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七零章 杀鸡儆猴
    第一七零章

    “啐,这饭是给人吃的?”

    一个小混混咬牙切齿地看着手里的饭菜,一脸的嫌恶,用筷子搅了几下,压低声音骂咧着,想把饭直接扣在地上,然而看了看对面背弓挎箭、腰上还挂着一把刀的巡检司差役,终究是没敢扎刺。

    他身边的另一个小混混同样咬牙切齿地搅了几下,然后左右看了看,低声说道:“老实点儿吧乔四,被那帮王八蛋官差听见,少不得就是一顿好打,前天城东的赵老三就因为一句抱怨,回去之后不是被当众抽了二十鞭子?”

    一想起昨天晚上码头小校场上鞭鞭到肉的声音和赵老三的惨叫,乔四就是打了个机灵,再也不敢多说什么,带着十二分小心地瞅了一眼正在那边高谈阔论,肉香味儿远远地飘过来,让他禁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看了看自己碗里的货色,乔四咬咬牙,一闭眼睛,唏哩呼噜地吃了个干净,那糙米进到嘴里,腮帮子都疼得慌。

    作为黄岩县最大的四家有活力的社会团体之一的“猛虎帮”成员,这个小混混原本每天过得十分悠闲,基本工作嘛,也不过是敲诈一下外地来的客商、收一收本地没什么后台的小商铺的保护费,遇到其他帮派过来抢地盘,抄起砖头木棒之类的万一砸回去算得上是高危工作了,闲着的时候就是在堂口里和同行们赌赌钱喝喝酒,手头钱稍微富裕点儿,还能去窑子里找个姐儿搂着来一发,不说快活似神仙吧,也比寻常的泥腿子舒坦得多。

    然而就在不久之前,新来的那个县令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先是发动他们全城搜索隐户、逃户、黑户,他们刚刚歇下来喘了口气,又给扔到城外来防备什么流民作乱,这特么的……

    本来是吃着火锅唱着歌,一转眼跑到身上敲着梆子唱“县尊让我来巡山,小心提防那流民”,谁特么能愿意?

    “吃完饭不起来巡逻,坐在那儿挺尸么?起来起来,你们俩,给我去那边儿看看,有没有什么流民的队伍!”一个巡检司差役放下油水丰厚的饭碗,走到了乔四等人的身边,一脚一个把他们给踹了起来,“青皮流氓,下九流的腌臜货色,要不是县尊慈悲,早把你们都拉出去砍了!”

    一个脾气暴躁的青皮当即就到了忍耐的极限,站起身来大声吼叫:“你们这帮官府的爪牙有多高贵?我们攒了钱还能让儿孙科举,你们……”

    严格来讲,差役也是下九流,子孙三代之内要是敢参加科举,抓出来就是一顿板子,毕竟有辱斯文,青皮就不一样了,户籍上他们是民户,大明朝“高等级”户口了,所以这个青皮流氓说的也是不错的,然而他纯粹是没看出来现在的形势。

    就看见旁边的一个差役呛啷一声就把刀子拔出来了,冲着他的后背恶狠狠就是一刀:“城东的刘大喜吧?好大的胆子!居然勾结黄家余孽,挑动巡检司军心,意图逃脱赋役!”

    这刘大喜双目瞬间圆睁,一缕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淌了下来,而后血如泉涌,那差役一脚将他踹倒,在他的身上擦了擦刀上的血迹,冷笑了一声,收刀入鞘:“过往的流民匪类,在你家陈爷的手上,也交了二十来条命了,就凭你们这帮腌臜货,还想逃脱了赋役?”

    这差役名叫陈斌,也是老油条了,之前深得冯毅的信任,手底下也的确有几把刷子,如今李继到了巡检司,实际上用的还是他们这些人,这次出城巡查,堵截流民,负责人就是他,所以一顶“动摇军心、挑拨离间”的大帽子砸下去,这汉子不死都得死,再加上“勾结黄家余孽”这一顶大帽子,谁替他说话,谁就得一起死。

    眼睛里看着刘大喜从一个活生生得人变成了一具尸体,空气中的草木清香也变成了浓郁的血腥味,这帮最多不过拿着砖头木棒子互相开瓢的青皮流氓终于是感觉到了一丝丝恐惧,再加上中午的饭菜也不甚可口,其中几个胆小的当场就就把午饭全吐出来了。

    陈斌冷眼看着这帮人吐完了,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冲着乔四等人说道:“你,你,你,还有你,把它抬起来,找个僻静的地方埋了,快去快回,谁要是耽误了下午的事儿,让流民过去了,别怪陈爷刀下无情!”

    乔四强忍着心头的恐惧,打着哆嗦点点头,就差直接跪下了,和另外三个人抬起刘大喜的尸体,向着山坡阳面走去,也不知道陈斌是特意挑的人手,还是随手点的,反正这三个流氓的腿都在打哆嗦,抬着尸体的时候,其中一人一哆嗦,差一点儿让另外三个人一起趴下。

    陈斌扭过头去,看着其他的青皮,一脸的笑意:“时候也不早了,诸位,开工吧?”

    有了刘大喜的例子,这帮小流氓哪里还敢扎刺儿?一个两个应了一声,四散开来,老老实实地迈开打着颤儿的腿,向着各自分管的那些地段走去。

    “啐,一帮腌臜的夯货,不打一通都不知道干活。”刚刚被刘大喜骂了的那个差役啐了一口,走到陈斌的身前,“到底是陈哥果决,要不然还不知道这帮王八蛋能做出什么呢。”

    陈斌笑着摆了摆手,一脸的不以为意:“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大家都是一个锅里搅马勺子的,总不能让这帮混账王八蛋平白就侮辱了。”

    两人正说笑着呢,就听见一阵马蹄声传来,在场这些巡检司的兵丁扭头看去,就看见一个穿着皂隶服色的差役打马而来,定睛一看,这也是个巡检司的老人,冯毅带走去了县衙的人,陈斌还没等开口呢,就听这皂隶哈哈大笑:“陈哥,我这可是来给你报喜的,今天晚上你要是不请我吃顿好的,可是对不起我啊。”

    说着话,这皂隶拍马到了近前,翻身下马,神神秘秘地说道:“冯巡检让我来给陈哥捎个话,明天县尊要见你,有天大的好事儿,美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