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八二章 不务正业
    第一八二章

    徐尚庸来的时候带着一肚皮的疑惑,走的时候,带走的是一肚皮的兴奋。

    这一刻,官帽子和钱串子两个堪比西子的大美女,似乎已经躺在了他的怀里,对着他温婉一笑,予取予求了。

    而送走了徐尚庸的杨尚荆,环顾整个黄岩县,发现没有一个乡贤、官吏是他一合之敌之后,一脸高手寂寞地开始了自己的不务正业。

    因为他想搞个水力锻锤出来,砸点儿兵刃铠甲……不对,是菜刀农具造福乡里了——怎么说他现在也是即将升任正五品郎中的人了,要是没有一颗悲悯之心胸怀天下,搞搞“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的势头,也太对不起胸前的五角……不对,是补子上那只白鹇了。

    水车这种东西其实早就有了,最早的记载好像是东汉末年,只不过运用上一直都挺粗糙的,几经发展也就是运水,到了宋朝那本《天工开物》里,才提到了怎么运用水力锻造,不过这本神书的命运和历朝历代的农书差不多,都在弘文馆或者翰林院之类的地方吃灰,到了崇祯十年的时候才拿出来印刷,若不是家学渊博的,别提看了,听都未必听说过。

    毕竟中国古代一直都是应用科技发达、理论基础薄弱,所以杨尚荆感觉自己这个初中物理满分一百二,考了一百一十一分的文科生,还是有机会兼职一下理科生的。

    然而他把自己的想法和工房的工匠头子一说,对方当即就是一脸懵逼的表情,说出来的话里也全是震惊:“这水车还有这般用途?”——如果不是杨尚荆在黄岩县还有些名声,身上还穿着官服,只怕这匠户喷出来的就是“你丫傻逼了吧?”

    能在地图上看出来名字,永宁江也不是什么小河沟了,要说起来水力资源也算得上丰富的,可是到了这个年月吧,对水车的技术虽然有所发展,然而县乡一级的匠户接受到的教育,就是水车这玩意是用来运水灌溉的,其他的都是一脸懵逼。

    “前宋《天工开物》之中曾有记载,以水力捶打铁料……”杨尚荆也挺无语的,只能从之前看过那么一丢丢的典籍里面找东西给这帮匠户解释了。

    然而这帮匠户还是一脸懵逼,果不其然,谁都没听说过《天工开物》这本书,这年月对于知识的垄断,可不仅仅是在文臣勋贵之间,匠户这种“贱业”之中,也是存在鄙视链的,都害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一个两个要不是自己亲生的儿子,都是藏着掖着的,所以说,朱元璋定下的父死子继的规矩……似乎也挺正确?

    于是乎杨尚荆就弃疗了,他从桌案上抽出一张纸,捡起一根炭笔开始写写画画,他记得天工开物里面用的是杠杆,不是滑轮,因为用滑轮的话需要用到钢丝绳子,这年月还特么钢丝……火器都是用熟铁卷出来的枪膛,哪里会有那种逆天之物?

    然而吧,初中学物理的那会儿,他滑轮组玩的挺溜,比杠杆溜得多,所以想要快点儿出效果,还是得用滑轮组来鼓捣,这就要用到各种标号的麻绳做替代,不过这个不难,这年月纺织技术的科技树已经点出来了,交给下面的人去办就得了,指不定催生出来的需求,还能客观地推动一下丝麻产业的发展。

    当然了,麻绳的损耗什么的,那都是小问题,相比于铁器这种东西的利润,区区麻料算个甚?

    古人是傻子么?当然不是,论起实际操作经营,大到攻城器械、小到桌椅板凳,十个杨尚荆拉出来都不够工房最年轻的匠人打的,然而说道理论基础,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土鳖。

    眼瞅着一帮匠户听得迷迷糊糊的,杨尚荆扔下炭笔来就有点儿挠头,最后干脆支使着这帮人当场做了几个不算小的滑轮,好在这里材料齐全,连粗细不一的麻绳都有不少,所以没过多会儿,杨尚荆就开始用这套工具给他们做各种演示了,甚至还在图纸上做了几个简单的受力分析给讲解了一下。

    反正怎么把滑轮组和水车有机结合起来,那就是这帮工匠的事儿了,他只管推开这扇门,引领一下黄岩县的工业发展。

    然后这帮匠户看着滑轮组各种运作,眼睛里全是惊奇——这玩意还能这么玩?一个匠户伸手扯了扯麻绳,又看了看滑轮组上的重物,一脸惊奇地喊着:“此物当真神妙,果然是省了不止一半儿的气力。”

    到底是有技术基础、一个两个也是认字儿的匠户,学以致用的本事一个个还是不错的,没多会儿这帮人就弄明白了其中的要领,一个个脸上的表情全是惊喜,那几个年老的工匠当即就给杨尚荆跪下了,对他们而言,这似乎是……传家的本事。

    “你等尽心尽力,早日将这东西做出来,本县重重有赏。”杨尚荆拍了拍为首的那个老江湖的肩膀,叹了口气,转身出了门,那工匠脸都红了,对这其他人吼道:“还不快去拿料子来!”

    于是乎,工房里面瞬间乱了套,丁零当啷的声音不绝于耳,谁都知道,如今的县尊大人是一言九鼎的主儿,说道了都能做到的,这帮匠户被官府圈养了起来,日子本来就够清苦的了,现在有了发财的机会,谁还能和钱过不去?

    “刘岩,你小子去前面知会张胥吏一声,给咱们这边多调些铁料、麻绳,只说是县尊过问过的。”那个老匠户搓着手,一脸的兴奋,“终归是县尊在这里坐过这么长的时间,怎么说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三叔的意思是……”那个叫刘岩的小年轻带着一脸的小心,问道。

    然后这老江湖一脚就踹了过去:“我还能什么意思,做这东西大家都是睁眼瞎,耗费的材料、物料还能少了?去要,有多少要多少!”

    特么的县太爷都能来指导匠户了,咱们这帮匠户眯点料子算个甚?

    ……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