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九三章 一波三折(中)
    第一九三章

    “轰隆!”

    天空中猛地响起了一记闷雷,手中握着单刀的杨尚荆抬起头来,看着天空中瞬间密布的阴云,一颗心也是慢慢地沉了下去。

    天上渐渐敛去的阳光,就如同这场战争胜利的希望一般,逐渐消失,只留下让人绝望的黑暗。

    两个来月训练出来的新兵,在完全不着甲的情况下,比起三十多个顶盔掼甲的倭寇精锐,即便有着接近七比一的人数优势,也没有办法发挥出自身的实力,甲胄,哪怕是最低档次的竹甲,起到的也不仅仅是防护作用,它们最大的作用,是给人以伤换伤的勇气,打到现在,还能把大部分倭寇阻截在江水之中,已经是尽力了。

    可是随着伤亡的不断扩大,巡检司这些新丁们士气崩溃,已经是可以预见的事情了,杨尚荆现在手边的预备队,也就剩下三十个真正能弯弓射箭的弓手了,可现在双方纠缠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办法再开弓放箭了,而这三十人,也可以说是整个巡检司真正的精华所在,然而他们还是没有甲胄,一人手里只有一把单刀,直接全都压上去,好像也没有太多的用处。

    对面除了冲阵的三十多倭寇,还有更多的普通贼寇,在顺风局中,这些贼寇能发挥出的破坏力,绝对会超出预期。

    “少爷,快回县城吧!”一个杨家的心腹家丁冲回到杨尚荆身边,喘着粗气说道,他身上的袍子已经成了碎布帘一般,脸上、身上全都是血迹,也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他自己的,声音之中是说不出的急促,“二哥说他会死死拖住这些倭寇,让少爷安全回城的。”

    二哥就是杨勤,原来叫杨二,要不是他带着人死死拖住了后续那十多个倭寇的狠命冲杀,消磨了对方的锐气,只怕现在杨尚荆已经是落荒而逃了,而整场战斗的结果,自然也就早已揭晓了,杨尚荆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继续紧盯着战场,心里却在权衡着回城和冲杀一阵的得失。

    倭寇数量足有三百人,自己这边不足二百人,按照以往明军和倭寇交手的结果,这个比例几乎是必败无疑,他能带人在这里死撑这么久,一个“练兵有术、指挥若定”的名头,想必是跑不了了,虽然离着“身先士卒、骁勇善战”的评价还差了那么一点儿,但是他是文官儿,不是武将,没有自己冲阵的必要。

    这个时候撤退,保全三十名真正的弓手,不单单是情有可原的问题,还有一个“明得失”的评语在等着他,要知道,王骥倒向外朝之后,文臣们对于军权的胃口也越发的大了,以他曾经的成绩、今天的表现,死了都能帮他说活,更何况现在这个局面本来就是活的。

    可是,他就能看着这一百六十多人直接战死在这里?

    又是一声惊雷响起,天空中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开始往下掉,给炎热的江南夏日带来了一丝丝的凉意,杨尚荆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最终摇了摇头:“这仗还能打,倭寇只有三十人,现在已经倒下去接近十个了,告诉杨勤,给我围死了他们!”

    “少爷!”

    那心腹家丁大喝一声,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杨尚荆没有理他,依旧紧盯着战局,希望找到一个能把手头这三十个人扔进去,瞬间扭转战局的战机。

    已经用冷箭射翻三个倭寇、如今找不到出手机会的徐敏英拎着弓走了回来,看着杨尚荆,在看了看一身是血的杨家家丁,也跟着叹了口气:“杨县尊暂且撤退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浙江上下诸多卫所,皆视倭寇如天兵乎?”杨尚荆古怪地笑了笑,突然伸手指了指第一批冲上来的二十个倭寇,现在他们只剩下八个人,而且挥刀的速度越来越慢,“倭寇也是人,也会疲惫。”

    “能看见他们疲惫的人,不多。”徐敏英摇了摇头,“前方士卒已然疲于奔命,厮杀在一起,除却直接和他们对阵的之外,只会关注他们的凶残,而关注不到他们的疲倦,现在,贼寇人多势众,我军又占不到上峰,县尊……还是先撤为妙啊。”

    杨尚荆默然,这是组织度低的军队的弱点,好在现在那些伍长、什长死的还不算多,杨勤、刘虎等真正的“头头”也没出现伤亡,否则这些士卒绝对不会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只会一哄而散。

    就在这个时候,李继从后面发足狂奔而来:“县尊,县尊,刑千户带了三百人来了,距离此处不过二里,后面好像还有海门卫的大批士卒!”

    杨尚荆眉头一跳,猛然转身,眼中几乎喷出火来了:“你是说,这些卫所士卒走的是陆路?!”

    “回县尊的话,正是。”李继一脸的苦涩,“不过刑千户带着二十余骑,一人双马,已然离此不远了。”

    说话间,雷鸣之声越发的密集了,雨水瓢泼一般从天空中落下,杨尚荆深吸了一口气,一脸古怪地叹了口气:“这海门卫,还真是好大的怨念啊。”

    徐敏英挑了挑眉毛,没说话,杨尚荆转头看着他,露出一个和煦的微笑:“下面的士卒不知敌人疲惫,可本县知道,不知你可敢随本县冲上一阵,告诉这前面的巡检司弓手,倭寇……也是强弩之末了?”

    “杨县尊一介书生尚且不怕,某又何惧之有?”徐敏英哈哈一笑,状似豪迈,可是脸上却显现出凝重的神色,也不知道在思量着什么。

    杨尚荆也没介意,举起了手中的钢刀,对着身后的弓手大喝一声“随本县冲”,当即甩开大步向前冲去,那三十个巡检司弓手原本有些犹豫的脸上,瞬间就出现了狂热的神色,跟着杨尚荆的步伐,挥动着单刀,笔直的向前冲去,李继转了转眼珠子,终究是没敢拔刀往前冲,而是跑步来到那支军乐队的身边,大喊着:“奏乐,给县尊助威!”

    “轰隆!”

    天空之中,又是一声惊雷,惨白色的电光给黑云笼罩下的码头带来了一瞬间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