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七九章 秀一下
    第一七九章

    这帮巡检司的弓手的训练项目,其实挺简单的,就是听着口令,用整齐一划的动作,对着高矮不同的草人用枪戳,而且力求刺准心脏、脖子、脑袋等等要害部位。

    套路上并不出彩,寻常卫所士卒也都是这么玩的,只不过每年疏于训练,最简单的队列都是那种惨不忍睹的,也就各个将领的亲兵卫队、家丁私军能看得过眼,然而一个两个捂着藏着,严严实实的,就怕被拿出去当炮灰用了,所以应付上官检查的时候,大家都喜欢别出心裁。

    就比如说找一些江湖道上的“能人”,搞些真正的套路表演——那些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豪侠”、“能人”,别的能带可能没有,刀法拳法之类的套路可是精熟,一旦遇到上官下来检查,尤其是那种不知兵事的,叫上来一两个,表演一趟啥啥拳法,那上官看完肯定是不明觉厉,挑着大拇指高喊着“好顶赞”。

    可是身为勋贵子弟,真正受过封建年代正规军事教育的徐尚庸、刘启道二人,却不是那种文官转监军,捞到功绩直接走人、捞着罪过直接扣黑锅的门外汉,看着这些士卒进退之间的步法,一个两个鸡皮疙瘩都有点儿炸起来了。

    南直隶最精锐的兵马,好像也就是这个德行?

    “尚庸兄在南京的勋贵圈子里,也是出了名的好功夫,若是和这般士卒对上,可以打上几个?”刘启道眯缝着眼睛,压低了声音味道。

    徐尚庸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若是单打独斗的车轮战,七八个总是没问题的,若是一拥而上,三个人已是极限了,若是来上五个,除了落荒而逃,实在是找不到活命的办法了。”

    停顿了一下,徐尚庸叹了口气:“之前还以为这杨尚荆瞒报了伤亡的人数,如今看来,却是多报了也未可知啊。”

    杨尚荆写的战报,是过了浙江三司、到了南直隶,这才北上的,所以身为南京勋贵中的头面人物,徐尚庸在来前还是读过那份战报的,从嗤之以鼻、将信将疑,再到现在的深信不疑,这个过程很短,却也满是戏剧性。

    “时人多言先太师文敏能谋善断,杀伐果决,乃是本朝最能打的文臣,如今看来……名不虚传啊。”刘启道摇了摇手中白羽扇,叹了口气,“单是杨尚荆便有如此才学,也难怪魏国公动心。”

    窥一斑而见全豹,且不论杨荣当年在朝堂上有何等的威势,单单是现在一个杨尚荆所表现出来的手段、见识,就证明了建安杨氏的不凡,和杨尚荆联姻,为的可不仅仅是一个马上升任正五品郎中的杨尚荆,更多的还是为了建安杨氏数百年积累下的底蕴。

    刚刚去那边安排了些事情的杨尚荆走了过来,一脸的叹息:“只可惜,此间的士卒底子太差了些,训练的时间也太短了些,到现在也不过两个月有余,若是能拣选各个卫所的精锐,以此法编练,区区倭寇,何足道哉?”

    徐尚庸点了点头,神色凝重:“尚荆兄所言甚是,一百多人将近两百人如臂使指,嘿……”

    杨尚荆哈哈一笑,伸手指了指看台:“二位请随戬来,戬已经让下面的弓手集合,给二位看上一点儿花架子。”

    两人听了这话,跟着点了点头,心里也有点儿疑惑,按正理自己两人不是什么门外汉,看了这些,已经知道了杨尚荆的手段,这又要拿什么花活糊弄人不成?

    跟着杨尚荆的脚步,上了小校场上面的高台,就听下面传来一阵急促的哨声,一队队正在端着枪,猛扎面前的草人的巡检司弓手们,手上的动作都是一停,急速想着校场中央跑去,迅速列成了一个方阵,没有丝毫的散乱。

    原本心中带着疑惑的两个南京勋贵,心里头的疑惑就成了震惊,要知道,寻常的泥腿子连左右都经常分不清,两个来月能把人练成这样……不可思议啊。

    然后一阵急促的哨声传来,三短一长,旁边就传来了吹打的声音,唢呐加上皮鼓,节奏分明,这些弓手就在乐曲的指挥下,开前进、后退、转弯这一系列动作,到底是鞭子抽出来记性、板子打出来的动作,这些人行进之间没有丝毫的慌乱,还是整齐划一。

    于是两个南京勋贵心头的震惊就变成了震撼,有这样的组织度,一些高难度的阵法就已经可以演练了,所谓的“魏武卒”、“岳家军”之类的强军之所以少,就是因为组织度不达标,“魏武卒”的要求之一,就是有一定的文化功底,可这年代要是读书认字的,谁会去战场上搏个出身?那不是有辱斯文!

    “尚荆兄点石成金的手段,刘某……佩服。”刘启道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杨尚荆拱了拱手。

    这种兵,想要借,是肯定借不来的,就东南沿海这些个卫所,哪个指挥使有个几斤几两,他们这些勋贵也是心中有数的,谁手底下要是有这个练度的人马,早特么砍倭寇报功了,还能成了杨尚荆的军功?

    杨尚荆微微一笑,一脸的不以为意:“也不过雕虫小技罢了,下面还有点儿花活,二位看看也便是了。”

    哨声响起,鼓点儿就是一变,这些弓手站定了身形,开始玩分列式了,一行行、一列列迅速拉开了固定的距离,虽然因为这种高难度的东西才解除了没多会儿,行进之间还有些慌乱,站在高处经常看见某几个人多走了一步、少走了一步的情况,但在弓手里面伍长、什长的调度下,并没有造成什么大乱子,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杀!”

    一声暴喝从杨勤的口中传出,自从被杨尚荆赐了名,原本的杨二变得越发的勤恳了,身上的血气也种了不少,那些弓手听了这一声爆喝,一个个瞬间开始抖动手中的枪杆,做出一个个训练了足足一个月的动作——踏步、出枪,撤步、收枪,转身、踏步、出枪……

    两个勋贵的眼睛瞪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