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五五章 临战
    第一五五章

    听着下面做动员的杨二的声音,杨尚荆的脸上就浮现出了微笑。

    有一个能打仗、会打仗而且久经战阵的手下,真的很舒坦,他沉吟了一下,转头对忠叔说道:“此战结束,戬给杨二起个名字,可好?”

    主家赐姓、赐名可不是随便给的,这涉及到仆人的忠诚问题和主家的认可,一般只要有了主家的赐名,这家仆今后的地位就会飙升,忠叔能够站在今天的位置上,很大程度上就是受了杨荣的看中。

    所以忠叔眉头挑了挑,点点头:“承蒙少爷看中,这杨二,定然是感激不尽。”

    另一边的李继这会儿直接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问道:“前面流寇中有人带着弓箭,县尊是否先行回避?”

    这次出来“收获惊喜”,杨尚荆是把巡检司上下全都瞒了的,所以这李继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关窍,杨尚荆摆了摆手,沉声说道:“此间战事,本县自然不会撤走,安危也不用你操心,稍后你带着十五名弓箭手和十个藤牌手,就在那边的山坡上,听见本县这边曲子响起来,立即齐射三轮,然后把握好节奏射击,切记,千万不能让这帮流寇冲近了弓箭手!”

    李继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也没多争辩什么,一躬身回转另一边了,之前做典史的时候,他也带着捕快抓过人,些许指挥的能力,他还是有的。

    就在说话的功夫,接近两百人的队伍已经整队完毕,埋伏在了路边的草丛里,只等着那三十多个倭寇进了这段山路,就好大开杀戒。

    倭寇没有让他们等太久,很快就来到了这段被两个小山包夹着的小路中间,杨尚荆看着行色匆匆的三十二个倭寇,眼睛就是一眯,一个得罪不起杨家、但偷摸搞搞海上贸易的家族,随便扔出来一个平息杨家怒火的倒霉鬼,就能诓骗着倭寇一股脑往黄岩县冲,连个斥候什么的都不派,地主阶级隐藏着的力量……还真是让人害怕。

    “奏乐吧。”杨尚荆看着位置差不多了,转头吩咐道,于是富有中国明代乡土气息版本的《掷弹兵进行曲》响起,下面三十二人里面有三十一个人就是一愣,要知道,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这支曲子只是节奏明快,用来给士兵踩鼓点进攻的,本身就没什么杀伐之气在里面,再加上中国乡村乐器这么一演奏……还显得有些滑稽,让这帮人还以为有人送葬呢,一个两个刀是抽出来了,然而脸上并没有什么紧张的表情。

    可是这次,曲子可不仅仅是指挥下面步兵进行走位的,还是放箭的信号,左右各有十五支箭矢飞了出来,不过准头着实有限,也仅仅是射中了两个人,还因为他们身上都有甲胄,加之距离有些远,没有造成什么有效杀伤,倭寇们“叽里呱啦”地乱叫着,那几个携带着弓箭的倭寇当即弯弓搭箭,就要射击,就在这个时候,忠叔突然动了,弯弓搭箭,一箭直接射穿了一名弓箭手的哽嗓咽喉。

    在第二轮箭矢射向他们的时候,这些倭寇乱叫着就要往回撤,忠叔瞄了瞄,射出一箭,可也只是擦着其中一人的头盔飞了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埋伏在道路两边的巡检司弓手列队走了出来,一前一后将整条路的前后全部堵死,并且向他们不断移动,寻常的巡检司弓手服色,手中的刀枪也不过是寻常的货色,之前倭寇们可是连正规的明军都交过手的,可是在这一刻,这些弓手却如同两队死神一般。

    当中一个握着弓的倭寇目线凶光,对着杨尚荆所在的方向射了一箭,吱吱哇哇地大叫着,随即拔出刀来,一刀砍向身旁一人,却被拿人举刀架住,他身边的倭寇同时出刀,这人招架不及,直接被砍倒在地,而后被身边的倭寇乱刀砍死。

    “这倭寇……着实凶残。”杨尚荆眯着眼睛,冷笑着,不过总感觉有些后怕,“只是那家人,却也有些气魄,这般死士说扔出来就扔出来了,当日要是给本县来一下狠的,本县只怕也要吃不了兜着走吧?”

    忠叔笑了笑,再度举起弓来:“少爷姓杨,而那家人……需要的是家族延续。”

    一箭射出,又有一个倭寇嚎叫着倒地,杨尚荆深吸了一口气,大喝一声“杀”,曲子的速度当即变快,两边的弓手加快向中间移动,平日的训练在这一刻算是显现出了效果,这些弓手虽然加快了步伐,队形却是没有丝毫的散乱,杨二和刘虎的声音传来,让这帮人的眼中闪现出了希望的光芒:“剁了这帮狗娘养的,杀了人的老子赏他一贯钱!”

    而这个功夫,两边的弓箭手也已经射出了第四轮箭矢,加上忠叔的战果,七个倭寇倒在了地上,倭寇的头目知道不能再等了,他吱哇乱叫着,带着人就往这边的山坡上冲,可脚步刚刚启动,杨尚荆眯了眯眼睛,就是一挥手,这边的十五名弓手当即又射出一轮,又一个倭寇身上中箭。

    倭寇的头目眼睛里闪着凶光,没有继续选择冲击杨尚荆所在的山坡,转而开始想着东方的弓手队伍发起冲击,他有着数次和明军交战的经验,在他的印象中,明军的卫所士兵没有任何的军纪可言,而且着甲率低得惊人,也只有那些大官儿的亲兵能和他们比一比,然而那些亲兵都是那些大官儿们的宝贝,轻易不往上派的,普通的明军只要一阵冲杀,就能搅乱他们的阵型。

    面前的这些巡检司的弓手,甚至还不如那些大明的普通士卒,这个头目看的明白,之前的明军士卒十个人里面怎么也有一个披甲的,可面前这些人的身上,很明显没有任何甲胄存在。

    带着幸存的手下,这个倭寇头目大踏步地向着东边的队列冲去,手中的武士刀在阳光下反射出一片刺目的金黄,他相信,只要逃脱了这里,他有的是机会回来劫掠和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