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五六章 杀
    第一五六章

    大英帝国的龙虾兵为什么能够号称欧陆强军?

    因为军纪严明。

    在其它国家军队隔着五十米上百米的距离时,就忍不住打一个齐射的年代,大英帝国的龙虾兵能顶着敌人的攻击,用整齐的方阵走到人家二十米甚至更近的距离上,贴着鼻子打一轮齐射,然后直接刺刀冲锋,对面就垮了,被枪打死的和刺刀捅死的哪个多暂且不论,士气崩溃直接跑路的,肯定是最多的。

    当时搞这套的原因,就是士兵的低素质和武器的低素质综合起来,造就的必然条件——那垃圾火枪三十十米子弹就不知道飞哪儿去了,命中全靠玄学,装弹装的还贼慢,因为是前装步枪,你还不能趴着,士兵多来自城市小流氓和乡村的贫农,没姿势没文化没荣誉感的三无产品,军纪全靠鞭子抽。

    所以杨尚荆转念一想,特么的,龙虾兵顶着鼻子开枪然后刺刀冲锋,那我干脆省去那开枪的一下,直接大踏步往前冲,就拿长矛往前怼不就得了?反正这次对面站着的倭寇,手里的刀最长也就三尺多长的大太刀,我这边的长枪最次也是两米长的,一寸长一寸强啊,乱枪往里捅就行了——至于日本什么《太平广记》之类的杂书里面记载的九尺太刀,还是歇了吧,不说是不是吹牛逼,就那个冶炼技术低下造成的高成本,买得起的最次都是大名一级的,玩得开的最次也是武士之中的佼佼者,闲疯了才坐着小木船,顶着沉海喂鱼的风险来明朝劫掠。

    所以这帮倭寇感觉自己撞上了一只刺猬,就听见当官儿的在阵里喊着“刺”,下面人应和一声“杀”,一大片的枪尖儿就捅了过来,这边儿还仗着身强力壮,打算用刀把枪尖儿打开,直接藤牌手身上撞呢,第二排枪杆子就捅到了。

    这节奏不对啊,往常的明军哪有这么严明的军纪?不都是咱们带着甲顶着进攻猛冲一轮,直接阵型就散了,接下来就开始愉快的屠杀了么?

    再说杨二这边,一看倭寇被截住了,杨二的脸上就浮现出残忍的笑容,手中挥舞着腰刀,大声呼喝着:“县尊说了,只要弄死这帮狗娘养的,给你们加三顿好肉!大肥肉!”

    吃好喝好,是第一源动力,在这个猪都狗吃屎都吃不饱的年月,猪其实也不肥的,事实上到了供销社开遍全中国那会儿,还是肥肉都是好东西中的好东西,但凡商店里有熟人的,都会抢着打招呼让留肥肉的,所以在这个年代,大肥肉这种东西对人的诱惑力是无限的。

    本来听着这帮倭寇吱哩哇啦的鬼叫,一交手手里的长枪被大太刀一磕,手都有点儿发麻,这帮新丁就知道这不是什么流寇,而是遇上倭寇了,再加上平日里这帮黄岩县的乡亲们都在传倭寇多么多么凶狠,一个个青面獠牙的,身高八尺,身宽也是八尺,力大无穷生吃人肉的,这帮新丁还心里有点儿发慌,好几个就差点儿把手里的长枪一扔,掉头就跑了。

    然而……一看身边弟兄这么多,再看看面前的倭寇好像也不比自己高多少,又听见杨二在那怒吼着加了三顿好肉,那还等什么?去特么的倭寇,老衲要吃肉!大肥肉!

    然后第一排的长枪收回去了,第三排的长枪捅上来了,前边的藤牌手在杨二一声爆喝“前进,砍!”的命令下,跨步出刀,一个藤牌手手上的刀子上就带出了一溜的血花,那藤牌手的眼睛当即就红了,大喊着“我杀了一个,我杀了一个”,迈步就往前冲。

    杨二怒骂了一声,想拦是拦不住了,只能吩咐着整个队伍保持阵型,继续往前压,心里就把那个伍长骂了个狗血淋头,至于冲出去的那个藤牌手……在脱离队伍,跑出三米之后,就被倭寇剁翻在地——他身上没有甲胄。

    因为自己这边有人倒下了,这些新丁心里就有些害怕了,甚至有两个人扔掉了长枪,掉头就想跑,气的杨二大步向前,一刀砍翻了一个扔掉枪想跑的新丁,怒吼了一声:“稳住!稳住!给我刺!刺!刺!”

    就在这个时候,刘虎也带着人逼近了倭寇的身后,两拨人这么一合围,杨二这边的阵线也算是稳住了,二十来个倭寇被堵在了中间,百余杆长枪对着他们不断刺下。

    “擅自脱队被杀的那个,没有抚恤银了,家中挑一个人进来,补齐人数,活着全家流放去海南喂蚊子;刚刚逃跑的,事后都砍了吧,带着他们的伍长一人二十板子,一伍之中的其他人每人十板子。”杨尚荆单手提刀,一边往下走,一边眯着眼睛向下看,声音很冷,却也很无奈。

    忠叔将这话记下了,就开始安慰他:“训练不过月余,这帮隐户能有这般表现,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对于这种情况,杨尚荆其实也有预料,他这边的二十多人已经开始想着杨二队伍身后运动了,就害怕这帮倭寇突破了杨二的阵线,直接杀出去逃回了海里,那可就功亏一篑了。

    好在杨二还算给力,一刀砍了一个逃兵,直接震慑住了其余的人,否则阵线一崩溃,二百来人稀里哗啦全都丢了武器就跑,指不定还能被这帮倭寇闹一个反杀,那他除了抹脖子自杀之外,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了。

    再说那倭寇的头目,眼看着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敌人的阵型也丝毫不乱了,眼睛里就全是绝望,双手把刀往地上一扔,咕咚就跪下了,嘴里吱哩哇啦地喊着“投降”,剩下的倭寇当即有样学样,也跟着跪了下去。

    这个功夫,杨尚荆也到了杨二那边的后侧,杨二吩咐着手底下人停止刺杀,转头问杨尚荆:“少爷,这……如何处置?”

    “留着这帮倭寇……你来养活?”杨尚荆歪着头看着杨二,一脸的好笑。

    杨二愣了一下,摇摇头,有些犹豫:“只是……杀俘不祥啊。”

    杨尚荆听了这话,哈哈一笑,大吼一声:“黄岩县巡检司众弓手听令,杀!”

    本来就已经有些杀红了眼的巡检司弓手一听这话,也不管是谁说的了,喊了一声“杀”,手中长枪直接就捅了下去,血泉喷涌,这帮倭寇身上的窟窿,最少的都有三个。

    杨尚荆拍了拍杨二的肩膀,呵呵一笑:“吩咐人打扫战场吧,武器、甲胄收拾好,脑袋剁下来腌制好,谁身上搜出来什么东西一律上交,贼寇的身体一把火烧了,等着上面来给咱们论功行赏。”

    顿了顿,杨尚荆很严肃地说道:“记住,在你家少爷这里,倭寇……不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