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七三章 明修栈道(求订阅,求月票哇!)
    第一七三章

    “诸位看这养济院,如何啊?”

    城南的黄家老宅,杨尚荆带着一帮乡贤漫步其中,脸上全是神圣的光辉,慈爱、仁德,宛如最悲悯的天父,正在宣讲着自己的教义。

    一帮乡贤看这这个养济院,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一小半是因为这宅子的主人的覆灭,赶到一点点兔死狐悲;剩下的,则是似乎看见了自己被逼着捐出来的钱粮,总之,痛心之至。

    然后杨尚荆就在他们的伤口上洒了一把长芦盐场的盐面儿:“若非诸位乡贤鼎力相助,本县纵是有心,亦是无力啊。”

    这尼玛……一帮乡贤听着杨尚荆装逼的语气,看着他淡然的表情,一瞬间就想一哄而上把他打死,为民除害,然而看看身边儿跟着的巡检司弓手,还是怂了,这帮原本的隐户连倭寇都砍了,他们自问脖子没有倭寇的甲胄硬,所以,该怂要怂,该拍马屁要拍马屁。

    就听见张家的大儿子张懿安呵呵一笑,说道:“县尊仁德,使本县鳏寡孤独废疾者得有所养,我等不过蝇随骥尾,些许钱粮,何足县尊挂齿?”

    其他乡贤看这张懿安,一瞬间又想着给这货来一顿好打,毕竟要不是张家没咬住牙,跪的太快了,让杨尚荆抓住了把柄,他们这帮乡贤也不至于这么被动,又是捐钱又是捐粮,倒霉催的甚至连茶庄都捐出来了,然后杨尚荆这个县令还没领情。

    可是吧,张家打不过杨尚荆,可外面也是有人做官儿的,打他们还是没问题的,所以还是得忍者,于是一个两个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开始跟着拍马屁了,一时间“县尊英明”、“县尊仁德”之类的恭维不绝于耳。

    杨尚荆满意地点了点头,摆了摆手,呵呵一笑:“我等都是读圣贤书之人,讲的就是‘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自当不负君恩,造福乡里,本县,也不过是恪尽职守罢了。”

    然后这帮乡贤又是一顿不要脸的溜须拍马,什么“高风亮节”、什么“鞠躬尽瘁”,文采出众之余让人极端肉麻,杨尚荆估摸着,这帮乡贤是很想让他“死而后已”的。

    前戏做完了,自然就该到正事儿了,毕竟杨尚荆带着乡贤们来这儿看养济院,不是为了发现乡贤里面有没有重口味的恋x癖,而是为了把这帮乡贤摁在地上摩擦,大力的摩擦,让他们吐出来点儿“不义之财”,所以他叹息了一声,悠悠的说道:“至圣先师曾言‘老有所终’,本县深以为然,故此建了这养济院;至圣先师又言,有教无类……”

    说着话的时候,杨尚荆一直在观察这乡贤们的脸色,果不其然,当他提到“有教无类”四个字的时候,在场所有乡贤都是面色一变,眼睛圆睁,犹如见了鬼一般。

    知识改变命运。知识就是力量。

    这两句话绝对不是说说而已的口号,而是实在的不能再实在的大实话。

    通过垄断知识垄断行政权力,进而设置特权,比如“有功名者免纳税款”,垄断田地、乃至进一步垄断知识,把权、钱死死地攥在手里,比如察举制、征辟制、九品中正制,比如科举制度里的条条款款,堵死底层的上升通道,把商人之流有些姿势水平的挡在权力的大门之外。

    有权自然就有钱了,然后自然就有了人,然后就可以制定制度了,有了制度保障,剥削就是合理合法的存在了,就凭着一帮目不识丁的黔首,能翻得起什么浪花?从上古先秦,到大明朝为止,真正的泥腿子出身的皇帝,也就一个本朝太祖朱元璋,刘邦那种不读书的货色,起事之前也是亭长,妻族也是大族,否则一帮名门之后、贵族血脉凭什么陪你一个泥腿子玩?

    至于说经商……啥都不懂的泥腿子只能挑着担子做货郎,一天能有几个进项?赚个几十文钱,倒了血霉遇上地痞流氓,还得交上一笔保护费,真正的赚钱的嘛,都得懂算账,你看看二十一世纪的高级会计的收入,就知道这种人才的可贵了。

    所以一听杨尚荆要玩“有教无类”,广开学堂,让一帮泥腿子有机会接受教育,这帮乡贤的脸色为何这般也就可想而知了,一帮泥腿子和自己抢钱,这能忍?

    然后杨尚荆慢慢悠悠又丢下一颗炸弹:“前日里礼房的陈璋仪曾和本县提过,如今县中虽说不算教化大行,但能识字的读书人也是有那么一些的,扣除备考科举的,还是有不少人的,正好可以来给乡民教学识字,以彰显至圣先师之仁德。”

    当初给他进献茶园的那个老陈家家主一哆嗦,差点儿直接跪下了,无他,那个礼房的刘璋仪就是他家的人,这么一弄,乡贤们肯定要认为他们家阿谀媚上,把本县地主士族的利益拿出来给杨尚荆拍马屁,直接就要不和他玩了,他们陈家在县里也就是个中游的家族,和张家差了十万八千里呢,被孤立……那就是死路一条啊。

    果不其然,一帮乡贤一边用杀人的目光盯着他,一边沉默应对着杨尚荆,哪怕是跪的最早的张家都没敢开口应和,这已经不是什么妥协的问题了,一旦黄岩县开始教黔首愚夫识字,旁边的县怎么看他们?还要不要和他们一起玩耍了?到时候各种压力纷至沓来,杨尚荆可以说是“乡贤提起,顺水推舟”,自己置身事外,史书上可能还要记上一笔,他们这帮乡贤……还是死球去吧。

    大义和实际利益之间的距离,是不可以道里计的。

    对于这个问题,杨尚荆当然是知道的,他提那个陈璋仪,也不过是分化乡贤们的一种手段,不能让乡贤在他的高压下结成利益共同体,要让他们互相之间有所猜忌,这才是保证他绝对权威不被破坏的正道,所以他呵呵一笑,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本县觉得,此时大兴教化还是为时过早的,毕竟……县中还远远谈不上什么安居乐业啊!”

    说了四更就四更……我又没说一起更晚上12点前还有两章,老衲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