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八四章 我的鬼话差点儿骗了自己
    第一八四章

    第二天不是晴天不说,还下雨了,于是草草收拾好地上的碎瓷片、清理干净了火药痕迹的老蔡眼珠儿一转,又开始咋呼起来了:“诸位这几日,可莫要靠近后山了,昨夜道爷我降妖除魔,虽是斩杀了那妖怪,可一时间也清理不掉这妖怪的怨念,今日雨天,便是厉鬼嚎哭之声上达天听,这才下雨洗涤人间污秽。”

    顿了顿,老蔡插好了脑后的拂尘,叹了口气:“这工期……待三天之后再说吧,诸位可以先行回家歇息几日,只是这下山嘛,还是得等诸位饮下贫道的符水才行,否则一旦阴气入了县城,怕是要有别的麻烦啊。”

    说着话,另一个老道打了一桶子井水过来,装模作样地念诵了几声牙疼经,右手骈指成剑又是一通儿写写画画,然后冲着老蔡点点头,老蔡从袖子里小心翼翼地捏了三张黄纸出来,用烛火点燃了,扔在了水里:“此水有辟邪驱寒的功效,昨晚除妖,贫道等人也是没有余力多画灵符了,大家分了饮用,然后下山罢。”

    要不说么,心理暗示还是很给力的,一个看着岁数有七十、实际上也就五十多的老匠户一口水灌下去,当即挑着大拇指说道:“一遇到阴天下雨,我这老寒腿就疼,道长的符水果然有辟邪驱寒的灵效,嘿,我这好寒腿现在还就不那么疼了。”

    要不是知道自己所谓的灵符其实就是用毛笔沾了点儿鸡血,在黄纸上一通瞎画,老蔡自己都快信了他的鬼话了,于是他嘿嘿一笑,打着哈哈说道:“昨夜之事,诸位万勿外传,只恐民间恐慌,平添了罪孽。”

    “道长法力无边,县尊大人又是文曲星下凡,咱们这黄岩县还能有什么事?”那匠户一脸的不以为意,“只是道长,若是有了空闲,还请多赐下几碗符水,也好普济群生啊。”

    老蔡感觉自己撒的谎自己都要信了,一脑袋黑线地点了点头,摆了摆手:“待贫道恢复了法力,自然是要做些善事的。”

    于是饮了符水下山的众多匠户,一个两个脸上都带着兴奋,就琢磨着怎么把这事儿说得有气势了,反正自己也算是亲历者了,有面子啊。

    也可能是老天爷捉弄吧,反正今天这雨……特么的是地形雨,这帮匠户顶着雨下了山,就发现,诶,居然雨停了?不信邪的往回走了走,然后瞬间一帮人就跪在雨里,大喊着什么“道爷法力高深”之类的胡话,几个年纪大、特迷信的干脆脑门子都磕出血来了。

    然后当天,县城里面就传出了灵异事件,说书先生们高兴的都快跳起来,酒楼茶馆的生意眼瞅着就要爆棚了。

    据说是因为南边儿的山上,有修炼成精、然而心眼儿特坏的妖怪看黄岩县最近文教之气颇重,心有不忿,然后下山来想要和文曲星下凡的县尊杨尚荆斗斗法,赢了就要把县尊赶走,然后祸害了全县的百姓。

    结果在途经那座还在修炼的道观的时候,就被正在那里结庐修炼的正一天师府嫡传的道长们截住了,一通儿厮杀,那叫一个天昏地暗、飞沙走石,还有个小道长险些被妖怪破去了道法,身上被阴雷砸了好几记,血如泉涌,要不是蔡道长法力高超,请来了什么三十三天的神雷,直接把妖怪劈了,只怕城南那一片儿都要遭殃。

    虽说这是深山野岭的,然而在这儿干活的这帮匠户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为了给自己找个面子,增强一下整个事件的说服力,有人说那妖怪都是身高八丈、膀大腰圆的,青面獠牙好不狰狞,被一帮道长围住了还能挥舞手中的七尺长刀,和道长们打了个难解难分。

    要不是蔡道长法力高明,最后用鸡血绘制灵符,请了祖师爷的法力,再用神雷将妖怪斩除了,只怕全县都要遭殃,可就是这样,山上方圆十里还是下起了大雨——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要用雨水洗涤这妖精的罪孽。

    而这时候,杨尚荆正在和忠叔过招,用的可不是什么跆拳道的套路,就是那套军体拳,拆开来揉碎了练随机应变,特么的战场上谁能给你高抬腿的机会?白刃战的时候,腿抬高到身体的四分之一都可能让人命丧黄泉,你踢踢高抬腿练练柔韧性也就是了,真拿那个上战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给杨尚荆递完招的忠叔一脸的感慨:“果然书中自有黄金屋,少爷饱读诗书,却连这武功招式都能找到,一招一式之间虽是平平无奇,却是招招致命,若是一般的武人,足以将之作为传家之宝啊。”

    杨尚荆嘿嘿一笑,这特么是军队里杀人的玩意,多少精英总结了多少年的东西,还能差了?不过他也没明说,穿越这事儿怎么说都是太玄乎了些,一扭头结果知琴递过来的茶水,就看见一个心腹家丁一脸纠结地站在一边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体?”杨尚荆灌了一口水,这才问道,声音不紧不慢的,要知道,这家丁也是忠叔看得上的忠仆,跟在杨家也有十多年的时间了,他这个表情,肯定不是什么大事。

    于是那家丁一脸便秘的表情,就把县城里正在盛传的事儿宣扬开了,然后正在喝第二口茶的杨尚荆“噗”的一声,就把茶水喷在了身前的明棋身上,大夏天的天气本来就热,明棋一下子被弄了个湿身,羞得她转身捂着胸口就逃开了,而杨尚荆根本就没心思看那诱人的春光,扭过头来看着这家丁,一边儿咳嗽一边儿问:“你说什么?老蔡他弄出了这么大的阵仗?”

    “这老蔡……被耽误了啊。”也处在震撼之中的忠叔感慨了一句。

    嗯,当神棍的天赋被耽误了,我理解。

    杨尚荆一边儿平复了一下心情和呼吸,一边想着,过了一会儿,这才有气无力地说道:“写信给家里,让他们的师父过来一下,主持主持道观里面的日常工作吧,别的不要求,带来的人总得有点儿真材实料,到时候可别露馅了。”

    两连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