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七二章 打黑除恶(上架了求月票~)
    第一七二章

    正统九年八月甲戌,朝廷敕边将备瓦剌也先。

    当然,这种军国大事和身处东南的黄岩县百姓没有任何关系,对他们的影响还赶不上卫所这两天又砍了几个倭寇脑袋。

    真正给他们带来影响的,还是黄岩县吏房、刑房下发的两份文件,吏房发的文内容是“关于巡检司张斌调任县衙壮班任治安总检察的通知”,刑房发的文则是“关于在全县范围内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整治运动的相关决议”,一左一右,就张贴在县衙的大门外,往来行人观看,上面盖着的县令官印红彤彤的,很有威严,只不过这威严落在不同人的眼中,就有了不同的含义。

    “唉,这上面都写了啥啊?怎么盖着这么大的官印?”

    “不知道啊,咱也不认字,诶,你看,那不是老张家的小二么,他最近在城南和沈秀才念书,想必是认得字的,咱们俩找他帮着看看?”

    一帮目不识丁的老百姓你一言我一语地在那唠着嗑,就从路边拉过来一个穿着长袍的士子,也就是老张家的小二,指手画脚地让他帮着念一念。

    “咳咳,我给你们看看啊。”老张家的小二干咳了两声,然后就将目光落在了两张告示上,然后一字一句地读着。

    这县衙的胥吏属于无望科举之辈,台阁体写的也是一团糟,张家小二又是初出茅庐的小孩儿,看得很是吃力,没多大功夫,就有人叫唤起来了:“我说张家小二你认不认字啊,赶紧给我们说道说道。”

    “就是就是,你家老爹也不容易,送你去沈秀才那念书,你怎么就……”

    …………

    听着耳边一嗡嗡的,这张家小二也急了:“我这不读着么?你们要是着急,赶紧走了吧!”

    这年月对读书的人,到底还是有些敬畏的,所以这帮老百姓的聒噪就是一停,等着张家小二把公文看完,这才抻着脖子听着:“这第一份公文,说的是巡检司的一个叫陈斌的,调任到县衙的壮班,给了个什么‘治安总检察’的职位,不过看着也是小吏,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官身。”

    底下老百姓面面相觑,然后鸡一嘴鸭一嘴地就问开了:“就只管商户?”

    “这个治安总检察是做什么的。”

    张家小二干咳了一嗓子,然后说道:“这就是个管着县里商户的人,和壮班的班头差不太多,不过以后县里的商税还是归户房管的,他们只管商户的经营安全,以后谁家要是再被什么青皮流氓骚扰了,可以找他们报案。”

    一帮目不识丁的黔首再度面面相觑,总也理解不了这公文里的意思,于是乎,有人就叫嚷道:“那这第二份公文上写的是什么?”

    “县衙要惩治城里的帮会了,这个叫陈斌的调任壮班就是干这个的,是要把城里之前欺压商户的那些帮派分子全都抓起来,该打板子的打板子,该流放的流放,手底下要是有人命的,直接秋后问斩,这告示上说了,现在到县衙投案自首的,从轻处罚。”

    听了这个,这帮百姓当时就惊了:“嚯,县尊好大的魄力,这城里的青皮流氓,怕不是有三五百人?”

    “切,县尊连黄家都干掉了,还在乎这么几个青皮流氓?”

    …………

    老百姓们的议论很有道理,比起对整个黄岩县政治生态、民众生活的影响,几百个小流氓再乘以十,都赶不上黄家长房嫡支那二三十人,要不是杨尚荆直接来了个铁腕统治,就黄家下面的那些佃户,一个两个都得成了流民,只要稍微一挑拨,肯定就要出事儿。

    不过杨尚荆的魄力嘛,终究还是要比老百姓们想象中的要大一点儿的,告示上说的什么“投案自首,从轻处罚”,都是特么的虚的,因为早在告示张贴出去之前,三班衙役就全都撒出去了,由新来壮班的陈斌总领队,巡检司弄出去巡逻的那些青皮流氓带路,直接杀向各个堂口、以及堂口背后各个“堂主”、“帮主”的家里。

    毕竟嘛,这帮人虽然赶不上什么“乡贤”,但是富裕程度还是要远超一般的黔首的,而且这帮人手底下都有点儿不干净,谁知道会不会提前备下路引之类的万一,直接细软跑了?他们细软跑了,整个县衙第二个增加财政收入的机会不就没了?

    有了二五仔做带路党,抓捕行动进行的异常顺利,全城大大小小十多个叫得上号的帮派的头目,被尽数拿下,县衙里一时间拿不出那么多的枷锁、脚镣,也就拿着绳子串成了一串儿,快班、壮班的衙役挥舞着鞭子在后面赶着,就和放羊差不多,哪个走的稍慢一点儿,上去就是一鞭子。

    有几个自恃和捕快们关系不错的“带头大哥”,一脸懵逼之后小心翼翼地想问自己相熟的捕快,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刚刚张开嘴,皮鞭就呼啸而至,劈头盖脸地一顿抽,几个倒霉的被抽在了脸上,顿时腮帮子上都是豁口——今天早晨出来的时候,杨尚荆这个做县尊的可是给他们这三班衙役训了话,谁要是敢和这帮青皮流氓拉交情,同罪处置,表现好的,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

    “县尊……到底是大魄力的人啊。”王二彪站在陈斌的身边,摸着下巴,一脸的感慨。

    陈斌点了点头,一脸的赞同:“这般城狐社鼠,虽是不成器的东西,却也可能是很要命的人物,坊间的小道消息,只怕比你我这等县衙的差役知道的还要详细,若是走脱了,也不知会闹出多大的事体。”

    转头看向城南的皇家旧寨,陈斌叹了口气:“不过真正要命的,还在县尊那边,这本地帮会的背后,少不得要有乡贤们的支持,这可是关系着家族财源的地方,若是一个处理不好,怕是要民情汹汹啊。”

    “县尊算无遗策,你我只要将这些腌臜货色带回县衙,也便是了。”王二彪哈哈一笑,转身就给了身边的一个堂主一脚,“快点走,昨天晚上没吃饭么?”

    今天四更,这是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