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八一章 钱袋子和官帽子
    第一八一章

    现在内廷的一系列动作都证明,杨尚荆这个剿倭三十二人,自身伤亡不过八人的战绩有点儿扎眼,或者说,他输出一瞬间太高了,直接吸引了大boss王振——或者说是皇帝朱祁镇的大部分仇恨,然后boss召唤了智商常年在线、操作极端风骚、技能比boss本身还恶心的110金英等人,转身过来就是一波集火。

    总之……心很累,感觉不会再爱了。

    不过想要用一个正五品的官职就把他杨尚荆吓得屁滚尿流,那也是痴人说梦,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福,这套理论杨尚荆还是很明白的。

    所以杨尚荆在思考了片刻之后,就收起了心中的郁闷,衙门规格高了,下面的官儿也就多了,到时候他就能用官帽子打发一下南直隶的土生勋贵和北直隶过来混资历的野生勋贵,为了建立大明朝反阉抗倭统一战线,将所有的勋贵、士族拧成一股绳,打到以王振为首的内廷黑恶势力,肃清东南沿海以倭寇为代表的敌对势力而奋斗,努力做到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嗯,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

    杨尚荆抬起头来,看着徐尚庸,慢吞吞地说道:“给朝廷上奏,戬力求稳妥,故此这练兵之法,只是将实践过的部分写下,至于后续……戬还有强兵之策。”

    你等等,后面还有?!

    徐尚庸虎躯一震,看着杨尚荆的脸,抓着茶盏的手缓缓握紧:“练兵之法,强兵之策,比之魏武卒……如何?”

    整个中国封建历史,其实就是在农垦之中对外扩张,没看五百年之后的cctv7都叫耕战频道么?因为吊的飞起的秦汉,实际上也是耕战结合,军功爵制度本质上就是田地和军队的有机结合,隋唐牛的不行、吊打四方的府兵,实际上还是农户子弟为了田亩出去拼命,就胜在军纪严明,制度上没有任何变化。

    毕竟府兵嘛……没有军饷就先不说了,只供饭,连特么铠甲都得自备,那首五百来年之后祸害了不少小学生的《木兰诗》说的很清楚了,“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

    所以一提到天下强军,肯定要提到的,就是魏武卒,这帮人战斗力凶残,体力更凶残,除了训练得法,最重要的还是单兵素质高,各个都认字,认字……优质的人力资源。

    杨尚荆沉吟了一下,最后还是摇摇头:“若是能找到数百个读书识字的,倒也可也可堪一比,若都是招纳这些隐户、逃户、流民之流,还是算了。”

    五百年后土鳖征兵的时候,最低学历是初中,而任何一个五百年之后的初中学历的人到了这块儿,最起码能用数学吊打一群成名已久的算学先生,然后去当铺啥的当个大掌柜二掌柜,谁特么闲疯了跑战场上做厮杀汉?

    嗯,别说穿越过来的不会,明朝的读书人弃文从武的,都叫有辱斯文,“宁为百夫长,不做一书生”?大明朝士子纷纷表示,qnmd,好男不当兵这句老话你没听说过?

    也感觉到了自己问的问题有点儿白痴,所以画风一转,直接问道:“不知尚荆兄之前所说的从南京调运米粮之事,是个什么事体?”

    杨尚荆的官帽子都举起来了,那么作为对等交换,他也得举起钱袋子,虽说都是互利互惠的事情,但也要有来有往才是好的。

    眉头微微一挑,杨尚荆笑着说道:“也不过是戬突发奇想,想帮着本县的义民们做些实事,这黄岩县中义民甚多,戬在建养济院、编练巡检司弓手之时,多有支援钱粮等物,便是尚庸兄二位如今在县衙馆驿之中饮用的茶水,也是本县陈氏捐赠的,虽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戬这心中也是颇多愧疚啊。”

    “……”

    “……”

    徐尚庸和刘启道两人一脑袋的黑线,眼睛里写的全是佩服,心说你这能从正七品直接跨过六品的位子,直接调任正五品的六部郎中,简直太特么应该了,就凭着你这一本道的本事加上堪比南直隶城墙的面皮子,简直是太应该了,六部尚书、不,是内阁的首辅咱帮你预定了咋样?

    特么的我们来之前,可是看过相关情报的!

    杨尚荆只当两人的眼神是空气,继续说道:“所以戬想了想,将本地的特产运送到南直隶售卖,给本县的义民添些进项,也给南直隶带去一点儿新鲜玩意,这买卖总是要人做的,落入义民手中,总也强过落入奸商手中。”

    你这个二甲三十三名赐进士出身的,是不是在鄙视我们读书少?什么义民,能撑起行商这个活计的,哪个能使真正意义上的“义民”?不欺压乡里、遇着天灾人祸了,门口支个棚子,熬上几锅透明瓦亮、直接能看见锅里有几粒米的粥,那就算顶好的乡贤了,仁义道德,还不是狗屁?

    刘启道彻底放弃了治疗,摇了摇扇子,沉声说道:“尚荆兄此言甚是,只是……商贾乃是贱业,纵使有千般的理由,也逃不过‘不事生产、低买高卖’这八个字去,若是有尚荆兄牵头操持,只恐为言官攻讦啊。”

    杨尚荆洒然一笑,一脸的不以为意:“个中道理,戬自然是知晓的,戬要做的,也不过是帮着本县的义民,找到南京城的义民罢了,义民每月所得,若有盈余了,充入府库之中,也是一片拳拳心意啊,如此义举,便是朝廷得知,又能如何?”

    停顿了一下,杨尚荆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若是此法得当,今后这宁波、台州、温州三府之内的军户,也可照此办理啊。”

    说白了就是玩白手套的那一套,不过杨尚荆不直接参与到经营里面,只管着每月定期抽税,这个套路要是玩好了,到时候挂着正五品的官帽子,在宁波、台州、温州三地的卫所里直接搞,还特么省去了乡贤的麻烦,就卫所那帮正三品的指挥使,只要底子不是特别硬扎的,看见了南京的勋贵,谁敢装逼?

    这年月军户屯田啊,一个两个也是大地主,这钱搂起来,还不是……还不是美滋滋!

    徐尚庸一条眉毛,慎重地点点头,眼里却是止不住的兴奋:“待尚庸回了南京,自然会派个管事前来。”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