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七一章 上好的白手套
    第一七一章

    “小人陈斌,叩见县尊。”

    昨天还杀人不眨眼的陈斌,这会儿一脸谦卑地跪在地上,冲着杨尚荆“咚咚咚”就是三个响头,然后脑袋杵在地上,根本连抬都不敢抬。

    杨尚荆看着这个冯毅给他推荐的人,手中把玩着一枚玉石镇纸,慢吞吞地说道:“果然是人如其名,允文允武啊,这杀伐果断的架势,就是本县也颇为佩服啊。”

    陈斌打了个哆嗦,恨不得把脑袋杵进地面的青石砖里面,要不是昨天冯毅派人给他交了底,只怕他现在都能尿出来,这个年月,什么江湖草莽、英雄好汉,只要没下定了决心想要造反,在心里对于士族、官僚的敬畏可是根深蒂固的,再加上杨尚荆在这黄岩县里的民望、声威,他这跪着可不是什么逢场作戏。

    “啪”地一声,杨尚荆讲玉石镇纸砸在桌子上,陈斌整个人都是一跳,就听杨尚荆带着笑意地说道:“你……就不怕本县判你个草菅人命?”

    陈斌依旧将脑袋杵在地上,闷声回答道:“县尊明察秋毫,定不会让恶人逍遥法外。”

    “明明一个武夫,偏就长了一张能说会道的嘴,起来吧起来吧。”杨尚荆哈哈一笑,“也难怪冯主簿向本县举荐了你,来人,赐坐!”

    陈斌听了这话,松了口气,又在地上磕了三个头,这才站起身来,眼瞅着一个皂隶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又看了看杨尚荆,这才在椅子上坐下,不过根本就没敢坐稳当,屁股只是在上面搭了一个边儿。

    杨尚荆瞅着他,笑了一下,也没在意,只是继续说道:“本县近日里,耳边总是听到些风声,城中商户多被不法之徒欺诈,不曾给朝廷缴纳分毫的赋税,一天进项的十之二三,倒是要被那些青皮流氓收去,以致怨声载道,本县身为一县之父母,自然不忍见守法百姓遭此欺侮,所以把你调到壮班,给你个黄岩县治安总检察的名头,清理本县内部的青皮流氓,你……能胜任否?”

    这是昨天那个皂隶就跟他说了的,就是这个所谓的“治安总检察”是做什么的,都给他交了底,所以他当即站起身来,直接就跪在了地上:“承蒙县尊看得起小人,小人定然不负县尊所托,恪尽职守,将城中所有青皮一网打尽。”

    所谓的治安总检察,就是挂在壮班下面的一个单位,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把城里所有有点儿名气的有活力社会团体一网打尽,然后将商家们给他们上缴的“保护费”收归县衙所有,至于码头边上要不要和漕帮别苗头,就得看后续的发展了。

    但哪怕不走下一步,仅仅是县里这些商户,也足以让他陈斌吃的满嘴流油了,也不用多,城里这么多商家,一家一个月给他一百文钱,他都能赚的盆满钵溢,更何况那些大的商户,谁敢只交一百文?

    杨尚荆笑了笑,摆了摆手:“起来坐着说话吧。”

    陈斌很听话地站起来,又把屁股搭在了椅子边儿上,就听杨尚荆说道:“这如何收拾城中青皮,你可有甚么想法?”

    “回县尊的话,小人想从县城外调拨些青皮回来,由他们带头,将城中所谓的‘帮主’、‘堂主’一网打尽,骨干之人尽可下入大狱,依律惩处,则黄岩县再无帮派也。”陈斌沉声回答,根本没犹豫,昨天晚上他想了大半晚上,早就有了腹稿,“城中哪家商户如何、费用如何收取,这些寻常的青皮自然是熟稔的,只需略加教训,使其不敢欺压良民,便可使本县再无青皮扰民之患。”

    好歹也是在巡检司做过头头的,文不文、白不白地唱几句高调,陈斌还是能做得到的,正所谓“君子喻义,小人喻利”,杨尚荆这么个县令当然是君子了,所以这个时候不能谈税收,只能去谈保境安民,只要能做到保境安民,那么乡民感激县尊,自愿的献上财帛,那就不是什么“与民争利”的恶行了,而是大大的“义举”。

    杨尚荆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法子是好法子,不过太过武断了些,总是少了那么点儿意思。”

    摆摆手,让陈斌止住了站起来跪下的动作,杨尚荆继续说道:“你再回去想想,写一个万全的法子出来,三日之内给本县呈上来罢。”

    陈斌愣了一下,连忙点头称是,看见杨尚荆低下头去拿起一本卷宗观看,他这才出了口气,然后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这才站起身来,说了一句“小的告退”,倒退三步之后,转身离开。

    等着陈斌离开了,坐在一旁的忠叔这才开了口:“这位子,不好坐啊。”

    “所以才调了冯毅的人来坐嘛。”杨尚荆放下案卷,哈哈一笑,“这冯毅却也识相,台州府府衙里有跟脚,也未曾与戬起什么冲突,戬既然不能给他挤兑走,自然是要许他些好处的,这烫屁股的位置,自然是再好不过了的。”

    这年月,“不与民争利”也是政治正确的一种了,杨尚荆想要从民间收取超额的商税,而且是以官方的名义,那么就有被弹劾的风险,所以这时候就要套上白手套,打上“为民除害”的旗号,对下面进行大清洗,之后收上来的钱,那都是用白手套摸的,和他杨尚荆没有直接接触,一旦朝廷上风向有变,直接把白手套摘下来一扔,也就是了。

    这一点忠叔自然明白,所以他笑了笑:“少爷倒是算无遗策,只不过你让他回去想想,是让他想出来什么?”

    “水至清则无鱼,城中的青皮若是清理的太过干净了,剩下的商户中,总会有刁民抗税,毕竟我大明并未有明文征收额外的商税,所以这个时候,就得保留那么几个不太强、但也能给人添麻烦的小帮会威慑一番。”杨尚荆摇摇头,一脸的好笑,“这法子,自然是要他自己去想了,本县……一心为民,怎么能做出如此残民之举?”

    稍稍停顿了一下,杨尚荆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这县衙之中多有能人,总会有人提点他一番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