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八五章 精神文明建设也要抓
    第一八五章

    “那边老蔡搞出这般大的阵仗,少爷还要保留那处道观不成?”忠叔听完了杨尚荆的话,皱着眉头问道,“如今出了这般事体,今后道观里一定是香火鼎盛,人多眼杂之下,少爷的此番设计,难免要露出破绽啊。”

    杨尚荆笑了笑,就是一摇头:“正是因为如此,戬这才让人去请个真正懂行市的住持道观,将老蔡等人掩护起来,须知,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任凭谁也想不到,香火鼎盛的道观里面,就有一个做新式火药的小工坊吧?”

    “终不是长久之计……”忠叔摇摇头,叹了口气。

    杨尚荆将手中的茶盏放在桌子上,自己坐下了之后才说道:“待戬上任了兵部郎中的差事,总领三府之地备倭事宜,再插手军器制作,也就算是名正言顺了罢?火药配方的调整,可不是一时一日能完成的,而且,现在这火药虽说已经有了些气象,却是不利于储藏运输,总要让老蔡他们慢慢摸索一下的。”

    发射药啊、炸药啊都要有不同的配方,他能记住一个现代的配方就不错了,再加上颗粒状的黑火药有棱有角,小作坊自己生产点儿直接就用了也没啥,要是长途运输很容易悲剧,哪怕鸡蛋清做粘合剂要比水做粘合剂效果好得多。

    而且吧……火药纯度还特么得克制一下,就这个年代的垃圾到家的材料学,熟铁一点点儿捐出来的枪管子如果用上纯度过高的火药,只怕瞬间就是个炸膛的下场,那还玩个卵?

    工业体系从来就是个综合性的体系,想要靠着穿越者的身份在某个领域搞一个异军突起,杨尚荆感觉自己还不如躺在床上,搂着几个娇妻美妾啪啪啪,然后来个马上风死掉,最后穿越回五百多年之后的那个宿舍里面。

    听了杨尚荆这般说辞,忠叔这才沉默着点了点头:“少爷成竹在胸便好。”

    这会儿知琴给二人端来了茶水,杨尚荆端起新茶来抿了一口,这才一脸好笑地说道:“忠叔不觉得,这老蔡……可以转变一下发展方向么?”

    忠叔放下茶杯,一挑眉毛:“少爷的意思是……”

    “如今看来,这老蔡随机应变的本事可是着实不错的,这般大才,若只是放在一个小小的火药工匠的位置上,只怕是暴殄天物啊。”杨尚荆亮着眼睛,嘿嘿笑道,“若是把老蔡好生培养一番,让其收拢民心,岂不是人尽其才?”

    他现在在黄岩县,虽说顶这个“文曲星降世临凡”的名头,然而实际上主要精力,还是要用来做经济建设和官僚体制斗争,文明建设这一块儿,尤其是精神文明建设层面,他可以潜移默化地影响,却绝对不能直接插手干预,否则“崇鬼神之道,做无稽之谈”的大帽子就有可能扣下来——这个年代,谁敢和老百姓谈唯物主义,就砸爆谁的狗头!

    浙江的监察御史里有自己人,当然也会有王振的人。

    所以说,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老蔡这种人显然更适合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大放异彩,至于火药,他现在又没想着把三酸搞出来,扔去做火药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忠叔双眼瞬间圆睁,这年月谈起民心来,可以使一县主官的所思所想,也可以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再加上自家少爷又是偷偷摸摸地鼓捣火药,又是联合南京勋贵,又是编练新军,现在又开始打民心牌,好死不死的,这还直接动用了宗教势力,这尼玛……难不成自家少爷还有别的想法?

    于是乎,忠叔左右看了看,见没有人靠近,便压低了声音说道:“少爷如此做法,自然也是妥帖,不过收拢民心之举,当真有用?”

    杨尚荆瞬间就听出了忠叔的弦外之音,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也不过是勉强自保罢了,现在刀子没有王振之类的内廷官儿锋利,总也要给自己套上几件甲胄罢?至于其他的,见机行事罢了。”

    听了杨尚荆说完这话,忠叔才算是松了口气,这要是元末乱世,凭着杨尚荆这一通骚操作,顶着元朝朝廷命官的头衔,保不齐还真能做个一方诸侯,争一争天命加身,可现在是太平盛世,当朝的皇帝无论是从血统上还是法理上,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再加上天下总体还是承平的,谁敢动歪心思,肯定是要死无葬身之地的。

    现在看来,自家少爷脑子还是灵醒的,只要头脑不发昏,凭着现在这个架势,内廷真想要动他,也是很难的。

    “等下叫老蔡过来一下罢,戬和他谈谈。”杨尚荆转了转手腕,站起身来,“从账面上支五百贯给老蔡吧,其他的人也分个五百贯,功赏过罚,总是要立下规矩的。”

    忠叔点点头,也跟着站起身了,看着杨尚荆龙行虎步地往书房方向走去,他的眼神就有点儿复杂,他总感觉,自家的少爷好想从三月乙丑那天,也就是杨士奇灵堂前晕倒的那天开始,就打开了某个奇怪的开关,所思所想都和以往不一样了,看似离经叛道,却也挑不出什么错处,便是让他这个在朝堂争斗之中耳濡目染数十年的老头子做选择,似乎也没有办法做到更好。

    “老太爷在天之灵保佑吧。”忠叔叹了口气,转身过去找自家派来的那几个幕僚了。

    说实在的,现在这几个幕僚也是够悲剧的,没得到什么重用也就算了,想给杨尚荆出出主意都没地方出去,现在整天除了查账,就是处理县里一些鸡毛蒜皮的小案子,有两个心气挺高的,还想着通过给杨尚荆做幕僚,最后谋一个出身的杨家家生子,在县里转了一圈儿之后,直接就弃疗了,自家少爷这个骚操作,简直学不来啊。

    今天一看见忠叔走进来,这几个幕僚眼睛都亮了,心说是不是少爷想起我们来了,想给我们重用了?然而忠叔一开口,这帮货全都蒙了:“账上的钱支一千贯出来,少爷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