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正统天命 > 第一五二章 牵出来溜溜
    第一五二章

    “听我口令,前进!刺!刺!刺!”

    在节奏分明的鼓声中,巡检司这一百五十个新丁排着整齐的队形,分成两拨向前推进着,跟着命令把手中的长枪往前刺,而一帮拿着藤牌的则用木刀你一下我一下地砍着,练习格挡。

    巡检司嘛,又不是卫所士卒,对付流民的最底层暴力组织,配个毛的甲,就连盾牌都是最基础的藤牌,单刀和长枪倒是给配齐了,还多给发了不少备用的,然而弓弩、箭矢却着实有限,现在这些新的弓手,正在加紧补课,因为杨尚荆打算今天晚上出去“收获一份惊喜”,他们补课的部分,就是杨尚荆结合惊喜将要发生的地方特意设计出来的阵型。

    一百八十个人被他分成了三类,弓箭手三十个,这是原来巡检司的老班底,放在卫所里也能算得上是精锐了;藤牌手五十个,这是从隐户里面挑出来身体条件比较好的,当然了,这是矬子里面拔大个;剩下的就是一百个长枪兵。

    这一百五十人,五人一伍,五伍一队,一队有队长、队副各一人,杨二带着刘虎总领全局,而这都队长队副,是杨尚荆从自己家家丁里面选出来的能人充当的,临场变阵、督战,都交给了他们。

    至于战阵……嗯,杨尚荆也想学着戚继光玩玩鸳鸯阵的,然而战阵这种东西耗时费力的,对士兵的组织度、临场应变能力都是一种考验,他这一百来个人也就那三十个原本属于巡检司的弓手能玩明白,剩下的新丁,也就勉强做到踢正步、分列式的到时候队伍不乱,临场变阵别自己把自己人捅了就算谢天谢地了,况且在鸳鸯阵里占据了重要地位的狼筅现在还没出现呢,那得等着叶宗留、邓茂七之流的起义军在战局不利的时候,脑洞大开发明出来,他现在鼓捣出来,工部不会给什么赏银,反而锦衣卫会过来,很高兴地和他谈谈私铸军器该是什么罪过。

    所以杨尚荆干脆一咬牙,玩方阵,为了这个,还专门让工房做了一批鼓和喇叭,绞尽脑汁想起来一首龙虾兵的掷弹兵进行曲,44拍的曲子贼有节奏感,至于乐器不太对……这年月谁还能指着他鼻子说这是剽窃么?开始和敌人接战的时候,就让这帮新丁听着鼓点儿往前走,藤牌手顶在前面,长枪手跟在后面,然后听着口令,分成两批把手里的长枪往前捅就得了,单兵作战这种高大上的想法,还是等等吧。

    而到了实战的时候会不会慌张,然后被吓得丢了装备掉头就跑,这也是不用担心的事儿,这帮新丁板子鞭子没少挨就不说了,先头的藤牌手要是丢了装备跑路,或者是后面的长枪手慌乱中把武器刺进前面弟兄的身体里,都是罪及家人的,反正在杨尚荆一通最直白的威胁之下,这帮新丁最基础的军纪还是可以维持的。

    至于弓箭手嘛,嗯整个黄岩县能把箭射准的也就这么几个,都是宝贝,所以他们是灵活站位的,战局有利就跟上去捡人头,战局不利可以先行撤退,当然了,最后这话是给统领弓箭手暂时的统领忠叔说的,下面的人是不知道的。

    至于说任用私人……嗯,这倒是最小的问题,现在无论杨二还是那些家丁,都是正经儿的经制正役的差役了,这黄岩县里面,仅以这些小问题而言,暂时还没有能和他杨尚荆掰腕子的。

    “少爷,时辰差不多了。”忠叔走到了杨尚荆的身后,低声嘀咕了一句。

    杨尚荆点了点头,转过头来对李继说道:“李典史,让人集合吧,马上去城东走上一遭。”

    李继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尖锐的哨声转瞬间响起,正在练习突刺的巡检司弓手们几乎同时收枪站立,体现了这些时日的训练成果。

    “所有人都有了,带上自己的武器,准备出城训练,各队长、伍长注意了,队形不能散乱,从第一队开始,有序向城东进发!”李继的声音几乎让这帮巡检司的新丁们瞬间垂头丧气,而那些今日不当值,过来看热闹的老人则瞬间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出城训练嘛,从半个月前开始,就时不时搞上一次,有几个好奇的弓手跟过去看了看,一个两个都是庆幸得不行,就这帮新丁的小体格,背着武器顶着太阳狂奔,唯一遮阳的就是脑袋上的草帽,一路上中暑晕倒了好几个,歇上一气灌点儿水,还得跑回来,简直就不是人干的活。

    忠叔给杨尚荆牵来了一匹马,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少爷,此番外出,尚有风险,纵是老仆,也难得保护少爷周全,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不如便让老仆前去罢。”

    杨尚荆楞了一下,伸手抓过缰绳,笑容中带着一股子桀骜:“忠叔放心,戬也不是什么没见过风浪的人,手上的功夫纵是不及忠叔,寻常人三两个却也能应付得来,那日披了甲的盐丁,不还是被戬一刀枭首?”

    忠叔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话是这般说,可老仆却也是放心不下。”

    “戬便站在忠叔身旁,也不过小股的敌人,总不至于将咱们这小二百人一口吃掉吧?”杨尚荆笑了笑,拍了拍自己腰上的长刀,“就是仅以功劳而论,戬在与不在,这抓在手里的东西,就差了一倍,富贵……险中求啊。”

    说完话,也不等忠叔在说什么,翻身上了马,两腿一夹马腹,随着队伍向城东飞奔而去,忠叔站在原地愣了一下,他立刻去,也是翻身上马,紧跟着杨尚荆,丝毫不敢远离。

    “若是再有三个月,少爷麾下这巡检司人马,定然是一支强军,只是现在……还欠了火候。”忠叔叹了口气,低声说道。

    这一点杨尚荆当然知道,有军纪约束、服从命令听指挥的队伍,肯定要比散兵游勇能打,双全还难敌四手呢,忠叔这么吊,遇上三四个披甲的不也手忙脚乱?这两百人要是多训练些年月,身体好生恢复恢复,和名震天下的岳家军比或许差了火候,毕竟底子太差,但和普通的卫所士卒比,吊打。

    “时不我待啊。”杨尚荆只能摇头叹息,“这功劳……可是不等人的,是骡子是马,关键的时候总要牵出来溜溜。”