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六九章 地位决定态度
    第一六九章

    古代的阉割技术是在太差了些,割干净了容易伤到尿道,那年月还没有尿不湿这种东西,所以从青楼楚馆的龟公再到宫里的太监,十个里面有九个是一裤裆尿的,臊臭不堪,全凭着香料之类的玩意遮掩着,张辅这一个二段击直接捅进了王振的心窝子里头,就把王振气的差点翻了白眼,一脸的黑气,看着张辅昂首阔步地出了门。

    朱勇倒是没讽刺王振,他还欠点儿火候,所以只是看了他一眼,转头对杨溥拱了拱手,简单地说了一句“告辞”,转身也走了,王振气的身上都开始哆嗦了。

    至于王骥,到底是曾经和王振混过几天的,所以这会儿左看看右瞧瞧,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也给王振找了个台阶:“如今西北不稳,老夫还得回兵部思谋一番对敌之策,若是情势紧急,老夫少不得还要提兵北上。”

    说完了,还冲着王振拱了拱手:“王公公,告辞。”

    听了这话,王振感觉自己的面子找回来了一点儿,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对着王骥很傲然地点了点头,等后者出了门,这才把目光转向杨溥:“大学士今日倒是好雅兴,却不知有甚么军国大事?”

    “东南沿海苦倭寇久矣,今日浙江有进献备倭良策,老夫不通兵事,故此请三位勋贵前来探讨一番,也好为陛下票拟啊。”杨溥笑着回答道。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刚刚三个勋贵都每天给王振好脸色看,所以他这边就得缓和着来,不能把王振逼急了,一个自己给自己裤裆里来了一刀的秀才,谁知道他能不能做出点什么狗急跳墙的蠢事儿?

    不过听了这话,王振心里还是一通儿地别扭,特么的王骥这个伯爵,还是他帮着给讨要的,毕竟王骥当初算是内廷阵营里的人了,拉拢他也好、给其他文官做个良好的示范也好,这都是要做的,可是他千算万算也想不到,王骥这么个浓眉大眼的兵部尚书、靖远伯,就这么背叛了革命,站在了外朝那边儿。

    所以王振咬了咬牙,点头说道:“大学士忠心任事,可为百官楷模啊。”

    “百官楷模”这种头衔,一般都是皇帝才能往外说的,要是按正理,这时候叫人来锤王振一通,安排都察院那帮瘪三狂喷“僭越”,直接咔嚓了都没问题,然而王振是出了名的大嘴巴,啥都敢往外喷,大家也早就习惯了,毕竟他喷自己是“当代周公”皇帝都搞了个默认,外朝对这事儿,早就弃疗了。

    杨溥微微一笑,只当王振是在放屁:“为人臣子,自当兢兢业业、恪尽职守,稍后待老夫将今日的奏疏票拟之后,便会差人送至司礼监,如今正是当值的时候,王公公,请回吧。”

    王振哼了一声,也不拱手了,转身出了门,曹鼐眯着眼睛看着他的背影,眼中杀机一闪而逝:“阉竖……当诛。”

    “等等罢,再等等罢。”杨溥叹息了一声,坐回了主位,拿起笔来,开始在奏疏上写起了票拟。

    京师发生了什么,杨尚荆还无从得知,他只知道自己又营造出了一个飞龙骑脸的局面,只要外朝的大佬们给力,在合适的时候摁下f2直接a过去,就是拖家带口一波流,他现在正在忙活着县衙里的案子。

    当然啦,现在整个黄岩县的乡贤加起来,都未必够他一只手捏的,毕竟黄家在外做官的那个被判了个斩立决之后,张家的那位写信回来服软了,朝堂上有根基的张家都怂逼了,更何况其他的人了?所以肯定是没人给他找事儿干,换而言之,他现在在处理一些建安杨氏的家丁在县里弄上来的小案子,刷刷民望,解解烦闷。

    “这几日,更夫走的不勤了?怎么数处起火,死伤十余人。”杨尚荆翻着一张小纸片,一脸无语地问着忠叔。

    更夫天天拿着铜锣满大街转悠,喊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结果黄岩县依旧有几处走了水,大白天的还好些,人能跑,遇到晚上就只能敲出gg思密达,去阎王爷那边报到了。

    忠叔摇了摇头,接纸片来看了看,又放下了:“寻常民众,哪里懂得如何防火?个顶个的都以为自家是妥帖的,便是更夫喊破了喉咙,也不过是耳旁风罢了。”

    自从宋朝打破了坊市界限,满大街都是摆摊的、开酒楼的了之后,居民区的失火几率就跟着大了,这也是没奈何的事情,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嘛,今年浙江天气又有点儿干,走个水啥的简直太正常了,不过县衙里面的相关部门,在处理起这些事儿的时候,总是很有经验地玩了玩官僚主义的勾当。

    “只是这有些事情,还是要上报的。”杨尚荆揉了揉太阳穴,敲了敲桌子,拿起了桌上的一张卷宗,“城南三十二家铺面被勒令整改,工房匠户前去帮忙修整炉灶,这要不是家里人报上来我都不知道,这所谓的帮忙修改炉灶,实际上就是圈钱的手段,如今城南连个早餐铺子都不见了,咱们杨家在城南弄的那个成衣铺子,早晨起来连吃个点心,都得跑出去一刻钟的功夫。”

    说着话,杨尚荆一拳就砸在了桌子上:“本县刚刚想着在那帮商贾手里收点儿‘治安管理费’,补贴一下巡检司的那帮新丁,这一下子就把商人摁死在烂泥塘里了。”

    “下层做事,多是如此,没有了可能会出现问题的人,也便不会有问题会出现了。”忠叔一脸的淡然,显然是见的多了,“没有了早点铺子,也就没有了晨起生火做饭的人,这走水的几率,自然也就是小了的,至于百姓吃不吃得上早点,坐在衙署之中的官吏,谁会去在乎?”

    杨尚荆扣了几下桌子,突然冷哼了一声:“若是搁在平时,戬倒也不会多去计较,只是如今这般夯货妨碍了戬的谋划,自然得处置一番了。”

    说着话,杨尚荆冲着门外喊道:“来人,把工房的胥吏给本县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