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五七章 过犹不及
    第一五七章

    砍了一个黄家,都闹得满城皆知,这回痛死了三十二个倭寇,还不得大大地宣传一番?

    所以杨尚荆在黄岩县里的形象,在众多嘴炮文人无耻地吹捧下,再度拔高了一倍有余,什么英明神武、什么临阵不乱、什么指挥若定、什么……反正好听的词儿,能安的全给安上了,而发给台州府的公文里,写着的都是谦虚,读起来全都是嘚瑟。

    伤了五个人、死了三个人,有一个还是被杨二一刀剁了的,靠着密集的队形乱枪痛死了三十二个倭寇,这还不是沿海卫所的主将亲军,而是一帮刚刚训练了一个月多一点儿的前隐户,就这个交换比,能够吊打整个浙江沿海的所有卫所!

    台州府的知府看了这个捷报,揉了揉眼珠子,只道是自己看错了,反复看了三遍,也没敢往上报,叫来自己的心腹师爷,让他带着人去黄岩县看看是真是假——谎报军功,还是谎报这么大的军工,那可是要杀头的罪过,别管他杨戬杨尚荆是不是杨荣的孙子!

    至于乡间……乡间的老农传的更邪乎,一个两个的口才,这会儿比县城茶馆儿的说书先生都要好,显然贫穷并没有限制他们的想象力,虽然这个想象力有些不着边际。

    “你知道么,王家庄那个王小五,不是在巡检司当差了么?”

    “知道啊,苦差事,只管一干一稀两顿饭,连点儿钱粮都赚不回来,权当是拿着赋役抵欠下的丁银了,苦差事嘛。”

    “那你可就不知道了,现在这小五子,可就抖起来了,前几天在城外截杀倭寇那会儿,嘿,小五子就在场呢,就因为这个,人家巡检司的人连吃了三天的大肥肉,那叫一个美啊。”

    “那可是应该的,不都盛传么,倭寇身高八尺,身宽也是八尺,一个个青面獠牙的就和夜叉似的,那叫一个力大无穷刀枪不入,还喜欢生吃人,临县的小孩儿还被生吃了不少呢。”

    “你想啊,就小五子那点儿个头儿,还能打得过倭寇去了?别说他了,两百个小五子加在一起,也不一定能打得过一个倭寇,我和你说啊,这里面有事儿!”

    “啥事儿啊,来,老哥喝碗水,快给咱们说说。”

    “小五子前日里回家看望老娘的时候,可是说了,你也知道,我家那口子就是王家庄的人,这才听到了点儿消息,嘿,当时就是县尊大人在场,往天上一指,天上就开始往下打雷,把那倭寇劈的是吱哇乱叫,随手洒了一把豆子,就出来无数的天兵天将和倭寇厮杀在了一起,然后他老人家迎风一晃就是三丈高,手里拎着一把大锤也杀了进去……”

    “吴老二你可得了吧,我昨天进城买布的时候,可是从县衙门口过去的,那三十二颗人头可是就挂在县衙的大门口示众呢,一个两个的鼻子嘴和咱们可没什么区别,就是那个头发整的太丑。”

    “去去去,你懂个甚,那是县尊大人法力无穷,等着天兵天将把这帮倭寇打趴下了,把他们的脑袋变成那样的,就怕吓着你这样没见过世面的。我家那口子的娘家可就是小五子的邻居,这还有假了?”

    “哎,说的是啊,我家婆娘是邻村的,那张老三家的小四不也在巡检司么,前日里回来看他老娘,好像也是这么一套说辞啊。”

    “就是,咱们县尊可是把黄家那帮厉鬼都杀了的,几个青面獠牙的倭寇,算个啥?”

    …………

    民间引爆的热点,这是让杨尚荆也始料不及的,现在他这个县令脑袋上的光环已经够多了,封建迷信的光环再加一点儿估计就该紫微帝星下凡,他就该被剁脑袋了,所以他才在县衙门口立了一排的杆子,把那三十二个人头挂在上面示众,可是人民群众的想象力是不会因为贫穷而被限制的,毕竟听了那么多咋呼人的神话故事,自己不会写跟着瞎编还不会了?

    更让他糟心的是,还有那神经病到了极点的乡贤,想要组织人给他立个生祠,就为了给他拍个马屁,要不是杨家家丁在市井里还有些耳目,他这个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就直接登上了神坛了。

    “这特么什么事儿搞的!”杨尚荆瘫在椅子上,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满脸的生无可恋。

    然而他身边的忠叔却是兴致颇高:“少爷有如此功绩,再加上前日里平定黄家阴谋叛乱之功,少不得要升上两级的。”

    现在有了倭寇“进攻”黄岩县,别管他们人有多少,反正是出现在黄岩县境内了,那么把这个帽子往黄家余孽的脑袋上一扣,整个黄家的事儿就算是圆满了,别说下来御史什么的查案了,就是内廷直接派中官下来过问,也没什没问题了,这两年浙江备倭的担子这么重,剿倭三十余人,自身死伤不足十人的战绩送上去,杨尚荆这个主官升一升,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毕竟提起杨尚荆就容易让人想起杨荣,想起杨荣就想起“能打”这俩字,然后……将门虎子,所有的解释就都合理了。

    然而杨尚荆伸手敲了敲桌子,摇了摇头:“不妥,不妥啊,这官儿……可不能升的太快,那火药厂,不对,是道观还在搭建,人手还未齐备,戬若是离了这黄岩县,谁来照看着那里?那道观又该修在何处?一旦被揭出来,那可是掉脑袋的罪名。”

    忠叔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这一点,现在这黄岩县说白了就是杨尚荆的老巢,要掌控能力有掌控能力,要民望有民望,做什么都方便,可是离了这里,新来了一任县令,这局面可就要被破坏了。

    所以忠叔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不若……让李继顶上?只说李继临战不怯、指挥若定?”

    想要自己的老巢不被破坏,那么就只能让自己派系的人顶上来,这可是通用的做法,杨尚荆想了想忠叔的套路,还是摇了摇头:“只怕不行,若论资历,黄成总归是要甩出李继太远的,李继又非戬这般翰林出身,区区三十个倭寇的脑袋,就是全给他了也换不来一个七品的帽子,就算黄成不进一步,也是外县平调一人过来的。”

    忠叔闻言,慢慢皱起了眉头,也是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