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五四章 战前
    第一五四章

    杨尚荆听了忠叔的话,略略愣了一下,然后一脸释然地叹了口气。

    从两汉开始,世家门阀,或者说是整个地主阶级,都是这么一路玩过来的,哪怕隋唐两代把五门七望这个级别的世家肢解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小地主们也没放弃这种玩法。

    改朝换代?干我屁事!

    外族入侵?干我屁事!

    地主阶级的构成,即乡贤,是小农经济的定海神针,地主阶级里出来的精英,即官僚,是封建政治的定海神针,两相叠加,不管是汉人的改朝换代,还是异族入侵定鼎中原,地主阶级们总能迅速在新的体制内找到自己的位置,并且牢牢站稳跟脚,摄取利益的同时,将整个王朝推入“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轮回之中。

    就因为他们“耕读传家”,手里握着的除了大块的土地,还有大堆的藏书,而他们追求的“家国天下”中“家国”的顺序,就是最好的注解。

    “少爷,来了。”杨二从山头上跑了下来,对这杨尚荆低声说道,这就意味着,杨尚荆没有时间再去感慨什么了。

    杨尚荆点点头:“看清楚大概多少人了么?”

    “三十多人,不是很多,不过装备精良,都着了甲,至少十个人带着长弓。”杨二声音有点儿慎重,“这帮人不是善茬,如果家里有一百个这个档次的人手,闽北几乎就没其他家什么事儿了。”

    杨二在杨家的家丁序列里面,也算是仅次于忠叔的顶级人员了,所以他的判断,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这就是说,这些倭寇的战斗力极为强悍,当然,无论是杨尚荆还是忠叔都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单纯一百个倭寇再能打,也就是一盘菜,想要称霸闽北的绿林道,还要加上杨家寻常人手的势力。

    不过饶是如此,一听这话,忠叔的眉头都是一顿乱跳:“此战凶险,少爷还是先撤吧。”

    杨尚荆摆了摆手,吩咐杨二:“去集合人手,按照原定计划,把人手展开了。”

    杨二看了看忠叔,又看了看杨尚荆,知道自己留在这儿也没办法帮少爷改变主意,就点点头退了下去,杨尚荆见状,这才转过头来对这忠叔笑笑:“事已至此,我若先走了,这一百五十个新丁肯定是要先崩溃的,剩下那三十个巡检司的老油条,还能有心思和倭寇正面交战不成?莫说身上没有什么甲胄,便是有甲胄,依着前些年东南和倭寇战争的旧例,我军可曾有过卫所士卒大胜同等数量的倭寇的例子?”

    忠叔明显被杨尚荆这一通说辞问愣了,正统四年八月,增设沿海备倭官的时候,杨荣还在内阁主事,一些事情他这个老仆也是知道的,渡海而来的东瀛浪人虽说一个两个都不甚富裕,但人家好歹也是披了甲的职业武士,和明军卫所士兵这种半农半兵、还非战斗减员十分严重的业余货色比,根本就是碾压,别说一对一单挑获胜了,二对一、三对一都能被砍一个落花流水。

    “可是少爷……”

    忠叔还想要争辩,杨尚荆已经拔出了腰间的单刀,熟练地挽了个刀花:“戬的本事,忠叔也是知道的,况且戬就在忠叔这边,又有什么关碍?”

    接近两百人的巡检司弓手被叫了起来,此时正是晌午,这帮人一个两个脸上全是不爽,还以为这就要往回跑呢,顶着大太阳的,这不是要人命么?

    然后就听见杨二和刘虎一人一边,开始做起了战前动员:“弟兄们,咱们今天的运气不赖,有功劳送上门来了,前面上来一队流匪,一个个地都拿着刀枪,人数不多,也就三十人上下,应该是打算从这儿过,去南边儿的。”

    杨二说着话,用刀子敲了敲自己的藤牌:“从你们进巡检司的第一天,县尊就告诉你们了,咱们这帮人就是来防备流寇的,现在面前就有流寇,应该怎么办?!”

    “杀了他们!”巡检司的众多弓手大声呼喝着,不过声音听起来总有些怠惰。

    不告诉他们来得是倭寇这事儿,也是杨尚荆批准了的,毕竟沿海这一片,大多遭到过倭寇的洗劫,这些来自大海对面的贼人可以说是凶名赫赫了,别说这帮一个月之前还是普通平民的弓手了,就是在卫所士卒的耳中,他们也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提前告诉他们,根本就别想提起士气来。

    杨二很显然不会满意这种状态,大声呼喊着:“你们中午他娘的没吃饭么?告诉我,怎么办?!”

    似乎是在杨二狰狞的脸上,看见了自己曾经吃鞭子的模样,所以这帮弓手身子一颤,大声呼喊:“杀了他们!”

    听见这般动静,杨二脸上狰狞的神色这才稍去,只不过脸上的那道刀疤依旧泛着血色,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发狂的前兆。

    只见他迈着步子,在众多弓手的面前走着,一边敲着盾牌,一边吼道:“杀了这三十多个不尊王法、持械行凶的狗杂种,今天晚上回去县城,老子请你们好好吃顿好的,肉管够!再放你们一天假,回家看看爹娘!”

    听了有吃有喝,还能回家看爹娘,这帮隐户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了兴奋的神色,一个个嗷嗷叫着,就想要冲上去和那三十个“流寇”干上一架,他们不太高明的知识水平,虽然算不明白二百是三十的几倍,但他们知道自己的优势很大。

    就听见杨二的话锋一转,厉声喝道:“安静!都给我听好了!一会儿打仗,全按着之前的训练来,谁要是敢乱了步伐,别怪我当场一刀砍了他!站在前面的藤牌手,使好你们手里的藤牌,要是有人在你们还活着的情况下,冲进了后面弟兄的队伍里,别说你活不了,就是你的家人,也得流放三千里!”

    “听见了没有!”这一刻,杨二瞪圆了眼珠子,白色的眼球上都被血丝盖住了。

    “诺!”一众巡检司弓手大声应和着,举起了自己的刀盾、长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