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八三章 天空一声巨响
    第一八三章

    道观刚刚建到一半,然后杨尚荆担心的生产安全问题终于变成了现实。

    一个小道士,嗯,按照制度没有度牒、依旧照章纳税的“小道士”在成功做出二两颗粒化黑火药之后,兴高采烈地装在一个薄皮搪瓷罐子里面,鼓捣成了爆竹的结构,用草纸包火药做了个简单的引线,然后自己兴冲冲地跑到后山测试威力去了。

    然后吧,这孩子就悲剧了,因为草纸裹火药的燃烧速度有点儿快,那罐子在半空中直接炸了,虽然这陶瓷罐子没有预制破破片,然而吧,皮子太薄了些,就听见半空中一声巨响……

    嗯,没人闪亮登场,大半夜的火光倒是挺显眼,然后四散飞溅的碎片就把这小子炸了个浑身是伤,一片破片斜斜的划过眼角眉梢,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险些弄一只独眼狼出来,一身道袍上也插了好几个碎瓷片,血流如注说不上,却也是真个凄惨。

    然后听见巨响的道士们蜂拥而至,老蔡等人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儿,比如这里遭了贼什么的,还从房里拽了一把把七星剑出来,火光下雪亮的剑刃简直太有威慑力了。

    老蔡看了看地上躺着呻吟的小道士,感觉尤其都无处撒,想给一脚吧,这还是自家的亲孙子,都这个惨样了也下不去脚,扭头看看那边住在这儿的匠户纷纷过来了,气的是牙根儿都痒痒,特么的这帮匠户里面可是有能人啊,一旦察觉出来这是在搞火药,那不是要死成球了?所以绝对不能让这帮匠户靠近一点儿。

    于是老蔡转了转眼珠,火把向前一丢,手中火把往身边儿人的手里一塞,右手高举着剑刃,左手骈指成剑,向着虚空之中连连点指:“好妖孽,还不伏诛,反而杀伤本座的弟子,你给我看剑吧!”

    说着话,一摆手,一剑对这虚空就扎了下去,火把的照耀下,这一剑还就闪出一刀红光来,于是那帮冲过来的匠户瞬间就惊了,一个一个停住了脚步,脸上就出现了惊恐的神色。

    然后老蔡大声咋呼着什么“雷部诸将,听我号令,斩妖除邪,寰宇澄清”之类的咒语,左手挽着学了没几天、并不算标准的雷诀,右手一剑一剑往下砍着。

    这会儿跟在他身边儿的那几个,也是知道怎么回事了,一个同样年岁的“老道”大声咋呼着:“诸位切莫靠近,我家师兄正在斩妖除邪,诸位身边未有丁甲诸神庇佑,若是沾染了邪气,乃至被妖邪所惑,终究是一场麻烦,这妖邪端的棘手,我师兄弟诸人也未必能保全诸位性命!”

    说完了,他也是骈指成剑,大声疾呼着向前冲去:“诸位同门,还不随我组成九天诛魔大阵,降服此獠?!”

    要不说么,愚民的好处就在于,随便说什么他都能信,而且是信以为真,好好的一场生产安全事故,瞬间就变成了跳大神的水陆法会,一帮大老道小老道不大不小的中老道围着地上一顿乱跳,手中长剑一通挥舞,再加上地上趴着一个呻吟不断的,气氛瞬间就变得清……三清了起来。

    这帮匠户一看这个架势,再听听地上倒霉孩子高一声、低一声的哼唧,“道士们”嘴里念念有词、实际上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念叨着的是啥的牙疼经,再瞅瞅周围黑灯瞎火荒山野岭的,瞬间是连连倒退,鼻子尖儿隐隐约约传来的火药味?这种时候谁特么还能在乎这点儿味道!

    “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妖孽你还不伏诛,给我着啊!”

    就听老蔡一声狂吼,完全学得就是说书先生的套路,然而黄岩县虽然有道观,可它是全真的道观,这年月全真修内丹、玩科仪,和正一的炼外丹、画符捉鬼还是不一样的,一辈子连黄岩县县城都没离开过二十里地的匠户哪里能分得出什么真假?都以为说书先生说的就是真的呢——嗯,保不齐说书先生还能以为,自己说的正好遇上巧合了,和道士们的法会是一样一样的呢。

    所以一个个这会儿心都提起来了,直到老蔡一脸汗水地走过来,离着三步冲他们拱拱手,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老蔡是冒汗,这种事儿一急,再加上年纪大了这一通蹦跶,天气还算不上凉快,现在脑门子上汗水都快成河了,整个人带着一股子虚脱,就仿佛刚才真的是在降妖除魔一番,让这帮匠户平添了尊重。

    “适才妖魔厉害,贫道以真阳之气镇杀,也未曾杀净,如今那边阴气依旧十分之重,诸位近日莫要靠近分毫,以免遭了无妄之灾,稍后贫道还要恭请祖师,以三十三天紫薇之气引动太虚神雷灭杀,待明日午时,太阳之气照射,方能断绝。”老蔡这话说的头头是道,只不过那什么雷法么……

    现在这道观还没建起来主体呢,神像都没选好要立什么,所以说吧,嗯,三清在上,道门列祖列宗在上,这些得道的神仙大抵、应该、可能、肯定是不会在意的吧?

    “道长辛苦,道长辛苦。”一众匠户哪知道这些?所以一个劲儿地道谢。

    老蔡一扭头,就吩咐道:“去前院儿捉只鸡来,贫道稍后用鸡血书符篆,结合祖师威神力,才好将此獠彻底镇杀!”

    一个小老道转了转眼珠子,点点头,一溜烟地跑下去了,别的不说,为了方便吃肉、用蛋清,这庙里还真养了几只鸡,有负责白天忙下蛋的,有负责清早呜呜啼的,想必这是要抓个倒霉的呜呜啼来祭天了。

    眼瞅着众多匠户开始撤了,老蔡摸了摸头上的虚汗,扭过头找来另一个“老道”,低声吩咐:“快去做一个大号的爆竹,要响一点儿的,等会儿就靠着它请神雷了。”

    那“老道”点点头,骂了一句娘:“你家的崽子以后可得看好了,多好的鸡血啊,等会儿就要浪费了,老子就好那口鸡血糊糊啊。”

    “滚滚滚,快去快去,我还得去看看我家那小王八蛋咋样了呢。”老蔡把眼珠子一瞪,“赶明儿咱们去酒楼叫点儿好的,喝个痛快,老子请客!”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