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六三章 未雨绸缪挺麻烦
    第一六三章

    “啐,什么‘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搞的本县现在想要弄点儿鸡蛋清儿都困难。”

    杨尚荆站在自己的书房里面,对着外面婆娑的绿树,一脸的晦气,瞅了瞅挂在墙上的官袍,又瞅了瞅桌子上的官印,脸上的晦气就变成了纠结。

    火药想要颗粒化,土办法有的是,直接上鸡蛋清,然后过筛子晒干就行,或者学学髮国佬的技术,用水把原料混合了之后,混合均匀,然后做成大饼子晒干,再然后打碎了过筛子,再扔进大木桶里面加石墨来回搅动,磨去火药颗粒的棱角,让火药显得光滑,适合长途运输。

    都是土法,杨尚荆期初还觉得后者经济实惠一些,毕竟火药这玩意是中国人发明的,近代以来玩的溜的还是欧洲那帮白皮,然而一问石墨的价格,他直接就傻逼了,没有工业化时代的手段,特么的石墨比鸡蛋清还要贵,而且石墨这东西吧,还不好弄,黄岩县附近并没有矿藏,至于浙江的其他矿产……嗯,以他高中三年地理课代表所掌握的姿势里,有名的非金属资源矿藏,在这个封建年月就没有任何的卵用。

    可是说起鸡蛋清来,这年月黄岩县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养鸡大户,根子就在那句“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养鸡再多,一场鸡瘟下来全没了,就普通农户家里养的那几只鸡,一天才有几个蛋?要么攒下来集市上卖个好价钱,要么家里孩子过生日给一个解解馋,他要是大批量收购,鸡蛋价格能瞬间涨到天上去。

    而且吧,这年头又不是后世的机械化自动化养殖场,饲料什么的跟不上,就靠着小虫子、草籽之类的东西补充营养,一只老母鸡一天能下一个蛋那都是劳模了,总量总量上不去,单产单产上不去,古老的封建帝国还有着市场经济的种种弊端……这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要亲命的事实了。

    总而言之,石墨要开采,鸡蛋要养鸡,现在他就得为了几年之后大规模造颗粒化火药做准备,否则哪天能够明目张胆搞黑火药了,他还得抓瞎。

    “火药做成了小颗粒,难不成还有甚么用途?”忠叔挑着眉毛问道。

    也不能怪忠叔姿势水平不够,这年头颗粒化的火药还没出现呢,大家都是一堆零散火药,所以杨尚荆叹了口气,就给忠叔解释了:“等量的火药,总归是做成颗粒的先烧完的,若是放在火枪枪膛之中,其威力更是要大上许多。”

    再解释什么火药燃烧的时候膨胀做功,杨尚荆自己都有些迷糊,所以他干脆转移了话题:“只是那物事需要些鸡蛋清或是石墨,这却难了。”

    忠叔沉默了半晌,然后点点头:“若真是这般,老仆便去给少爷想想办法便是了。”

    停顿了一下,忠叔也有些犹疑:“如今少爷新近立了大功,升迁之事尚且悬而未决,就是在黄岩县一地推广养鸡,也是有人亡政息之虞,若是新来的县令是金英、王振之流的附庸,只怕还要反攻倒算一番,黄家之事虽是板上钉钉,可这养鸡之事……却可以追查少爷一个扰民之罪。”

    总之一句话,在封建社会想要搞新经济模式,尤其是在内廷外朝争执不下的情况下搞,那就是给自己的脑袋上面悬一把剑。

    就在正当口,就听外面有个家丁小心翼翼地禀报:“少爷、忠叔,蔡道长来了。”

    老蔡这几个工匠的身份,算是严格保密的,整个黄岩县知道的人,也不过杨尚荆、忠叔、杨勤三个,外带五个心腹家丁,剩下的普通家丁也是被瞒在鼓里的,所以杨尚荆挑了一下眉毛,对外面说道:“速速请他进来罢。”

    说完了话,转过头去看了忠叔一眼,忠叔点了点头,自己去外面坐着了,经过门口的时候,还和老蔡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一进屋就冲着杨尚荆跪下了:“老仆蔡炳坤,见过少爷。”

    虽然在杨家也是工匠头子,论地位什么的也是有一些的,然而这年代工匠遭人白眼,所以这老蔡的江湖地位,比起忠叔来还是被甩出去十八条街。

    老蔡都这个岁数了,然而跪下的动作那叫一个麻利,杨尚荆看着都心疼,连忙走上前,趁着老蔡还没跪下去,伸手就把他搀起来了:“快快请起,快快请起,你要是这么一跪,戬以后想要有什么事情,可就不敢去麻烦您老了。”

    哪怕是文科僧的一员,杨尚荆也知道,在人类从农业化迈向信息化,搞产业革命的路上,中坚力量是理科生、工科生,至于什么传统文化教育,那都是等着技术发展达到瓶颈、社会资源极大富裕之后,闲着没事儿干的才回去搞,在这个年月,老蔡这种掌握着相对先进的化工技术的工匠,那妥妥的就是先进生产里的代表,所以哪怕刨去了岁数这个因素,就冲着礼贤下士,他也不能让老蔡跪下。

    这一手果然把老蔡感动的够呛,连连说道:“老仆何德何能,让少爷如此礼遇。”

    把老蔡安顿好了,杨尚荆这才直起腰杆来,问道:“不知新式火药如今配置如何了?”

    “正是为了此事而来,老仆前日里与其他人做了些新式火药,威力果真大了不少,只是少爷所说的将火药凝成颗粒,却也一时半会儿做不出来的。”老蔡叹了口气,“老仆等人愚钝,这才来请教少爷,能不能给老仆等指条明路。”

    一听这个,杨尚荆差点笑出来,他当时就想着小批量一点一点弄出来一些火药面儿,然后再用鸡蛋清搅拌过筛子,根本就没给下一步的步骤,没想到这帮工匠求知欲也挺强的,于是他笑了笑:“说来也是简单,不过是用鸡蛋清将火药搅拌均匀了,过筛子晒干也就成了,要注意到也就是个安全问题,可千万别伤到了自己。”

    停顿了一下,杨尚荆摆了摆手:“做这个倒也不急,您老若是好奇,自可以弄几个鸡蛋回去试试,不过……晒干火药却需要隐秘的地方,现在带人在那边做活的工房匠户,却也有会做火药的人物,若是分辨出来,总归是一场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