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八九章 计算
    第一八九章

    码头……

    听了这个词儿,杨尚荆的脑袋就“嗡”了一声,码头有什么?有船,有人,更有货。

    整个永宁江进入内地的转运中枢,就在这黄岩县北边儿的码头上,虽然规模不算大,但堆积的财货绝对不算少,一旦因为他在城中龟缩不出,那边被倭寇攻了下来,洗劫一点儿金银细软,再点上一把火,他就等着被一撸到底,然后秋后问斩了,什么正五品的郎中,什么搞事情的春秋大梦……瞬间就成了梦幻泡影。

    “少爷,此间之事,恐有蹊跷啊。”忠叔跟在他的身后,沉声说道,“若是寻常有二三十个倭寇摸进村寨烧杀掳掠,卫所士卒一时失察,也是有可能的,毕竟这海门卫需要防着的地界,也着实不小,麾下士卒训练又多有疏漏,可这一次性摸进来三百人,就有些不对劲了。”

    杨尚荆猛地一转头,看向了忠叔:“忠叔是说,这里面有门道?”

    忠叔点了点头:“自正统初年轩輗前来浙江治军,浙江都司上下,鲜有敢玩忽职守之人,再加上户部侍郎焦宏备倭浙江,沿海的防御,也就又加了一层保障,今天这里面的事情……可能就很复杂了。”

    稍稍停顿了一下,忠叔叹了口气:“不过事到如今,也没甚么可以犹豫的了,老仆这便带上几个家人前往码头处,抵抗贼寇,少爷严守城池,可千万不能让人乘乱进了城池,老仆出城之后,须立刻紧闭四门,加派兵丁严防死守。”

    说完这话,忠叔一转身,对这后面叫道:“李木、王江,你们两个随老夫去城外码头,其他人保护好少爷,严守城池!”

    杨尚荆看着忠叔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走上前去,将忠叔拦了下来:“如今看来,贼寇主要的目标是码头而非城池,这黄岩县的城墙虽不高耸,却也不是三百个没有攻城器械的倭寇所能攀爬的,不若这般,忠叔在此守城,戬自带人前往城外码头便是。”

    忠叔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全是愤怒:“少爷,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城外乃是是非之地,战场之上,刀枪无眼,若是少爷有了甚么损伤,老仆他日九泉之下,如何与老太爷交代?!”

    杨尚荆沉默了一下,然后很坚定地摇了摇头:“这与戬身为这一县主官,倒是没有甚么关碍,杨家……为重啊。”

    听了这话,忠叔的脸上就浮现出了复杂的神色,这的确是一句实话,就现在的情况而言,杨尚荆这么一个得罪了内廷金英、王振,间接触怒了皇帝朱祁镇的七品知县,对于整个杨家而言,重要性的确不及他这个见过大世面的老仆之万一,能有今日的地位、资源,完全是因为他有那么一丝一毫东山再起的可能。

    可是,一旦城外码头失守,整个永宁江上游的府县都要炸窝,到时候雪片一般的弹劾,根本就不是一个浙江三司能够压得住的,县令本就是守土有责,如此大的过失,也就比弃城而逃小了那么一点儿,再加上内廷外朝多少双眼睛注视着这里,肯定是难逃一死的,到时候,忠叔这个老仆再出了什么事,那对杨家的打击,可就太大了。

    杨尚荆看着忠叔复杂的神色,心头就是一松,于是加了一句话:“况且对这新兵的编练、使用,忠叔也不及戬了解,只要戬将这一两百人使用好了,凭着码头据守,也不虞倭寇蜂拥而入,加之此刻戬已是派人报于那邢宏放,想必援军也是顷刻而至,而这城中若无忠叔驻守,戬无论如何也是放心不下的。”

    忠叔眼中挣扎的神色越发的严重了,势力规模到了建安杨氏这个地步,虽然不及隋唐之前的门阀,却也在大明的士族地主中出于拔尖地位了,家族求的,实际上就是一个延续,寻常的道德观、是非观,已经影响不到杨家内部的决策了,若是有了风险,莫说杨尚荆这么个七品的小官儿,就是洪武三十五年之时,杨荣在南京城拦了朱棣马头被直接砍了,杨家也会瞬间切断和杨荣的一切联系。

    什么血脉亲情,在家族延续面前,也不过是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忠叔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也罢,少爷……多多保重!”

    看着忠叔的表情,杨尚荆也是暗暗出了口气,他去城外码头可不是寻死去的,若是这些倭寇都是着了甲的精锐,就严重超出了一县巡检司的应对能力之外,那么他一县主官亲临前线,少不得一个“忠勇”的评价,把丢失码头的罪责掩盖过去,到时候就是带着人直接撤回来,也能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将黑锅直接扣在海门卫指挥使的脑袋上。

    若是城外就是一帮冒充倭寇的流民,那么以巡检司那接近两百人的精练弓手,莫说三百了,就是五百,也能正面击溃,除了名头之外,还能捞上一笔军功,而海门卫那帮人……自然还是要接着背锅的。

    最重要的是,哪怕事情恶化到了极点,他也有把握带着手底下最精锐的那三十来人撤回县城。

    带着五个杨家的心腹家丁,杨尚荆骑着马就往北门赶去,还没等到北门,就看见一个彪形大汉骑着一匹兔头马,从左边跟了上来:“某魏国公府下家丁徐敏英,愿随杨知县前往码头,为知县牵马坠蹬,同抗倭寇!”

    杨尚荆定睛一看,就看这汉子豹头环眼,身高八尺,膀大腰圆,之前在徐尚庸的身边,经常能看到他,这次徐尚庸派人来接洽商务,他也是跟着来的,再加上自报家门姓徐,想来必定是魏国公府上的真正的心腹家丁了。

    魏国公徐家现在是有打算和他联姻的,所以这叫徐敏英的家丁,想必也是来护着他的,所以杨尚荆哈哈大笑:“壮士来得好,若是今日杨某侥幸不死,定当和你痛饮一场!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