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五三章 家国天下
    第一五三章

    《明史·地理五》上面写的很明白,黄岩县东南就有个盐场,盐场里还有个长浦巡检司,和黄岩县这种县下面设的巡检司不一样,这个长浦巡检司主要防备的除了流民之外,还有没交费的私盐贩子,和想要违背太祖“世代相传、各安其业”的最高指示,试图逃出去自谋生路的盐户子弟。

    因此,他们不光有刀枪弓箭,还着甲,整天守着盐场吃香喝辣,身体倍儿棒,就连里面的弓手,都是江湖道上赫赫有名的好汉,可以算是巡检司里面的高帅富。

    所以别说小股的流民了,就是黄岩县的这帮同行们,看见他们都得侧着身子走,经济基础决定社会地位,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每一次这帮新丁们的出城训练,实际上都是避开了长浦巡检司的范围的,要不然遇着挑衅了,打你打不过,骂你还没底气,岂不就是自找罪受了?所以今天这些新丁也是一个样,背着长枪盾牌弓箭大刀之类的武器,就顺着永宁江往东跑,绝壁不往南看上一眼。

    李继这个典史骑着马,来回跟着溜,就看有没有掉队的,还一边儿给这帮人打气:“都给本官打起精神来,今天早晨,县尊就派了人,带了大块的肉食、大袋的稻米在那儿候着,你们一个个的只要努力了,及时赶到了,就都有肉吃!”

    大明朝因为皇帝姓朱,为了防止某些心怀不轨的玩文字游戏,把“杀朱”说成“杀猪”,“蠢朱”说成“蠢猪”,直接避讳了这个“猪”字儿,所有的“猪”都改叫“肉食”,当然了,这和姚广孝这个吃斋念佛却劝朱棣靖难的和尚说的那句“王戴白帽”的白帽没有任何关系,老朱家自己人吃起猪肉来一个两个也是凶的不行。

    可不管怎么着吧,听见了有肉吃,这帮弓手也是瞬间焕发出了动力,一个两个步履都轻快了不少,要不是还有伍长、队长约束着队形,只怕这帮人能争先恐后地往那边儿扑——别听那帮食古不化的土郎中念叨什么“唯猪肉无补”,那可是蛋白质啊,年景不好的时候大家草根树皮又不是没吃过,谁还管这个?

    “少爷,差不多快到地方了,就前面那个小山坳里,那个人会引着一小股倭寇,从那里穿过来,直奔原来黄家那边去。”忠叔瞅了瞅附近的地势,贴近杨尚荆,左右看了看无人,这才低声说道。

    杨家给杨尚荆的所谓惊喜,其实就是一小队倭寇,还是原主簿刘琪的那个杀手,隶属于浙江的某个偷摸搞海贸的家族,因为永宁江这边连着大海内陆,属于货船出入的必经之路,所以走私点儿啥,必须得有人接应才行,而浙江的卫所经历了轩輗、焦宏的两次清洗,已经不那么好用了,所以这一家就只能将目光投在文官势力里,选择了黄岩县的主簿刘琪和县丞黄成。

    接触黄成是正统二年,接触刘琪是正统四年,刘琪那个服毒自尽的家丁,正是他们培养出来的死士,如今那家被黄家找上门来了,也就只能把那个给刘琪灌毒酒的杀手抛出来换取谅解——能和杨家正面硬刚的家族,在东南沿海这片,除了宗室、勋贵之外,已经很难找出来了。

    然而杨戬的老子一琢磨,这特么不对啊,老子就那么一个宝贝儿子是正儿八经的官身,你们一杯毒酒差点儿把他害的丢了官儿,我要是善罢甘休了,杨家的面子哪儿找去?于是一来二去,就让这个家族联系了一小股海上相熟的倭寇,送上岸来给杨尚荆刷刷经验。

    杨尚荆眯缝着眼睛点了点头,伸手招来杨二:“按照原计划,把人分成两队,放在两边的山坡上,等会儿用过了午饭,原地休息待命,可不能露了什么马脚。”

    早年在闽北干的就是无本买卖的杨二,哪里不懂这个?他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刀疤,就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少爷只管放心,小的手底下流民、官军的血都是沾过的,可唯独没杀过倭寇,这一次总要砍个痛快的。”

    “去吧,好生安排,告诉灶间那帮厨子,一人吃个七分饱便是了。”杨尚荆对这杨二挥了挥手,杨二在马上微微欠身,一拨马头,去找刘虎去了,到底是当过壮班班头人物,这刘虎对下属的掌控能力、为人处世上的应变能力,还是颇为强悍的。

    要是杨尚荆手底下没这接近两百人的弓手,这一小股倭寇他是肯定吃不下的,少不得带上那个千户邢宏放一起玩耍,县志之类的文献上就要这么记载,“九年八月,知县杨戬得密报,有倭寇溯永宁江而上,遂与千户邢宏放相商,于江畔设伏,尽斩倭寇若干”;可是现在手里有人了,自然就得换一个套路了,比如“九年八月,黄岩知县杨戬亲率巡检司弓手查验流民,遇倭寇溯江而上,战而胜之,尽斩倭寇若干人”。

    一帮巡检司的弓手上了山坡,一个个按照吩咐藏在树荫底下,等着那帮厨子拎着木桶来给他们发放饭食,木桶里除了白米饭,还有飘着油花的肉汤,一人一只大海碗,多半碗的白米饭,一人一大勺肉汤浇上去,或多或少的肉块和菜叶子会随着肉汤一起浇在白米饭上,这些弓手一个两个盯着厨子手中的勺子,计算着自己是多的了一块肉还是少得了一块肉。

    所幸是被鞭子抽出来了纪律性,多一块肉少一块肉也就那样了,谁也没敢扎刺儿声张什么,捧着个饭碗稀里哗啦吃的开心。

    杨尚荆几口吃完了饭,就站起身来,走到了高处,向着约定倭寇将要出现的方向极目远眺,眯着的眼睛里,心里翻转的却是这江南士族们的勾当。

    “若依照国法,这家……罪当灭族吧?”杨尚荆突然叹了口气,伸手将腰间的长刀抽出半截,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在刀身上,反射出一片耀眼的金黄。

    站在他身后的忠叔愣了一下,却是笑了出来:“少爷,须知……家国天下,没有了家族繁盛,这国,要来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