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八七章 准备打造神棍
    第一八七章

    打造神棍这种活儿吧,在信息大爆炸时代,就有很多成熟的方法可供参考,单单是民间的野路子,就有数十种之多,多了不说,一二十万信徒骗一骗还是没什么压力的。

    而当时被骗的可怜人们,最低的学历也是田间经历过扫盲班的老爷爷老奶奶,学历高的大学毕业乃至硕士毕业也是随处可见,更何况现在这个1444年的大明朝?

    所以在和老杨谈话之前,杨尚荆心里就一直在翻翻着这些“先进姿势”,比如教义设置,比如宗教推广方式,再比如怎么招来几个牛人榜样给推广一下,比如于谦于廷益这种文人之中的标杆,只要他们一说话,肯定是事半功倍的,到时候别的不用,大明朝经济最发达的这几个省份都信老蔡的,不就成了都信他杨尚荆的了?

    正想着呢,外面忠叔走了进来,低声说道:“少爷,老蔡来了。”

    杨尚荆坐在那里,皱着的眉头舒展了开来,揉了揉太阳穴,点头说道:“让他进来吧。”

    忠叔应了一声,回身招了招手,一身道袍的老蔡低眉顺眼地走了进来,一撩衣服就要跪下,杨尚荆连忙抬手喝住:“此事你法衣在身,切不可跪,坐下说话吧。”

    虽说时无神论者百无禁忌,但是到了明朝这种封建年代,入乡随俗总该是有的,比如这道士穿着法衣的时候,就不能跪他这个当县令的,否则会折寿……算了,不扯了,实际上就是老蔡这一身法衣太过鲜艳,若是咕咚一声跪在地上没弄好,下摆沾了些尘土,出去了不好看,有碍于他的威风。

    上下打量着老蔡的这身卖相,杨尚荆的眼睛就是一亮,沉声问道:“老蔡,你进城的时候,周围百姓可有甚么说道?”

    现在的黄岩县虽说算不上贫苦吧,却也没什么特产,也就永宁江上的码头繁华了些,所以这里的僧道也就那么几个,能买得起老蔡这种烧包的法衣的,更是没有几个,再加上老蔡又是从南边儿的山上下来的,肯定会让人联想到最近大发神威的蔡仙长。

    “回少爷的话,太过吵闹,也听不清什么,入耳的几句,也不过是‘仙风道骨’一类,不过想来,事后也得传一传老仆来这里的目的,然后臆测一番。”老蔡咧着嘴,露出一口的大黄牙,显然平时也不是个刷牙的主儿,“只是那内容,老仆推断一番,也不外乎是关于老仆向少爷求教降妖之法的。”

    杨尚荆的眼睛就越发的亮了起来,这种计算,简直就是神棍的好苗子啊,这要是不扶持一番,简直都是暴殄天物了。

    所以杨尚荆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道:“我且问你,若是我让你现在放下火药研制,专职做一个道士,你可愿意?”

    老蔡有点儿懵逼,他做了大半辈子的火药,手艺都是祖传的,在杨家也是数得上号的手艺人,现在杨尚荆让他转行去做道士,到底是苛责他不务正业,还是……真想让他转行呢?

    所以老蔡抬起头来,看了看忠叔的脸色,又看了看杨尚荆的表情,发现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情,都是面含微笑,这才咬咬牙,答道:“老仆也不是表忠心,老蔡家这上下十几口人,全仗着主家活命,当年若是没有主家接济,祖先也不可能入土为安,也不可能有老仆这些人,只要是少爷的意思,老仆无不遵循。”

    老蔡这话倒也不算过分,当年他爷爷辈的,全靠着杨家的接济这才活下来,入了家当了奴仆,到现在百多年总是有的,要不然火药这种要命的手艺,也不可能交到他的手里,毕竟这帮匠人里面随便出来一个二五仔,杨家都是死全家的节奏。

    所以杨尚荆笑了笑,说道:“那便好,如今你在这黄岩县里,也是有了些名声的,吾昨日已着人写信,将引你入道门的李道长请来此处,主持道观的经忏、仪轨诸事,你便随他潜心钻研这些吧,让你做道士,可不能全靠些临场应变的小机灵,胸中多少要有些墨水的,否则就你现在这手段,连乾坤坎离都认不全,子丑寅卯都分不清,如果做的了真正的‘蔡仙长’?否则若是有人前来砸场子,岂不是直接坐蜡。”

    老蔡听了这话,双眼圆睁,里面全是神光,感情少爷这是让自己做活神仙啊?那还不是财源广进!就建安附近的那些鼎鼎有名的大道观,那个月不是成千上百贯的香火钱赚着?哪怕截下来两成,都能让他老蔡家瞬间翻身。

    然后就听杨尚荆说道:“待你学成了经忏、仪轨诸事,吾便以官府势力将你推起,真真正正地做个活神仙,以后被建庙修祠供奉起来,也是有可能的,只不过……”

    “老仆定然潜心向学,绝不负少爷的一番栽培。”老蔡当即就开始赌咒发誓了,被建庙修祠都是小事儿,钱啊,钱!黄澄澄的啥啥通宝,那才是一个身处大明朝最底层、穷怕了的匠户一心想要得到的东西啊。

    杨尚荆看着老蔡的语气,扣了扣桌子,继续说道:“也罢,既然你一心向学,吾也给你些方便,明日便将一些道门典籍给你送去,你先自己读上一读,也好有个印象,免得到了真正学习之时,两眼一抹黑。”

    老蔡点头如同啄米一般,看着杨尚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乖乖地站起身来告辞,杨尚荆摆了摆手,吩咐道:“如今既是蔡仙长了,总不能像平日那般寒酸,便叫县衙的差役送你回山罢,日后人前,倒也不须摆出高人一等的架势,只管显出平易近人之态也便是了,只是不经意之间的拿捏……”

    “老仆省得。”老蔡重重地点头,深鞠一躬,这才退了下去。

    忠叔站在杨尚荆身后,低声问道:“少爷的意思是……”

    “道教仪轨,博大精深,若是没有两年的钻研,老蔡也是学不出头的。”杨尚荆站起身来,转向后宅,一边走一边笑,“两年之后,戬定然是坐稳了那郎中的位置,到时以官府之力力推,老蔡便不是神仙,也是陆地神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