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七八章 都是利益
    第一七八章

    “魏国公……当真要和内廷翻脸了?”

    刘启道打马靠近了徐尚庸,压低声音问道。

    后者听了,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大人的心思,我如何知晓?只不过是上次我从黄岩回去,和大人说了几句这杨尚荆的婚事,临走之前,大人吩咐了几句罢了。”

    对于官僚体系内的人而言,“揣摩上意”是个技术活,而对于勋贵子弟而言,一个个公府、侯府、伯府,哪一个不是官僚体系的缩影?嫡子想要一个好的地位,最次也能多几个月例花销;庶出子忙着在嫡子之间站队,或者直接讨老爹的欢心;嫡出的女子也不例外,受宠的程度决定着他们今后能嫁一个什么样的夫君……

    所以听了徐尚庸这话,刘启道点了点头表示知晓,一时间也陷入了沉吟之中。

    “你看这杨尚荆……如何?”徐尚庸突然问道,指了指正在吩咐皂隶去巡检司小校场知会一声的杨尚荆。

    刘启道一愣,然后说道:“杀伐果决,却也不缺智计,加上身边又有能人相助,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主儿,且不说他在黄岩县做的这些事情,便是昔日在秦淮河那画舫上的所作所为,不也是可圈可点么?”

    杨尚荆在黄岩县都干过什么,南京的勋贵们自然是知晓的,徐尚庸二人来之前,家里的长辈还拿着相关的情报给他们说了一下,虽然怼黄家被灭门这事儿到底是不是实锤,大家也都有点儿疑惑,但是“杀伐果决”这四个字的评语用在杨尚荆的身上,是肯定不会有错的,再加上从杭州府那边漏过去的相关奏疏信息,勋贵们派人在黄岩县明里暗里的打听,基本上也能得出来一个相对客观的结论了。

    就在这时,杨尚荆也算是安排完了那边的事情,打马过来,两人也就停下了讨论,就听杨尚荆说道:“戬还有一事,想要和二位说说。”

    “洗耳恭听。”徐尚庸放慢了速度,一脸笑意。

    杨尚荆略略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说道:“至圣先师曾言,‘士农工商,四民也’,财货流通,多仰仗商贾之流,朝廷亦有运粮换盐引的德政,今岁黄岩县降水不丰,虽是靠着永宁江,可这水浇地也是不能尽数灌溉,故此,县中义民想从南京买些米粮,以备赈济灾民之需,不知二位能否帮忙开开商路?”

    徐尚庸和刘启道对视了一眼,也有点儿懵逼,倒不是因为杨尚荆不实在,玩什么之乎者也,而是因为摸不准脉搏。

    说是商贾贱业,可实际上哪个大家族就指着一亩三分地里那点儿粮食赚钱的?谁家都有几个或明或暗的白手套帮着搂钱,这算是不能说的秘密,而杨尚荆把这个摆在明面上,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算有着大义的名头,总也是会被人抓出纰漏攻讦一番的,尤其是在这个外朝都察院的瘪三们有不少投靠了内廷的光景上。

    至于官倒……这个倒是源远流长,现在大家还玩的不亦乐乎呢,可是杨尚荆要倒腾的是米粮,他至于这么缺钱么?当年赎一个茗烟姑娘,那可是砸出去三千贯,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的。

    不过这涉及到两者之间利益关系的问题,所以徐尚庸沉吟了一下,还是说道:“若只是从南直隶到黄岩县,一路上若是打着我等南京勋贵的旗号,倒也是妥帖的,总不会有不开眼的蟊贼劫道便是了。”

    这年月路上也是不太平的,寻常的行脚商在外面走着,其实就和赌命差不多,结伴而行雇上一群镖师还行,否则剪径毛贼会很乐意称量一下这些肥羊到底有多肥——当然啦,如果遇上一心想“借老乡几个脑袋领个军功”的军户,领再多的镖师都是死,所以挂上勋贵的旗号行事,就显得方便些了,毕竟勋贵报仇从早到晚。

    不过徐尚庸这只能算是含糊的应承,哪一家都没说,不过杨尚荆还是笑着点头致谢,开商路这个事儿吧,实际上不是为了和勋贵们的关系,只是为了安抚一下县里这帮乡贤的情绪,连着被自己砍了三刀,要是再不给点儿实惠,只怕就得怨声载道了,一味强压倒也不是不行,但打个巴掌给个甜枣,终归还是正路的。

    “杀!杀!杀!”

    喊杀声由模糊到清晰,声音里虽然依旧少了那么一点儿血腥气,但毕竟也算是战场上见过真章的了,所以喊起来倒也有那么一股子气势,徐尚庸和刘启道到底也是勋贵出身,校场之类的地方没少去过,听着这种整齐的口号,就知道这些弓手和寻常的巡检司弓手还是有所不同的。

    “这里的弓手,原本都是黄岩县的隐户,底子差得很,戬也是无奈,只能教些军纪上的东西,让他们临阵不乱,剩下的……”杨尚荆颇为惭愧地叹了口气,就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当初想要教军体拳的时候,忠叔那个表情了。

    军体拳连着打,实际上就是套路表演用的,真正的战场上,都是用来见招拆招的,老兵和新兵的差距,其实就是见招拆招的反应能力的差距,所以当杨尚荆玩了一套套路表演之后,忠叔的脸色都跟着变了,直接将他把这套东西推广出去的想法掐灭了——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老把式了,这东西在这个年代到底该怎么用,忠叔心里门清。

    “军容整洁,便是南京守备部队,也少有这般的气象。”刘启道眼睛圆睁,看着这帮弓手,脸色都有点儿变了,他的家学告诉他,这帮弓手,只怕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

    这些弓手的面前,用干草扎着一个个高矮不一的草人,他们端着长枪,齐齐刺出,枪枪直奔这些草人的咽喉、胸口等致命的位置,进退之间步伐整齐划一,如果是堂堂正正的两军对垒,只怕很难正面冲垮这样的队伍。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脸上扯着一道刀疤的汉子向前迈了一步,一脚踢在了一个弓手的屁股上,破口大骂:“你那一枪捅的太低了,如果我在你的对面,我会直接给你一刀!”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