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九一章 心理战
    第一九一章

    人数从来就不是战场上的决定因素,一千个乌合之众,也顶不上百十来个训练有素的精锐有用。

    乌合之众最大的作用,那就是营造一个骇人的声势,当然这是一把双刃剑,吓得到敌人也带的跑自己,套用一句话,那就是“顺风浪成狗,逆风二十投”。

    不过眼前这三十来个倭寇放羊的本事还是不错的,驱赶着接近十倍于己的贼寇,在浅滩上就下了船,向着巡检司弓手所在的阵地上冲杀,即便是顶着巡检司三十余名弓手射出的箭矢,这些贼寇已经吓得有些哆嗦了,但奇怪的是,他们根本就不敢往后退。

    杨尚荆站在一百五十名巡检司弓手的身后,五十名藤牌手和一百名长枪兵在中下级军官的带领下,列着整齐的队伍,等待着倭寇们的到来,而那三十多名弓箭手已经射完了最后一轮箭矢,晃着有些酸软的胳膊,转到了杨尚荆的后面,默默恢复着膂力,等待着下一波开弓射箭的时机。

    吱哩哇啦的咆哮声从后面倭寇的队伍中传来,杨尚荆眯缝着眼睛,却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语言是一种不断在变化的科目,单单是明朝的汉语,都要和五百年之后的普通话有很大的区别,更何况是日语了,最重要的是,杨尚荆在穿越之前,对于日语的了解也就仅限于某些*中的常用语,诸如“雅蠛蝶”之类的,听这个日语,也就和鸭子听雷仿佛。

    “嗖!”

    徐敏英终于射出了一箭,瞄准的正是倭寇中唯一一个穿着武士铠甲、而不是足轻铠甲的人,只不过他和那倭寇之间的距离着实有些远了,这一箭虽然也算是攻其不备,但那倭寇头子也算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辈,匆忙之间一个闪身,愣是闪过了心口处的要害,左臂上中了一箭而已。

    这倭寇的铠甲看起来质地的确不错,这一箭并没有给这个倭寇头子带来太大的损伤,反而激起了对方的凶性,就见着倭寇挥舞着武士刀,一刀砍断了箭杆,然后发出一阵暴怒的吼叫,于是他们前面那些连队形都没有的贼寇,就被驱赶着向上进攻。

    徐敏英并没有选择继续射箭,现在这个距离上,如果不是趁着巡检司弓手们停止放箭,对方略略放松警惕的空挡上,他抓住机会来了个出其不意,只怕对方能将这一箭轻易闪开,根本没有命中的可能性,他再想偷袭,就得等着对方靠近了些的时候了。

    不过徐敏英的脸上,却没有什么气馁的神色,而是带着好笑的表情,对杨尚荆说道:“某还以为这倭寇有甚么高明的手段,到头来却也不过是些恐吓的手段罢了。”

    杨尚荆一挑眉毛,问道:“壮士还懂得倭语?”

    “略懂一些罢了,某早年也曾随国公爷接待过日本来朝贡的使者。”徐敏英笑了笑,一脸的不以为意,“这些倭寇在恐吓着下面的贼寇,说他们的刀都是被神灵诅咒过的,被他们的刀杀掉的人,魂魄不会进入轮回,而是会被直接杀死,催促着他们快些向这里冲。”

    卧槽,这倭寇会玩啊,我这边唯物主义还没找到推出来的机会呢,那边唯心主义就开始大行其道了,果然,对付不识字的文盲,还是最空洞的唯心主义的恫吓更有用,什么唯物主义的洗礼……所有需要一定知识做基础的,这个年代对付白丁都是辣鸡。

    杨尚荆咬着牙,找来了李继,一番吩咐之后,这边的巡检司弓手里,就有几个嗓门大的大声喊道:“日本不、不过弹……丸之地,其幕、幕府将军尚要朝……贡称臣,天皇不过傀儡而已,纵有……神灵,又如何能……斩灭魂魄?尔等……何、何惧之有!”

    这半文不白的话,喊的磕磕绊绊的,虽说让人听着费劲,然而正是杨尚荆的注意,这样能让对方的队伍里面升起疑心,互相探讨之下,这行进的速度肯定也就慢了,速度一慢下来,整个儿的士气也就跟着狂降了。

    封建年代,或者是直到线列战术达到顶峰之前,战场上拼的最多的就是士气,牛逼如岳家军,其实也是靠着岳飞的个人武力带动高昂的气势,这才做到的战必胜、守必坚,至于大英帝国的龙虾兵……还是靠着士气顶到鼻子上开一轮齐射,然后刺刀冲锋——只要把对方的前锋线冲垮了,那就是个兵败如山倒的局面。

    这个时代的战场,士兵的个人勇武,是一点儿作用都没有的,二十万部队交战,正面接触的五千人可能都不到,刨去这五千人,剩下的都要靠节奏带,他们能够承受的伤亡比例,实在是太小了。

    这话连喊三遍,是越喊越顺溜,对面被裹挟而来的贼寇的脚步,也跟着渐渐变慢了,气的后面的倭寇又是一通儿吱哇乱叫,甚至直接砍了两个人的脑袋,这才勉强维持住阵型,只不过原本就被箭矢射的不算高昂的士气,瞬间就变得越发的低迷了。

    杨尚荆见状,“呛啷”一声掣出腰刀来,大声吼道:“奏乐,上!”

    大明乡土版的《掷弹兵进行曲》响起,吹吹打打的很有气势,只不过这次的速度很快,一众巡检司弓手几乎是以小步快跑的方式往前冲着,充分展现出了之前训练的效果和实战经验的宝贵——阵型还真没什么大的乱子,而且弓手们的脸上也没有太多畏惧的神色。

    徐敏英看着这个效果,眼皮子都跟着乱跳,当初徐尚庸等人在看分列式的时候,他也在下面看着,可是实战是实战,训练是训练,能在实战中跑出这样的阵型,已经算是很牛掰了,就南京卫所的那帮兵,能跑出这个阵势的好像还真没几个。

    “你找个机会继续放冷箭,不能让那帮倭寇全副心思地驱赶这帮贼寇。”杨尚荆沉声对徐敏英说道,“本县可不会学什么宋襄公,半渡而击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