐着,随着血液的流失,他是越来越迷糊了,不过这话还是要说的,鬼知道这县里的郎中是不是拿着香灰往他的刀口上一抹,就告诉说好了?

    中医的法子不是说没有用,关键是就这个年代的县城,别说有什么孙思邈、张仲景之类的大拿了,神医喜来乐你也找不出来啊,没有标准化的中成药和西药,全凭这帮二把刀大夫的个人经验,杨尚荆感觉自己肯定是要去和阎王爷谈笑风生,宣传一下马克思主义学说,毕竟他没有旧部,没可能旌旗十万斩阎罗。

    这个年月,蒸馏酒已经有了,好酒的度数想达到医用酒精的度数那是扯淡,但四五十度应该也是有的,消炎杀菌,这玩意应该算得上是聊胜于无吧。

    虽然不知道杨尚荆为什么这么说,但还是点点头:“谨遵少爷吩咐。”

    杨尚荆听了这话,这才放下心来,杨勤的忠诚度还是信得过的,想必为了他的吩咐和郎中骂上一场都有可能,所以他心神一松,两眼一闭,很幸福地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